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藺流] 掛懷

能夠邀到季季的G文整個幸福滿滿啊~有此小飛流那麼純粹又直接的喜歡,藺鴿你太幸福啦!我也好想會寫這種的藺流喔~~謝謝季季(^з^)

季風輕拂:


※本文為 @邊草無窮日暮 的靖蘇文<非天>一書,我所插花寫的gift,感謝阿直不嫌棄QAQ



夜色如墨。


藺晨拎著一小壺酒,帶著一小盒桂花糕,悠悠走向小跨院外的拂星亭。那亭建於水上,是梅長蘇自邊疆凱旋後,託蒙摯尋人改建。


只見冷月懸空,幾枚星子點於夜幕,藺晨且行且看,很是愜意。


他...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下)

仲秋月明,金风飒爽,正是团圆时节。

萧景琰颇有先见之明,不过数月,瑯琊山上就有人想他苏哥哥,想得下山来了。

小护卫跳进窗时,梅长苏方把衣领正了,面色如常,抬手理了理鬓际,让发丝顺落下来遮住颈脖间的艷色,不著痕迹。

多亏飞流从天而降前一叠声爱娇的呼喊。

小护卫一迳目中无人,直扑入他苏哥哥怀中,喜形於色左蹭右蹭,只差没有满怀中打滚。

梅长苏笑得眼如新月,任飞流搂紧了腰撒娇,柔声道:「咱们飞流好像长高了、也长壮了?一路上好玩儿吗?蔺晨哥哥对你好不?」

「你就再充爹吧你,他都几岁了,还能长?」蔺晨 施施然自回廊转过来。

「长!」飞流不服气地反驳,蹦起来站到蔺晨旁边,扯著他要一较...

靖蘇《非天》小說本灣家和陸家印調說明

佔tag說明,感謝!

先來一下圖還有刊物資訊。


刊名:《非天》

❖配對:《瑯琊榜》蕭景琰x梅長蘇,副CP:藺晨x飛流

❖作者:直直

❖封面: @啻異✦圖債阿 

❖排版:問花落處

❖校對:直直、問花落處

❖G文: @季風輕拂 (藺流)

❖規格:A5膠裝

❖字數:十四萬(預計/含番外R18)

❖售價:新台幣380元整(暫定)

❖內容:

 *全文22章 未修改版試閱走此  (書中會大修)

 *番外一。梅宗主搬家記 上篇

 *番外二。彼岸燈火 

 *番外三。曉明 ...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上)

*写一写发现其实搬家本身好像没有很重要啊.....题目就随便不要管了好不?
*本文苦了一整篇,一下要写不苦的还真不容易......觉得都快不认识他们了(汗)
*对了!最后有湾家印调的讯息,还有陆家代理的意向调查,请多多支持喔(晚点再来发独立的印调文章)


  春末夏初时节,金陵城迎回了即位不久便御驾亲征,如今凯旋归来的新皇萧景琰。


  对外绥靖外患,对内,在言侯监国总理之下,百工欣欣向荣,朝政井井有条,大梁并未因皇帝亲征而缓下脚步,正是气象一新,蓄势待发之时。


  战事得胜、又与大渝簽下互市的和约,朝野均有庆贺之意,不过奏章提到萧景琰这里,他却是把宴饮舞会都驳了,惟去了太庙...

【靖苏】非天(二十二)(完)

*文长。

*最后一章了,如果读完了欢迎和我说说话吧,谢谢!(好啦如果真的害羞留个爪也可以...)


八九

  北境三月,南风捎带花草的清香,拂过梅岭,攀过燕翎山,滚滚落到大梁圣驾亲征的大营中。


 暖风把军士拎上马背,领着一队队牛车载上农林渔桑的器械,往新划出的农垦地去,马蹄声渐远,风劲儿便贴低窜过大营中新长的短草,穿营入帐。


黑袍散发的公子半卧在榻上,桃花眼下犹有一层薄薄的乌青,偏偏却伸出手来给坐在榻边青布儒衫的书生搭脉,那书生说了几句话,声音低沉沉地不清楚,暖风窜得急,只来得及见公子皱了眉头苦笑一声,已经又吹出了帐,撞在窝在帐外的小护卫身上,小护卫感觉到...

【靖苏】非天(二十一)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内文有点长,但想说也不要吊着大家,就一次来吧!下章就完!

*(10/4)修改了一些内容,不影响情节,但应该比较好读?


八十

  还来不及感觉坠下的势头,梅长苏就被一双袍袖裹到身侧,身如纸鸢,乘风飘飘飞起。


  恍惚想起谁在耳边冷冷地威胁:你若胆敢危及自身性命,我立时杀了萧景琰……


  真是……不好了啊。


  梅长苏的浅笑几乎感觉不到温度:「你……怎么才来……」


  来人没有说话,被火映亮了的黑袍翻飞,如苍鹰羽翅。


  蔺晨带着梅长苏下了地,也不管旁边战况,搭住梅长苏的腕脉就诊,一边冷冷...

【靖苏】非天(二十)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再两章应该就完结啦!


七五

  萧景琰在佛塔前勒缰下马。


  数十支火把仿佛点点鬼火,朝他缓缓合拢,火光下的一张张面孔仿佛雠仇,仿佛漠漠,在那合圈之外,还有更多鬼怪,黑暗中磨着獠牙。


随手将火把在身前扫了半圈,那一张张面孔随火把到处而后退,火焰的痕迹散去,复又缓缓聚拢,倒是不像方才那样接近萧景琰,只是略让开一点距离将他合围。


  萧景琰面无惧色,手按泉溅,高声道:「萧景琰在此,玄布何在。」  


  佛塔上随即有声:「休得动他,放他上来。」


  鬼火让开一条道来,萧景琰直直往塔楼而行。


  ...

【靖苏】非天(十九)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本来想等全都写完再放,但是今天是琅琊榜开播一年,还是纪念一下吧!(B站搜索条的字太虐了啦!!怎么可以这样!)


七三

  梅长苏踽踽独行,踏进旷野里唯一一间立着的庙宇,黑夜被烈火点燃,如白昼般灿亮。


  惊天的烈焰给古刹斑驳的梁柱映上了流转不定的华彩,橘色、蓝色、白色、金色,浮沉明暗不歇。


  梅长苏继续前行,踏进庙中,把燎原的火留在殿外。


  庙里一片寂静,敞开了门扉的厅堂高广,室内却觉得阴暗冰凉,观音宝像面目庄严,千手托持法器香花,巍巍立在深处。四尊高大的修罗王像领着数不清的修罗部众,立在两道。


 ...

【靖苏】非天(十八)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六八

算来距藺晨终於答应让梅长苏听事,又过了数日,这期间大渝军确如梅长苏所料,受詔需班师勤王,前日已经开始拔营整军,一波波地要退兵归朝,梁军这裡听从梅长苏安排,化整為零,兵分数路偷袭骚扰,却不恋栈,旨在拖慢渝军的行动而已。


这一日上,藺晨一早过来把过脉,面色鬆缓,终於允了让梅长苏能够出外走走,萧景琰喜上眉梢,正要询问能否带梅长苏出营舒舒气,梅长苏已经自己先开口询问了。藺晨倒也爽快,只说最晚申酉之间也必须归营,他这一允,连素日面色清淡自持的梅长苏,也不免露出了些微兴奋的喜色。


一边著人準备出行,萧景琰正要询问梅长苏是否...

【靖苏】非天(十四)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五五

燕翎关外,梁军大营。


虽然貌似打了一场胜仗,但是梁军也是折了大批军士兵马丶锱重耗费,还伤了国君 ,这胜利来的并不轻松,也不爽快,更兼大渝虽然大损,但主帅尚在,眼下只是僻易十里,扎营休息,并未称降,大军暂时歇息,不知主君是否还会命全军坚壁清野,实在也不能放松。此时已然深夜,兵士多已经歇下,唯闻巡守队伍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军医营帐所在那里,断断续续传来哀嚎和呻吟的声音。


蔺晨与巡守队伍错身而过,其中一个兵士侧目看了他一眼,见是前一轮梁渝交战时常在军师身边的大夫,未说甚麽,也未阻止让那袭黑袍隐入夜色之...

【靖苏】非天(十)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卡文卡得不要不要的,可能因为下部的规模比较大些,先放一点走剧情的部分出来好了。

*前文情走靖苏非天tag

*呜呜呜要来跟我聊天啊,要给我红心蓝手鼓励啊,卡文的阿直需要姑娘们的支持(不要脸)~~~~


四十

大渝的边境城市,距燕翎关二十里的广宜县。


看守粮仓的守卫正在进行子夜时分的交班,才刚刚点交完毕,角落已经看到几个人影遮遮掩掩冒出了头。


即便是苦寒的天气,仍可以看到女人的衣襟低敞,坦露出过多的肌肤,带着挑逗的意味。


守门的士兵彷佛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女人们缓缓地接近。


「军爷,看着天色,再过不久又该下雪了。娘子...

【靖苏】非天(九)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春假如此快就要结束了,我还没放飞够啊(哭)

*时差党写到4点已经快昏倒了,但是为了靖苏相见倒计时,拚了!有虫我明天起来再抓。

*老话,欢迎留言内跟我瞎侃,阿直我本人聊天是欢脱向的!不然也可以红心蓝手跟我打招呼喔:D


前文请走:


卅五

感觉怀中的人动了动,蔺晨缓缓地清醒过来。


给人枕着一晚的手臂已经麻得没有感觉,然而体内的暖意缓缓地升起,竟觉得数月以来寒冬冰封着的心,从未如此活络过。


拂开怀里飞流散开的发,蔺晨爱怜地在他的眉眼之间吻着,动作轻柔,犹如怕惊醒天明便会散了的好梦。


少年皱了皱小脸,彷佛被褥...

【靖苏】非天(八)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本章有蔺流,我已做过处理,也没有需外链的内容,但是不能接受任何与未成年的性相关的内容的请务必回避卅节。(单次打个蔺流tag)

*为了让宗主下章就可以下山,还有让琰琰出场,本章真是破纪录的长。

*关於评论还有红心蓝手的甚麽的老话,姑娘都知道了。


前文请走:


子时已过,无论多麽惊心动魄的一日,也终究过完了。琅琊阁屋宇多已黯然,山谷间一片静谧。


惟剩少阁主的院落,还留着星星点点的灯火。


卧间内的地上或立或倒散着几个酒坛子,酒碟的碎片落在墙边,蔺晨趴在小几上,宽敞的黑袍蜿蜒委地,鼻息浅浅,凤眼微微张阖,已是...

【靖苏】非天(七)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应该还有个一章,宗主就可以下山了,争取这周末赶出来这个坎就过了,不然一篇靖苏文写到七还在相隔万里这样可以吗(被打)..在这之前,先和我一起再爱黑鸽一秒钟吧!

*一样是老话,欢迎在留言中和我聊天,或者红心蓝手,让我知道妳来过了。


前文走(一)(二)(三)(四)(五)(六)


廿六

日薄西山,琅琊阁所在的山谷早已经掩在暮色里面,看不清楚了。


梅长苏自午後便顶着山顶冷冽的寒风,坐在回廊上。


越到向晚,他的心里越像是煮滚的沸水,上下翻滚着焦急的气泡。


从那天把飞流捉来的鸽子放出去送信,算一算,也已经七日了。


给江左盟的...

【靖苏】非天(六)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蔺流各种铺垫摆了半天,终於正式上线铺陈(不过就不要打tag好了)。

*玄布也上线。

*段十七和十八各埋有一个伏笔,姑娘们会想要猜一猜是甚麽吗?

*仍旧欢迎在留言中与我聊天。如果害羞,留着红心蓝手的,我也铭记在心。


前文走链接:(一)(二)(三)(四)(五)


廿一

这日午後,蔺晨处理完阁中事,打发了几拨前来求问事情的各方人马,算算时辰也是推气血进汤药的时候了,便又转回後院去。


方离了前厅,便闻到一股子烧炙的肉味,蔺晨心里奇怪,脚下加速进了後院。


飞流和梅长苏二人坐在回廊下,小院地下生了一丛火,上面烤着甚麽东西的样子。飞流守在...

【靖苏】非天(五)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

*微蔺流。

*欢迎评论中与我闲聊,有红心蓝手我都心里记着:)。


前文走此:(一)(二)(三)(四)


十七

梅长苏倚在榻上,目光落在远处。


回廊外山景壮丽,然而心不在此的人并无暇细赏。


他还想着日前与蔺晨的争执。


自他苏醒,已经又过一月。刚醒来的初半月,他大多数的时间还是睡着,醒来就是一碗一碗地喝着各式各样递来的汤药丶然後让蔺晨帮他按摩手足丶运气通经脉。


慢慢地,他也可以下地走一些路,蔺晨便嘱咐飞流,尽量地扶着他在回廊後院里慢慢地走一走,恢复体力。


一开始他只能略走一刻,便是酸软无力,但是汤药神效丶加之以蔺晨悉心...

【靖苏】非天(四)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

*微蔺流。

*presentation顺利结束,撸一章短一点的大家乐一乐~~~(然内容并不乐我跪......剧情也是要走一下……

*撒娇打滚求红心蓝手和闲聊呀~~写这么冷的梗需要大家的温情~~~~(脸红)


前文望這走:(一) 丶 (二) 丶 (三)


十五

景琰,宝剑锋利,要伤人是很容易的。但是要砍破肌理丶斩断骨骼丶捅穿脏器,则仍会遭遇各种阻力,非得手下格外用劲才能够削切得过。


希望你能一直记得这困难的感觉,杀人,并不如想像中那麽容易,也不应该那麽容易。作为皇子,须得以民为本丶常存仁义天下之心,习武练剑是为了...

【靖苏】非天(三)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

*微蔺流。

*星期一要presentation,先摆上来攒人品。

*再度对姑娘们加关表示既高兴又惶恐。

再度说明一下,就如开文所说,这是两个因为执念入了阿修罗道的人的故事,还有一个一直往死里作结果把他们两个也作进去的人以及他天真可爱的小伙伴……(爱宗主的不要打我我也很爱他但他真的作

人可以为了执念在阿修罗道里走得多深多远?如果走得太深太远,还有没有救赎的可能?不管如何,既然要讲走多深多远,那就可能会有一些毁三观的事情发生。

Again,我希望一枝拙笔可以尽力表达我想说的事情,但当然人物原初性格不会跟原着百分之百一样(不然就直接宗主北境战死,end…)如果妳觉得...

【靖苏】非天(二)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微蔺流。

*因为这篇文章涨了许多关注,让我又高兴又心惊啊。大家确定真的可以接受我要写的黑琰和黑鸽吗……我写得又痛又爽,但我很不希望雷到大家。

所以我就直说了,设定是这样子。

一个是会不择手段只为让宗主活下来的鸽主,

一个是以为宗主已死而启动毁灭模式的景琰。

我希望一枝拙笔可以尽力表达我对这样的转变的理解,但当然人物原初性格不会跟原着百分之百一样(不然就直接宗主北境战死,end…)如果妳觉得这是严重的OOC,那请再三思考是否还要阅读……。

*血腥画面注意。


前文戳这里:(一)


深山楼阁之中,更深漏残。


榻上卧着的人,犹在昏睡之中,曾...

【靖苏】非天(一)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微蔺流。


三界其中慧者,历忧喜苦乐,诸行烦恼,不取正觉,五蕴积盛,临火刀血涂,入阿修罗非天之道。


苏宅内院的药房里,蓝衫皮夹袄的小护卫与白衣公子隔着长案对坐。


平日总是满院飞高窜低,难得见飞流与蔺晨相安无事的对坐。飞流好奇的圆睁着眼睛,看着蔺晨取来各种他从未见过的药材,在手里调弄,间或帮着下手。


正磨着钵里的药草,飞流忽然发觉对面没了动作,抬起头来。


蔺晨正端详着手里的琉璃瓶子,好半天默默无语。


琉璃瓶中一株叶梢蜷曲的青草,鲜艳至妖异的绿色映在小护卫澄澈的眼中。


「不死。」


蔺晨正自言自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