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八)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七)


几个刺客身法快绝,越过路边戍守的巡防营兵士,一两个起落已经要抢到皇辇面前,列战英吼了一声「护驾」、一声「擒拿刺客」,随着皇辇的禁卫已然反应,纷纷聚到皇辇周边,刀剑向外,将皇辇围成铁桶一般,正好挡住了刺客第一波的袭击。

列战英抽出腰间长刀,跃下马间扫腿便先是掀翻了一人,长刀横噼又是砍伤了另外一人,那些刺客正和禁卫激斗,见此情势,其中一人撮了一口响哨,人群中又是吆喝声起,列战英眼角馀光扫见更多蒙面人自牆角闪现,拔刀便随意砍伤了几个百姓,人群一下更是陷入恐慌,尖叫与逃窜相撞的声响溷成一团,溷乱中刺客已与禁卫动上手来,兵刃相交之声铿...

【靖苏】凤凰台上(上)

*我蒸煮居然自己写同人,只好跪著向蒸煮学习>.<但是最近没时间码凯歌,只好把写到一半的靖苏存稿拿出来凑。

*因为一首词开的脑洞,一写仙啊神啊就没办法不臣服在最爱的《八荒录》脚下,忍不住也用了龙和麒麟的设定,已经和最爱的 @青歌 太太交通过了,如不嫌弃也请太太当成《八荒录》的同人来看,聊表我的爱。(一文多用我也是够不要脸)

*下半等我写完我的博论再说吧。反正就是甜文一下没完没关系吧?


瑯琊山上,秋高气爽,常年缭绕於山头的云雾今日散得清了,连这万年老林之间的垂郁,仿佛都明亮了起来。灿灿秋阳,擦亮山腰一片枫红,来风一阵,千万如火的红叶应风扬起,为清幽...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七)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互攻。

*写一写忽然觉得,其实也可以在这章就做结,所以如果姑娘喜欢比较和缓的结局的话,也可以把这章尾巴当作结束吧。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


既已与太子商议停当,传位归隐之事不久即由陛下诏於天下,太子即刻监国,操办传位和登基典仪的事一应交给大臣。

登基的仪典虽是有例可循,众臣却仍颇费心思,只因皇太后下了慈谕,太子於登基同日,册立柳国公的长孙女为后,行大婚礼。

当年陛下即位,朝臣都预期后位将落在陛下位在东宫时助力甚深的柳国公府,柳二小姐温雅贤淑,也确是凤仪天下的良配。然而陛下偏偏言明自己思念早亡的靖王侧妃,终身不会再娶。此举...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六)

*前文(一)(二)(三)(四)(五)


这一日晚膳过后,圣上口谕传来,诏太子入养居殿晋见。

谕旨传到东宫时,宫人们多少有些意外。这一两年来,陛下已将大部分政务都放予太子处理,不再像从前不分早晚地说诏人、就诏人,早朝之后,父子君臣俩习惯一同回到养居殿下棋,太子奏秉要紧的、或疑难的政事,听父皇圣谕,如此而已。

萧庭生倒是一切如常,面上没有甚么意外之色。

前往养居殿的路上,行到他面前的禁卫、宫人一一躬身行礼,太子殿下脸上始终带着合宜的浅笑,轻轻点头示意,脚下不停,身上不动,腰间配饰泠泠轻响,如一道清风,徐徐穿过这个轻缓的春夜。

排在末尾的小宫人低眉回首,偷眼去瞧太子殿...

【蔺流】好年月(下)

表白 @季風輕拂 太太,也祝各位姑娘新年大吉!

厚着脸皮邀请读到这儿的姑娘和我聊聊天吧。(或者真的害羞,就留个爪?)


(三)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初一的清晨,蔺晨在一阵急雪中醒了过来。

大雪的清晨万籁俱寂,所有的声响仿佛都被雪吸去,静得发晕,蔺晨耳力甚佳,这极端的寂静令他耳中嗡嗡作响,稍稍清醒便再也不能睡了。

小心翼翼地将手自同榻而眠的飞流颈下抽出,轻轻拂过杂垂在飞流面上的额发,露出嫩白腴滑的侧脸,飞流嘤咛一声,朝他偎来。

想是梦里突然失了温暖的怀抱,自己来寻著了。

将被褥细细掖好,蔺晨这才轻手轻脚起身至屏风后面更衣。

系好大袖,罩上了银线绣...

【蔺流】好年月(中)

*还是表白最喜欢的 @季風輕拂 太太,太太说叫我虐下去,了不起就打我233333。打我我ok,但是最近好像还没时间接下去写,所以这篇还是先上中下不改了,后面欠着,出来跑总有一天会还!(这句好像不是这样)

*有车啊...您已经知道这篇的蔺流设定是怎样了,不能接受的这种设定开车的请立即避难!真的!真刀真枪的车,不要说我没警告您!(我已经用敬称敦请您慎重了,雷到我真的不管哦)

*先说明,lofter app内打开外链的evernote文件没内容的话,用浏览器打开应该就可以哦。

*跟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除夕愉快!


(二)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飞流窝在...

【蔺流】好年月(上)

*这是先前送给最喜欢的蔺流作者 @季風輕拂 表白的礼物>////<新一年也请给我机会继续爱你!
*本来后面要虐一下,但想想小飞流这么讨人疼,还是不写了吧,所以文中看起来像伏笔的可以都视而不见吗(遮脸)。
*设定蔺流已定情,原著完结数年后,三章完结贺新年: )。



(一)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年关将近,再过几日,瑯琊山即将封山谢客。

即便瑯琊阁是天下情报汇通往来之所,腊月年终,生意还是趋於缓淡。要说这天下事万千,非得赶年前问个水落石出的,倒也不是那么多,况且即便问了,也未必就真能在年前了结,不如待到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从头再筹谋。

这时节,阁...

《非天》的通販預購開始啦!

晚安!我是終於回到台灣馬上被爸媽抓出去家族旅遊每天都在車上一直睡根本不想玩只想回飯店泡溫泉的直直!(介紹有點太長了)

總之又佔tag通知一下,請見諒!

之前有填過印調然後選了通販的姑娘們,預購的匯款已經開始了喔,請收一下郵件~
或者請到https://goo.gl/forms/26NNOmsgPYvqiQPO2 這裡!你可以找到所有需要的資料喔~

預購的填單到12/11,匯款到12/12止!

至於選擇CWT44場販的,請在第一天12/10到D64攤位來領書!

請記得場販只有第一天,只保留到2點,要在那之前來拿喔(來不及的先跟我說幫妳留著!)

那天去看了書的試印,美美美美美美!小異的圖印成紙本魄力超強的~...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下)

仲秋月明,金风飒爽,正是团圆时节。

萧景琰颇有先见之明,不过数月,瑯琊山上就有人想他苏哥哥,想得下山来了。

小护卫跳进窗时,梅长苏方把衣领正了,面色如常,抬手理了理鬓际,让发丝顺落下来遮住颈脖间的艷色,不著痕迹。

多亏飞流从天而降前一叠声爱娇的呼喊。

小护卫一迳目中无人,直扑入他苏哥哥怀中,喜形於色左蹭右蹭,只差没有满怀中打滚。

梅长苏笑得眼如新月,任飞流搂紧了腰撒娇,柔声道:「咱们飞流好像长高了、也长壮了?一路上好玩儿吗?蔺晨哥哥对你好不?」

「你就再充爹吧你,他都几岁了,还能长?」蔺晨 施施然自回廊转过来。

「长!」飞流不服气地反驳,蹦起来站到蔺晨旁边,扯著他要一较...

靖蘇《非天》小說本灣家和陸家印調說明

佔tag說明,感謝!

先來一下圖還有刊物資訊。


刊名:《非天》

❖配對:《瑯琊榜》蕭景琰x梅長蘇,副CP:藺晨x飛流

❖作者:直直

❖封面: @啻異✦圖債阿 

❖排版:問花落處

❖校對:直直、問花落處

❖G文: @季風輕拂 (藺流)

❖規格:A5膠裝

❖字數:十四萬(預計/含番外R18)

❖售價:新台幣380元整(暫定)

❖內容:

 *全文22章 未修改版試閱走此  (書中會大修)

 *番外一。梅宗主搬家記 上篇

 *番外二。彼岸燈火 

 *番外三。曉明 ...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上)

*写一写发现其实搬家本身好像没有很重要啊.....题目就随便不要管了好不?
*本文苦了一整篇,一下要写不苦的还真不容易......觉得都快不认识他们了(汗)
*对了!最后有湾家印调的讯息,还有陆家代理的意向调查,请多多支持喔(晚点再来发独立的印调文章)


  春末夏初时节,金陵城迎回了即位不久便御驾亲征,如今凯旋归来的新皇萧景琰。


  对外绥靖外患,对内,在言侯监国总理之下,百工欣欣向荣,朝政井井有条,大梁并未因皇帝亲征而缓下脚步,正是气象一新,蓄势待发之时。


  战事得胜、又与大渝簽下互市的和约,朝野均有庆贺之意,不过奏章提到萧景琰这里,他却是把宴饮舞会都驳了,惟去了太庙...

【靖苏最佳助攻】相思成急(下)

*关键字:列战英。乌金丸。

*文又长....


  「查不出?」梅长苏坐在喜来客栈的客房席上,眉头紧皱,面前十三先生和黎纲甄平面有愧色,吶吶不敢言语。

  「我要你们把京里比较活跃的滑族人都清查一遍、旧时的据点重新打探、朝堂上过去曾有滑族臥底过的重臣家里、与悬镜司曾经有关的亲族也都过一遍,这些都做了?」梅长苏脑子飞快转著,一边仔细询问。

  黎纲甄平都还是自廊州紧急调过来应对的人手,十三先生才是留在金陵负责情报讯息的人,故而还是十三先生代表回了话:「是……其实这几年遵宗主您的吩咐,对这些相关人事还是都有留心的。但红袖招的势力既已溃散、悬镜司也被消解殆尽,这宫墙之外,实在也...

【靖苏最佳助攻】20.相思成急(上)

*关键词:列战英。乌金丸。

*文章太长了啦!明天上(下)。

*补充说明:哎哟老人我记错排期啦(你脑子怎么了),那(下)就等到原定的8号发吧!


  元佑六年冬,大渝进犯梁国北境,禁军统领蒙挚掛帅出征,历三月鏖战,大渝十万兵马折损十之八九,退兵求和。

  莅年春,梁帝驾崩,太子萧景琰即位。

  该年仲秋,新帝感念将士忠魂,特赐名北境镇守军为长林军。

  尝闻新帝曾数次手抄北境之役阵亡将士名录,至尾而泣,长久不歇。


  继业四年,瑯琊山中。

  灶房中清甜的香气远播,把蓝袍短打的青年从林间引了下来,轻巧的穿窗而过,落在面容慈祥的厨娘的身边。

  「吉婶,茶,花,饼。...

《醉是月明星稀時》延期發售呀~~

發現自己一通忙忘了說了!再借tag說明一下。

因為我濔的身體有點狀況,原定亞洲翁要出的狼狐靖蘇本只好延到CWT44再跟大家見面了~~屆時《非天》也會一起來,好緊張呀,可以請大家兩本一起帶回家嘛!

有填印調的已經發過email通知了,請務必來告訴我們你是想要CWT44再拿呢,還是要改成通販唷!

本子等我濔身體好些了,11月中就會來著手印書,如果想要先取得的,也可以直接改成通販咧。

真抱歉沒辦法按照原訂計畫在亞洲翁就跟大家見面,但是十二月來CWT玩吧!可以見到阿直!(重點不是你

抱歉呀~~也請大家一起祝願我濔身體快快的好,跟宗主一樣,身體保養好才可以跟琰琰共(gun)謀(chuang)大...

《醉是月明星稀時》亞洲翁印量調查(灣家)

赤焰冤情得雪,蕭景琰順利登基,連梅宗主的火寒毒都得以緩解,

一切如此順利,除了一個小小的問題...

心意相通的兩人居然遲遲未有肌膚之親,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蕭景琰的深夜遲來、情動之時的發乎情止乎禮、北燕送上門的嬌豔公主,

還有一抹令人在意的花香,

梅宗主究竟是該一撩到底?視而不見?還是該讓心上人嘗嘗閉門羹的滋味?

蕭景琰,送上門的狐肉不吃你到底在幹嘛?!


好啦文案我掰不下去了,總之這是一篇沒臉為車而車只好寫了兩萬字來補的獸化Paro,好撩好撩的雪狐宗主,好傻好傻的灰狼景琰,請來亞洲翁刷卡上車!

以下是發售(灣家限定)和試閱章節的資訊!印調請走這裡


刊名...

非天出本的计划,番外,和很多感谢

不好意思占个tag,广告一下兼唠一下。


出本计画和番外

一言以蔽之,我计画在12月中台湾的CWT44把非天的本文和番外出成一本,纪念一下人生第一个长篇。(呼,之前一直纠结,但现在讲出来就不能不做了喝!)

估计这也不会是一个能开印刷的书孩子,所以就是会掐紧数量的印,过一小阵子会来开印调,估计就是调多少数量,加一点场贩的本数下印这样。陆家的部分我实在不知道会有多少姑娘有兴趣,所以届时也许也一并开个意向调查,如果超过10本那我就来找代理,如果没超过,那欢迎想要的姑娘个别跟我联系,12月底我要到武汉当闺蜜的伴娘,也许也可以专人携入寄出(笑)。

番外大部分会是为了书孩子写的,以此...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三)

*10/30亞洲影劇only要和 @一口濔米蘇 一起出的狼狐靖蘇合本試閱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前兩章走這:(一)(二)


  月上柳梢頭,金陵城在天子腳下酣然安眠,夏夜的涼風習習,帶起誰家牆頭的一排紙風車嚕嚕輪轉著,像是睡夢中的的輕鼾。

  已是二更末尾,逸仙殿裡仍是燈火通明,內侍捧著裝了夜宵的托盤站在門外,未得傳詔,也不敢輕易入內打攪,袍內的小腿不動聲色地輪流甩了甩,撇去久站的疲憊。

  大殿上的帝王終於在對策上撇完了最後一筆,抬起頭來,正好瞥到一邊執著描金龍盤祥雲徽墨墨條的小太監睡眼惺忪,頭猛地往下一點,忍不住輕聲一笑...

【靖苏】非天(二十二)(完)

*文长。

*最后一章了,如果读完了欢迎和我说说话吧,谢谢!(好啦如果真的害羞留个爪也可以...)


八九

  北境三月,南风捎带花草的清香,拂过梅岭,攀过燕翎山,滚滚落到大梁圣驾亲征的大营中。


 暖风把军士拎上马背,领着一队队牛车载上农林渔桑的器械,往新划出的农垦地去,马蹄声渐远,风劲儿便贴低窜过大营中新长的短草,穿营入帐。


黑袍散发的公子半卧在榻上,桃花眼下犹有一层薄薄的乌青,偏偏却伸出手来给坐在榻边青布儒衫的书生搭脉,那书生说了几句话,声音低沉沉地不清楚,暖风窜得急,只来得及见公子皱了眉头苦笑一声,已经又吹出了帐,撞在窝在帐外的小护卫身上,小护卫感觉到...

【靖苏】非天(二十一)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内文有点长,但想说也不要吊着大家,就一次来吧!下章就完!

*(10/4)修改了一些内容,不影响情节,但应该比较好读?


八十

  还来不及感觉坠下的势头,梅长苏就被一双袍袖裹到身侧,身如纸鸢,乘风飘飘飞起。


  恍惚想起谁在耳边冷冷地威胁:你若胆敢危及自身性命,我立时杀了萧景琰……


  真是……不好了啊。


  梅长苏的浅笑几乎感觉不到温度:「你……怎么才来……」


  来人没有说话,被火映亮了的黑袍翻飞,如苍鹰羽翅。


  蔺晨带着梅长苏下了地,也不管旁边战况,搭住梅长苏的腕脉就诊,一边冷冷...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一)

*陪著 @Penetrazione(濔) 我濔一起匿名劇場對戲,對來對去就決定10月底亞洲翁要來把它改寫出個小本(非天來不了,先出個別的好吧~~),先放幾段出來勾引大家當成試閱吧!

*人有獸脈血統的設定(其實只是為了想萌)

*其實這篇開的重點是後面要開車(也不知道為什麼不乾不脆前面還要寫那麼多XD)


  大梁皇帝蕭景琰最近似乎特別忙碌。


  平日已經是五更上朝,日落方息的勤政君王,最近似乎更常有繁重的政務處理不完。本來每隔數日能在夜間悄然到訪,最近數月卻默默地延長至一旬方至......。


  蘇宅的眾人都是頭一份心疼自家宗主的,這蕭景琰居然敢冷...

【靖苏】非天(二十)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再两章应该就完结啦!


七五

  萧景琰在佛塔前勒缰下马。


  数十支火把仿佛点点鬼火,朝他缓缓合拢,火光下的一张张面孔仿佛雠仇,仿佛漠漠,在那合圈之外,还有更多鬼怪,黑暗中磨着獠牙。


随手将火把在身前扫了半圈,那一张张面孔随火把到处而后退,火焰的痕迹散去,复又缓缓聚拢,倒是不像方才那样接近萧景琰,只是略让开一点距离将他合围。


  萧景琰面无惧色,手按泉溅,高声道:「萧景琰在此,玄布何在。」  


  佛塔上随即有声:「休得动他,放他上来。」


  鬼火让开一条道来,萧景琰直直往塔楼而行。


  ...

【靖苏】非天(十九)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本来想等全都写完再放,但是今天是琅琊榜开播一年,还是纪念一下吧!(B站搜索条的字太虐了啦!!怎么可以这样!)


七三

  梅长苏踽踽独行,踏进旷野里唯一一间立着的庙宇,黑夜被烈火点燃,如白昼般灿亮。


  惊天的烈焰给古刹斑驳的梁柱映上了流转不定的华彩,橘色、蓝色、白色、金色,浮沉明暗不歇。


  梅长苏继续前行,踏进庙中,把燎原的火留在殿外。


  庙里一片寂静,敞开了门扉的厅堂高广,室内却觉得阴暗冰凉,观音宝像面目庄严,千手托持法器香花,巍巍立在深处。四尊高大的修罗王像领着数不清的修罗部众,立在两道。


 ...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五)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不知道结局是甚麽,但绝不会是标准意义上的HE。

*前文(一)(二)(三)(四)


寅时方半,列战英披着星辰夜色,回到了禁卫司。


先进了前院画卯交班,换班下值的禁卫军弟兄正三三两两坐着吃茶,见到大统领回来,纷纷起来行礼,列战英问了几句上夜的状况,就让大伙儿自己休息。


正随意翻看一些值更的纪录,一个禁卫贴到身边低声道:「秉大统领,太子殿下晚上过禁卫司来了。」


列大统领眼里陡然见光,已经交了差事后轻松下来的肩膀瞬时又挺了起来,急急低问:「何时前来?何时离开?谁人跟着?」


「子时二刻上下来的,似乎……似乎未...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四)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不知道结局是甚麽,但绝不会是标准意义上的HE。

*鉴于这也是个活久见系列(你有哪篇文不是),还是来个前文指路好了(其实tag下好像也只有我.......就是这么冷....)

(一)(二)(三)


更漏三响,东宫正殿内案前所坐之人还在振笔疾书,笔下所到之处墨翻龙凤,汁水淋漓。


完成了最後一份条陈,萧庭生终於搁下手中狼毫。


把那份条陈夹入奏摺当中,伺候笔墨的书僮躬身上前来,手脚俐落地理着桌案上的奏摺,按太子殿下发落的轻重缓急整齐了,一叠叠落好。萧庭生轻轻拍了两下掌,便有勤政殿那里前来候着的宫人鱼贯入内,抱起奏章准备送回勤政殿,...

【靖苏】非天(十八)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六八

算来距藺晨终於答应让梅长苏听事,又过了数日,这期间大渝军确如梅长苏所料,受詔需班师勤王,前日已经开始拔营整军,一波波地要退兵归朝,梁军这裡听从梅长苏安排,化整為零,兵分数路偷袭骚扰,却不恋栈,旨在拖慢渝军的行动而已。


这一日上,藺晨一早过来把过脉,面色鬆缓,终於允了让梅长苏能够出外走走,萧景琰喜上眉梢,正要询问能否带梅长苏出营舒舒气,梅长苏已经自己先开口询问了。藺晨倒也爽快,只说最晚申酉之间也必须归营,他这一允,连素日面色清淡自持的梅长苏,也不免露出了些微兴奋的喜色。


一边著人準备出行,萧景琰正要询问梅长苏是否...

【靖苏】非天(十七)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老话还是一样的说,欢迎在评论里和我聊天,或者留个爪,让我知道妳来过了吧。


六四

自那日在萧景琰帐内昏厥後,梅长苏着实在榻上养了几日,镇日不是喝药,就是在榻上睡着。


昏厥当日稍晚转醒,听萧景琰说起事情始末,还有他和蔺晨之间的谈话,梅长苏虽然心里恼着蔺晨居然用这种惊吓疗法来整治他俩,可也不得不说这法子确实有效,就数他是个晏大夫口中最不听话的病人,也老老实实地躺下了不敢擅动,毕竟突发昏厥这事,不只是当场目睹的萧景琰三魂掉了七魄,连梅长苏自己,也是出了意料。


其实并不是他就这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是过去熬着火寒毒的十...

【靖苏】非天(十六)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六一

相对於列战英和飞流的着急,蔺晨便显得冷静许多,甚至在两人都只想一路飞奔之时,琅琊阁少阁主还是骨扇轻摇,不慌不忙。飞流急急地递过一个又一个眼神,把他袍子扯了一次又一次,蔺晨只是不加理会,飞流实在等不及了,一跺脚,撇下蔺晨和列战英,一下奔得不见踪影。


进得大帐之中,便见到梅长苏躺在榻上,面色雪白,呼吸轻浅,飞流窝在榻脚边,见到蔺晨进来,眼睛里一下就充满了泪水,委委屈屈的奔上前来,把裹着炸面球的纸包儿塞进他手哩,低喊了一声:「苏哥哥。」


蔺晨把纸包儿塞回飞流手里,安抚地拍了拍飞流的手,看向已经自榻边站起身的萧景琰...

【靖苏】非天(十五)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蔺流出没注意。


五九

梅长苏觉得热。


他曾经是个火人儿,冬天不过一席普通的棉被褥,偶尔还要踢被,夏天卧枕凉席,根本留不住哪怕是最轻的小毯。


一朝惊变,他换了一副病骨残躯,像座冰,时时渗着冷气,汤药吊起心头一丝热,靠兽氅貂裘拢着不散。火寒之毒,听名字以为是寒热交逼,冰火煎熬,其实不是,梅岭的火一朝被寒冰冻结,他就再也没觉得暖过,夏天着厚袄,初秋就挂上精细的狐裘,一路裹到春末,连梦里都没有一丝暖意。


梅岭的寒冬滴水成冰,他总梦着春来之时,他也和那些冤屈一起化了,滴滴答答落在金陵皇城的屋檐上。


可今夜他又奔...

【靖苏】非天(十四)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五五

燕翎关外,梁军大营。


虽然貌似打了一场胜仗,但是梁军也是折了大批军士兵马丶锱重耗费,还伤了国君 ,这胜利来的并不轻松,也不爽快,更兼大渝虽然大损,但主帅尚在,眼下只是僻易十里,扎营休息,并未称降,大军暂时歇息,不知主君是否还会命全军坚壁清野,实在也不能放松。此时已然深夜,兵士多已经歇下,唯闻巡守队伍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军医营帐所在那里,断断续续传来哀嚎和呻吟的声音。


蔺晨与巡守队伍错身而过,其中一个兵士侧目看了他一眼,见是前一轮梁渝交战时常在军师身边的大夫,未说甚麽,也未阻止让那袭黑袍隐入夜色之...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二)

*纵然标题这样打,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E。

*最近三次元实在是忙到只剩下时间的碎渣,拚凑了这麽久也就这麽些。请见谅。


对战百里奇那日,列战英没跟着进宫,他留在靖王府内,替庭生打理出一间屋子。


靖王府後头的府兵营房住得满满,王府楼阁中却人丁寥落,既无妃妾丶也无客卿,虽已让出大片空间给演武场,所馀房舍仍空着一大部分。


平素谁也不大注意那些空房,列战英一间间看过,倒是都维持得乾净,只是整肃得纤尘不染的房内,一径简朴,摆设俱无,看来空寂寥落,像是这府邸里人长久以来的心境。


列战英巡了一圈,选定了靖王殿下所居主屋後一进的东厢房,套间庭前修竹几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