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作為一個凱歌粉我一直要讓人家 @等小Yoga回家唱歌 這個王妃來供圖實在太失格了!(但是仍然恬不知恥的繼續坐地接受投餵,愛妳❤️)

歌歌,好久沒看到這樣微微駝背的樣子了。雖然駝背不好,但是昨晚一切暴露在鏡頭前的肢體語言,我覺得只說明一件事:他真的很想跟凱凱說話,也很高興、很全心全意地在和凱凱說話。

從場內到場外都沒散,那就一直這樣肩並肩往前走下去吧。

蒸煮銅礦太感人了⋯⋯於是我就被親友催更了(你們是魔鬼嗎!XDDDD

所以隨便報告一下。

親友們集中要求更璞臣,好啦,小書生我確實有大綱擺在那還沒往下寫,我會著手來辦這件事。

葡萄藤下依照我個人的意向會更哼哼,我可是有一章+的存量呢!前兩天還想著改得差不多了要不要發,但是這時節這氣氛,更這文合適嗎?不合適!所以我還是維持年更的節奏好吧?(被打)好啦不是。我想著今年要去做一件很關鍵的事情,爭取做完會朝半年更或季更的步調前進。

其他還有什麼?有人有特別想看什麼未完的嗎提醒我一下,我看看狀況,有些就這樣了不會繼續有些或許可以再想想。

蒸煮這麼好我也不會走啊嗯哼。

tag打個一天,有緣就見。

以及如果我沒看錯,歌歌的臉旁邊應該是他的簽名?(見圖二放大和圖三網路上蒐的歌歌的簽名),然後上面是老王的簽名(這我肯定哈哈)!

行吧秀吧,可勁兒秀!

兩年不開張,開張吃兩年!


這一生能再看到他們銅礦我覺得我已經可以壽終正寢了就在此刻(要求也太低了)!

可惜沒有對面的角度的照片,歌歌肯定也笑得很開心吧,看第二張這歪腰斜肩儀態都不要了的樣子,整個人都放鬆了!

昨天晚上寫稿子的時候,反覆聽胡彥斌的《傷痕》聽了一晚上。

其實我是從小聽著林憶蓮版的《傷痕》長大的,那整張Love Sandy都非常好聽,林憶蓮的嗓音清澈,帶著細膩的氣聲,無縫融合甜美純真和世故蒼涼,詮釋九零年代都市女性情歌簡直完美。又或者說,在我心中那種美麗的、獨立的、成熟通透得明白世事無常、人心軟弱,卻又固執地想在城市的夜色中保全一點對愛情的信仰的完美女人的形象,毋寧說是透過林憶蓮的聲音和李宗盛的詞曲建立的。

不過也因為林憶蓮是這樣的聲音,詮釋李宗盛的詞曲,總不免有種滄桑無奈的揪心感。

再聰明、再通透,還是要吃苦;再怎麼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敢,也不會豁免在那不可為的面前跌傷時要汨汨流...

現在也是另一個意義上的淘金。


但當然淘得出金的不是你。

HistoricalPics:

1954年的拉斯维斯加大道。
- 这是一个内陆资源型城市转型的成功案例:它曾经因为淘金热而繁荣,也因为资源消失而被抛弃。

【凯歌】葡萄藤下(二)

*日记体,第三人视角,中老年的凯歌。前面有点酸苦,但我保证这文跟葡萄酒是一样的。

*日期读法是日/月/年

*反正是中老年的凯歌,时间慢慢得走,我看我也差不多就这样一年一更好了。


前文:

【凯歌】葡萄藤下(一)


22/6/2034

今天去摇椅屋,一进门就看到好几个纸箱,都收平了,叠靠在门边。我偷偷笑,搬来这么久,呼先生总算愿意把空房间里堆著的箱子拆封了,这样也好,箱子堆在那里招灰尘,难打扫,而且一间房子看起来老是空空荡荡,好像还在施工中一样,怎么会住得舒服呢。男人就是男人,不管到了几岁,永远不会好好打理自己的生活空间。

靠墙边还搁著一个箱子,里头除了一些照片,大...

銀翼殺手2049

HistoricalPics:

1988年,John Berkey绘制的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之间运行的未来火车。
- John Berkey,最著名的作品是大部分星球大战三部曲的原创海报;制作了大量空间幻想艺术品,包括泡泡状游艇式太空船以及各种乌托邦场景。

印象中這是一張還蠻有名的攝影照片。

HistoricalPics:

1995年,18岁的丽芙·泰勒在纽约时代广场。

少女的時候正好經歷小李這份美顏是我一生的幸運。這就是生逢其時的感覺啊~(感覺要立馬再去擼一遍羅密歐與茱麗葉還有全蝕狂愛。

老相册:

小李子
1990年代

賞心悅目。

老相册:

一帮“糜烂”的姐妹们

1922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那時俊秀無兩的小李子,就是我心中永恆定格的羅密歐。

HistoricalPics:

1995年的李子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下)

呼呼呼(害羞)雪狐蘇蘇泰誘人了!琰琰害羞>\\\\<

一口濔米蘇:


※2016年跟直直的狼狐靖蘇合本最後的尾聲章節釋出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不撩則己,一撩驚狐的灰狼景琰由我直 @邊草無窮日暮 擔當。


※陛下太蘇,在線火急的雪狐長蘇由我擔當(TvT)


▶前三章:(一)(二)(三)


▶尾聲首段:尾聲上尾聲中




在蕭景琰越發猛烈的進攻下,梅長蘇雖然慶幸藉由接吻能屏去讓人難為情的部分聲音,但...【>>>全程高速飆車<...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中)

轉轉轉~~我要去找地洞來看了!

一口濔米蘇:


※2016年跟直直的狼狐靖蘇合本最後的尾聲章節釋出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不撩則己,一撩驚狐的灰狼景琰由我直 @邊草無窮日暮 擔當。


※陛下太蘇,在線火急的雪狐長蘇由我擔當(TvT)


▶前三章:(一)(二)(三)


▶尾聲首段:(尾聲上)





  蕭景琰長長嘆一口氣,也不掙扎掩飾,挺身銜住梅長蘇的唇,狼尾繞過去纏住雪狐的尾巴。


  「景琰……」


  梅長蘇於輕柔的親▌吻縫隙間輕喃,水下兩條獸尾交▌...

【陰陽師|茨酒】正值夏暑天

我的老天鵝啊是車!是車!是車啊我的媽!愛妳~~
夏天漸漸來了,我是很不懂生於初夏的我怎麼會這麼不耐熱呢?每天都被熱得生氣⋯⋯感覺緣側上超涼的,可以和吞哥借一地一起睡一會兒嗎?(馬上被茨寶打飛)
謝謝問花的禮物,祝日本生活順利,我很快就可以再見到你了❤️

問花落處:

*祝 @邊草無窮日暮 5/13生日快樂!


*雖然我日本時間這邊晚了但是阿直你那邊看到的時間應該還是5/13的!(然而這個時間也是事先佔位才有的,實際上發文還是超時了5個小時OTZ)


*故事設定是參考了阿直家的後院,他們後院的鬼王跟茨寶一起放貓糧時,總是茨木旁邊比較多貓,或是會出現稀有的貓XD...

謝謝我濔!
最近有點消沈啊⋯⋯各方面都很困難,超想假裝沒有生日這回事的啊(都幾歲了不要這樣面對事情!)連帶對萌物也沒有什麼心情(躺平)⋯謝謝濔還記得我的生日嘿嘿~
其實我覺得寫肉文蠻不容易的,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本人對此苦手所以特別覺得不容易,但除了這個原因以外,我覺得要怎麼寫得別出心裁,不要看起來只是小時候在色情網站上看到的,為了給人撸一把的那種小黃文,真要計較起來還蠻費工夫的,跟高興有機會跟濔一起完成了艱鉅的工作XDDDDD
重貼的時候我後面都沒有重看,太害羞啦(遮臉)只記得我琰好像還是不怎麼開竅啊(你對得起皇長兄嗎!)(?)所以我也蠻期待下文的哈哈哈,我會找個被窩躲進去看的!

一口濔米蘇:...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上)

*當年(?)在群內匿名對戲的產物所改寫的狼狐靖蘇文,此尾聲章中不解風情的琰琰部分由在下擔當,非常撩的蘇蘇部分是我濔 @一口濔米蘇 擔當。事隔一年半,可以把後面的車發出來啦~~下一節開始(超長)R18注意!

*前三章走這:(一)(二)(三)


梅長蘇安靜地飲盡杯中茶,無意主動打破眼前的靜默。

早上蕭景琰派列戰英傳過話來,說有要事求教,酉時前來蘇宅拜會,梅長蘇聽著這信息口吻嚴肅,想到蕭景琰為了讓自己保養身子,已久不拿政事來問他了,便有些擔心起來。既然擔心,梅長蘇也不糾結在自己的心事上,讓列戰英速去回話,說他在宅候著,讓蕭景琰不急著批奏章,何時過來都成。

原來是...

今天甜蜜地和@木末芙蓉花 面基了!
選在特別有意義的武昌好味道(打滾),芙蓉穿了可愛的bumper jacket和小領巾,笑起來特別特別的甜美,我這大嬸內心默默地融化了一百次⋯⋯
從老王聊到電影聊到小說聊到正午聊到原耽聊到同人圈聊到寫作聊到自己的生活,可說是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理了~原本很擔心自己會社交障礙,但是話講不完呀!
非常高興寫文認識了志趣相投的朋友,下次在加州見面吧!愛妳❤️
希望跟群裡的其他誠吹三哥吹很快也能見面,下次面基換妳們秀恩愛(預先臭臉)!

今天去看了Ready Player One。
是一個可以從各種角度以各種彩蛋搔到不同人的爽點的高端爽片。最搔我的點之一應該就是Saturday Night Fever的主題曲,這個Staying Alive。

我總覺得每年的這個時候,一定會有一件什麼事情讓我想到妳,沒想到今年是用這種形式啊。
七年前的今天,妳走了,在我在遙遠的度假城市狂歡舞動的時候,妳走了。妳喜歡一切Old school的東西,我記得我們常常一起激動的說Janet Jackson超級性感,disco棒呆了,John Travolta扭起來真是顛倒眾生。
間奏的時候,Bee Gees一反雌雄難辨的腔調,低聲喃喃自語,
Life going...

老王暢經的新廣告其中一幕,這張明信片還能想到是任何一個別人寫的嗎。❤️

是說暢經總讓我有種姨媽的好朋友的感覺。這麼說起來我群內的小夥伴提到老王就姨媽順暢,老王也算是婦女之友了吧。

—補充說明一下我一開始就讀錯字,然後等我意識到錯誤的時候已經無法挽回的成為既定印象了,直到現在仍然改不過來一講就是暢經哈哈哈哈(好了吧你文盲就不用那麼驕傲了

感謝@等小Yoga回家唱歌 發現這個驚天細節還提供高清截圖~~~

偶爾也能用手機照出這樣的照片。
新年快樂。

【凯歌】葡萄藤下(一)

*接近年末,大家都在回顾啊,我这边其实也没甚么好回顾的,一句话说就是凯歌写得很少,或者说不是写得很少,就是觉得想写完了再放出来,但就像这篇文一样,一直积著没写完,也就没发。不过想想,还是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开始把它放出来,就是想说,我没忘记对凯歌的爱,也没忘记曾经鼓励我的姑娘。如果姑娘想往下看就催催我,有蜜糖和鞭子我估计就会努力一点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一路凯歌(啊好老套的祝福XD)

*日记体,第三人视角,中老年的凯歌。前面有点酸苦,但我保证这文跟葡萄酒是一样的。

*日期读法是日/月/年


「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时间里遇见」 ◎余秀华

 

半辈子过去了,你回覆了一句:我在呢...

【靖苏】非天番外。曉明(全)

*书里收的另一篇番外,也差不多可以放出来了。真的很谢谢喜欢的,陪伴过我的,买过书的姑娘们,这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内容和本文最后一章有关系。


贞平二十七年二月,廊州。

春雨如丝,织就江上轻纱重幕。

如此雨夜行舟不便,恁是多紧赶也只得系舟在岸,耽搁一晚。夜已深沉,唯有雨幕被风揭起,探看岸边的旅人。

这岸边被雨幕围困的旅人之中,也有一个萧景琰。

七日前圣旨送达西北边陲,召靖王萧景琰回京述职,述职完毕,转往东海剿倭。

圣旨诵在耳边,萧景琰才恍然想起,这回奉旨出征,辗转迁徙、倏忽已经二载未履金陵。

方过去的新年,也是与母亲天各一方未得相见,萧景琰接了旨心里盘算,若是快马...

高興高興~~~~姑娘們明天來拿兒~~

問花落處:

CWT47無料本——陰陽師/雙龍、茨酒〈陰陽逆反〉


大家好我跟親愛的 @日暮悠長 阿直一起夜以繼日的完成了超多字無料


⚠荒女裝注意!

⚠茨木女裝女身都有大注意!(就是有胸的那種女身)

試閱在這裡~~~


兩天都寄攤在E03,因為是R18所以請出示證件跟攤主領取


如果你們發現試閱標題跟無料封面不同,

那是因為我白癡印出來才發現(。

字有點多所以字有點小,抱歉O<<

量少,歡迎大家快速領回家~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九)(完) ​​​​

*前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被屏了,根本不知道要屏什么,现在很火大,还是走外链吧。

按这里去


*既然完结了,想听听姑娘跟我说说你们的感觉啊....


如何快速找到自己被屏蔽的文章并进行修改?

解封方式看一下。 快速找文章應該從屏蔽通知裡的文章連結就可以點入,最後把它從僅自己可見改成公開別忘了!

LOFTER小秘书:

记住这个关键词:仅自己可见。


如果文章被屏蔽,小伙伴们会来咨询被屏蔽的原因,得知原因后,会被告知将部分内容修改后再发布即可。但是有的小伙伴反映,在手机端想要修改的时候被告知“该日志已删除”,不要慌,文章只是被系统设置成为了“仅自己可见”,并没有删除。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但是又有朋友说,网页版看不到自己的文章,也无法修改,这要怎么办呢?


不要慌×2:窍门就是点击网页版首页右侧的“文章”按钮。...


*補充說明:

解屏的部分,我是從電腦網頁上的屏蔽通知裡的文章連結點進去,會進到一個跟平常電腦頁面發文的彈出對話框不一樣的文章編輯頁面,從那邊瞎倒飭的。不知道這會不會有用,有被屏的姑娘試驗下。(解屏通知可能要等一下)

update:

好的,經過剛剛的試驗,兩篇都重新解屏,不排除是抽風。

兩篇被屏的,我都採用了砍前半砍後半找敏感詞的辦法,但是都找不到(卡掉一半之後都可以順利發出),於是就把整篇文貼回去重發了(同樣順利發出,沒有敏感詞提示),然後就解屏了.....

......

......

冷靜點,就是開個會而已。


===

結果長路又莫名其妙的解屏了,換屏季然文(啥)...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八)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七)


几个刺客身法快绝,越过路边戍守的巡防营兵士,一两个起落已经要抢到皇辇面前,列战英吼了一声「护驾」、一声「擒拿刺客」,随着皇辇的禁卫已然反应,纷纷聚到皇辇周边,刀剑向外,将皇辇围成铁桶一般,正好挡住了刺客第一波的袭击。

列战英抽出腰间长刀,跃下马间扫腿便先是掀翻了一人,长刀横噼又是砍伤了另外一人,那些刺客正和禁卫激斗,见此情势,其中一人撮了一口响哨,人群中又是吆喝声起,列战英眼角馀光扫见更多蒙面人自牆角闪现,拔刀便随意砍伤了几个百姓,人群一下更是陷入恐慌,尖叫与逃窜相撞的声响溷成一团,溷乱中刺客已与禁卫动上手来,兵刃相交之声铿...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下)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加油。


半空中的仙乐已渐渐隐没,地上的数人却迟迟未散。

「总算未误了时辰,算是功德圆满了。」虽说的似好事一桩,月老的神色却也算不上是喜悦。

就更别提旁边两个别有怀抱的伤心人了。

「宁公子,还要谢谢你为蕙芳挺身而出。」马二收回心思,转头来谢立在一旁的宁采臣。

小书生闹了这齣,自然引起了马二的注意,石太璞也就抹了他眼睛,让他能见着小...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中)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全贴完感觉比(上)长太多了,还是分个中下吧。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妳点的文,希望你诸事顺利!


石太璞掠进小院,霍地掀开门扉,里头二人一惊,方才所见的仙子蕙芳立马挡在另一人身前,那人看上去比蕙芳大不了几岁,生得老实粗壮的庄稼人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他该拦在蕙芳前头。

宁采臣看得清楚,方才他们闯入之时,蕙芳正扯着一截红线,正努力要往那人腕上系,此时那截红线被握在蕙芳手里,半截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