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下)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加油。


半空中的仙乐已渐渐隐没,地上的数人却迟迟未散。

「总算未误了时辰,算是功德圆满了。」虽说的似好事一桩,月老的神色却也算不上是喜悦。

就更别提旁边两个别有怀抱的伤心人了。

「宁公子,还要谢谢你为蕙芳挺身而出。」马二收回心思,转头来谢立在一旁的宁采臣。

小书生闹了这齣,自然引起了马二的注意,石太璞也就抹了他眼睛,让他能见着小...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中)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全贴完感觉比(上)长太多了,还是分个中下吧。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妳点的文,希望你诸事顺利!


石太璞掠进小院,霍地掀开门扉,里头二人一惊,方才所见的仙子蕙芳立马挡在另一人身前,那人看上去比蕙芳大不了几岁,生得老实粗壮的庄稼人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他该拦在蕙芳前头。

宁采臣看得清楚,方才他们闯入之时,蕙芳正扯着一截红线,正努力要往那人腕上系,此时那截红线被握在蕙芳手里,半截落在...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

*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对不起呀,我知道这文已经隔了很久很久很久了,大概没人记得前面写得是什麼,如果有兴趣,还请找tag璞臣鬼梦来看>.<


肆、红线(上)(註)

夏末秋初的夜晚,白日再如何燥热,也早已褪了霸道,傍晚一阵急雷,少顷云散雨收,夜裡平添几许通透的清凉。

长长巷底,连绵白墙边上站了一棵大榕树,粗壮的树干长过了墙头,伸展开庭庭华盖。这白色高墙阻隔了视线,可谁要是爬上了树,很容易就能够看到墙内富贵人家的动静。...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下)

「咄!」

符咒离「刘怀生」眉心只差那麽纤毫之距时,一枚小火云迅猛无匹的俯冲而下,将那符咒一点而燃,转瞬烧成灰烬。

那僧人还来不及喊一声「谁」,一条如龙的麻绳倏忽而至,彷佛有生命般缠上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一条人影自屋顶上落下,刘员外揉了揉眼睛,认清了来人。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破法师挟怨报复,设计了这一出假鬼假怪的骗局来吓人!」刘员外满脸怒气地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咄咄逼人...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中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中下)

石太璞和宁采臣随乳娘进了刘怀生房里,就见坐在榻上的书生虽然身子清癯,神色倒的确已经回复清楚,一副文雅的书生样子,和他一双父母虽然五官有些神似,气质上几乎完全不同。

刘怀生在乳娘搀扶下向石太璞行了个礼,谢他相救,然後乳娘便退了出去,房里只留下石太璞与刘怀生,还有刘怀生看不见的宁采臣。

石太璞方在榻旁坐下,刘怀生便焦急地问道:「石道长可知思雅现在何方?」

石太璞愣了一愣,宁采臣已经先会意过来,在他...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中)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中)

石太璞见这孤娘居然自承不讳却毫无愧色,不禁大怒,正要放出缚魂索将她拘了,却被宁采臣硬是扯住了手。

未解其意,宁采臣却已径自开口向那孤娘询问:「此人现在何处?」

那孤娘言简意赅:「二位公子且随小妹来。」语毕转身便走,竟对石太璞的怒意不以为意。

石太璞一肚子馀怒未消,没好气地瞪了小书生一眼,心道:这是做什?

小书生凑到捉鬼师的耳边悄声道:石恩公不觉蹊跷吗?若她真是存心为恶,又何必要我们去救人?且先...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新郎(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文末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参丶新郎(上)(注一)

石太璞在温暖的日光沐浴下,缓缓醒转过来。

神智逐渐清明起来之际,昨夜的一切似潮水一般回涌。

负伤在先,召唤太乙天尊的法咒又太过耗损,他念完咒之後便觉得自己全身脱力,眼睛阖上之前,只剩下鬼书生惊慌担忧的表情。

而後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有股霸道力量,要将缓缓他扯走。

但他又不断闻听宁采臣的声音在唤他。

石恩公,撑住丶石恩公,撑住。

翻来覆去就是这两句,反反覆覆,连绵不绝。

若...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贰丶小倩(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璞璞部分从聊斋志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习的是驱鬼术;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走tag

*昨晚一口戏气写了很多,累的半死,没检查就把东西丟上来,错别字还真多(跪),已经改过了


次日起来,石太璞见宁采臣虽然还若有所思,至少已不像昨夜一样长吁短叹,觉得放心不少,然而一想到此去兰若寺可能凶险,宁采臣没有法力,还是兰若寺中妖物觊觎的的对象,内心又隐隐地担忧起来。

宁采臣看起来倒不担心,跟两棵还年轻潇洒的香柏侃完了之後,已经飘下树去串门子了——昨夜里两人望月闲聊到一半,两棵香柏忽然加入,小书生於是发现他居然能跟草木鸟兽...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贰丶小倩(中)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璞璞部分从聊斋志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习的是驱鬼术;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欢脱向撑了两篇好像还是破功了……还是可以不要脸的求红心蓝手吗?

*前文走tag


在城墙角找了个少人来往的角落,石太璞对三头羊施了法咒,只见一阵阴风吹过,三头羊化为三个跪着的鬼魂,粗布短衫,庄稼人样子,呜呜咽咽地在那边哭泣。

石太璞一一拉起他们的袖子查看,发现又是三个三魂俱在丶手臂上却无游魂行所的魂魄。

询问那三个鬼魂究竟是如何被变成了畜生,那三个鬼魂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说在隔壁县城的一家茶肆喝了茶,之後便迷迷糊糊,甚麽都不知道了。...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贰丶小倩(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璞璞部分从聊斋志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习的是驱鬼术;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本想趁璞臣周收官之前再贡献一篇,但好像有点晚了,不管,还是先打活动tag。

*懒得弄前文链,走下面tag吧。


贰丶小倩(上)(注一)


孤身一人,以天地为逆旅,叫醒捉鬼师石太璞的,往往都是妖鬼的动静,不过今日似乎不是如此。

仿佛有鸟在耳旁吱啾,又像是蚊子般嗡嗡的吵声,有甚麽事物在他的胸口上下跳动,让他实在无法再贪睡下去。

石太璞翻身坐起,揉了揉眼睛,本来藏在衣襟里面的小光丛趁此机会钻出衣袍,漂浮在他的身前,小光丛旁边还围了几只蜂鸟...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壹、无常行伍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璞璞部分从聊斋志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习的是驱鬼术;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王士祯,聊斋志异题诗。


壹 无常行伍


说不清是哪朝哪代,何年何月,只知道夜是子夜,郊是荒郊。

血月全蚀之夜,阴气大盛,正是百鬼夜行之时。冤鬼索命丶游魂归乡,只把无人的乡道挤得鬼火森森,倒比白日还要热闹,然而那哭笑叫嚷之声总是带着几分凄凄惶惶,加上鬼鴞的怪叫,情状诡异。森林里的妖精神怪之类,都知此时鬼气最凶,最好是不要与之争斗,强撄其锋,径行躲避,倒...

【活动】百日凯歌拉郎配 第九周拉郎cp:石太璞♥♥♥宁采臣

為了這個要來開新文~~ 聊齋志異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想來改寫一些,不過可能就慢慢更新!主要還是會先更非天的。


百日凯歌拉郎配:

这次活动第九周胜出的CP是璞臣,这对CP很受大家的喜爱,第二次登顶榜首,所以这周请各位可爱的小天使以“璞臣”为主题CP,内容不限,形式不限,欢迎参与,这对捉妖师和呆书生的搭配,难道没有兴趣再来玩耍一次吗?顺便某些太太也可以把璞臣坑给完结掉,也不介意继续有绳子play这类的画作继续诞生。总而言之,这周大家多多产粮呀( ⊙ o ⊙ )!

  


第一次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