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2016總結

本來想說寫文一周年的時候(印象中是2月初)再來寫這個,Calender year對我來說沒有甚麼意義,但是發現第一篇凱歌的小短篇居然是聖誕節後寫的,也就是已經超過一年了啊亙......。


算了差一點沒關係。


雖然大概十年前就為了犬狼寫過一點點東西,但也就是一點點而已,而且中間有好長一段時間既不寫文,連BL都不萌不讀了(每次都站到悲劇的CP有一天就是會被悲劇弄死),沒想到再次萌上一個CP會如此一發不可收拾。我懶得算自己到底寫了多少字了,反正一定超過二十,但是就跟新律師billable hours絕不會是你做的全部時數一樣,寫出來的字真的能算字的,也不是100%,我不是天才,甚至不是高才,比例是多少根本不想想。


幸好,就一年的時間段來說,覺得自己作文還是有進步的。雖然知道自己無法也不會以寫作為生,但是也想持續把這個當作興趣,希望一年以後回頭看自己的文章,還是會說自己是有進步的。說到這個還是有點有趣的事情,在寫故事之前,我本來就是一個性別部落格的固定寫手之一,結果開始寫文之後連部落格的文風也跟著大變啊,太可怕了。


年末回了台灣一趟,還去了一趟中國,陪好友結婚,也順便到凱歌兩人的家鄉一遊。離開台灣就快要十年,美國日漸變成了我的家,已經很久對於「回亞洲」這件事沒有任何新的期待,所有的,都是懷舊的想念:老朋友、吃慣了的街邊小店、沒有電子版的中文書。難得因為寫文而多了對新事物的興奮:面基新朋友、第一次出個人本、第一次參加同人場、第一次當攤主、第一次追星。不知道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但是在這個時候去做了這些事情,怎麼說呢......long story short,心還是有點被撫慰了。


明年真的是很關鍵的一年啊,只剩五個月就要博論口試了(驚!)然後也要準備就業的事情,可以想見必須投入非常多心力。今年為了寫文完全把太太和小狗拋棄一邊,總不能老是如此啊,雖然太太是非常放縱我的太太,但是這樣會被離婚的吧!然後舞還是要跳,書還是要讀,這麼貪心的人生可以嗎?!從下半年就常常在想,怎麼樣可以在這麼多事情中找到一個平衡,然後還可以把身體顧好(畢竟也老了),理論是一回事,實踐是一回事,我還在練習中。


這麼說就是說明年寫出來的字應該會更少,任何種類的寫作再怎麼說也需要時間換字,換成的不是作文就是論文,得寫學術文字,就是作文會減少,好在最初玩的群也漸漸淡下來了,今年就會專心填完去年開的坑,至於到時候那些拉郎的CP還有沒有人看,隨緣吧。


其實還想寫冷硬派的季三哥,這大概是最近唯一想開的腦洞,作為一個冷硬派偵探小說的長期讀者,我居然到現在都沒有寫一個字的毒舌憤世嫉俗的三哥真是奇了怪了。不過照進度來說,大概今年能開篇就不錯了。


總之還是很高興經由寫作認識了很多朋友,按讚的、和我說話的姑娘們也都多謝了!新的一年也希望大家都好,希望明年年末的時候我還會在這裡寫年末總結。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