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下)

呼呼呼(害羞)雪狐蘇蘇泰誘人了!琰琰害羞>\\\\<

一口濔米蘇:


※2016年跟直直的狼狐靖蘇合本最後的尾聲章節釋出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不撩則己,一撩驚狐的灰狼景琰由我直 @邊草無窮日暮 擔當。


※陛下太蘇,在線火急的雪狐長蘇由我擔當(TvT)


▶前三章:(一)(二)(三)


▶尾聲首段:尾聲上尾聲中




在蕭景琰越發猛烈的進攻下,梅長蘇雖然慶幸藉由接吻能屏去讓人難為情的部分聲音,但...【>>>全程高速飆車<...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中)

轉轉轉~~我要去找地洞來看了!

一口濔米蘇:


※2016年跟直直的狼狐靖蘇合本最後的尾聲章節釋出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不撩則己,一撩驚狐的灰狼景琰由我直 @邊草無窮日暮 擔當。


※陛下太蘇,在線火急的雪狐長蘇由我擔當(TvT)


▶前三章:(一)(二)(三)


▶尾聲首段:(尾聲上)





  蕭景琰長長嘆一口氣,也不掙扎掩飾,挺身銜住梅長蘇的唇,狼尾繞過去纏住雪狐的尾巴。


  「景琰……」


  梅長蘇於輕柔的親▌吻縫隙間輕喃,水下兩條獸尾交▌...

謝謝我濔!
最近有點消沈啊⋯⋯各方面都很困難,超想假裝沒有生日這回事的啊(都幾歲了不要這樣面對事情!)連帶對萌物也沒有什麼心情(躺平)⋯謝謝濔還記得我的生日嘿嘿~
其實我覺得寫肉文蠻不容易的,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本人對此苦手所以特別覺得不容易,但除了這個原因以外,我覺得要怎麼寫得別出心裁,不要看起來只是小時候在色情網站上看到的,為了給人撸一把的那種小黃文,真要計較起來還蠻費工夫的,跟高興有機會跟濔一起完成了艱鉅的工作XDDDDD
重貼的時候我後面都沒有重看,太害羞啦(遮臉)只記得我琰好像還是不怎麼開竅啊(你對得起皇長兄嗎!)(?)所以我也蠻期待下文的哈哈哈,我會找個被窩躲進去看的!

一口濔米蘇:...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尾聲上)

*當年(?)在群內匿名對戲的產物所改寫的狼狐靖蘇文,此尾聲章中不解風情的琰琰部分由在下擔當,非常撩的蘇蘇部分是我濔 @一口濔米蘇 擔當。事隔一年半,可以把後面的車發出來啦~~下一節開始(超長)R18注意!

*前三章走這:(一)(二)(三)


梅長蘇安靜地飲盡杯中茶,無意主動打破眼前的靜默。

早上蕭景琰派列戰英傳過話來,說有要事求教,酉時前來蘇宅拜會,梅長蘇聽著這信息口吻嚴肅,想到蕭景琰為了讓自己保養身子,已久不拿政事來問他了,便有些擔心起來。既然擔心,梅長蘇也不糾結在自己的心事上,讓列戰英速去回話,說他在宅候著,讓蕭景琰不急著批奏章,何時過來都成。

原來是...

【靖苏】非天番外。曉明(全)

*书里收的另一篇番外,也差不多可以放出来了。真的很谢谢喜欢的,陪伴过我的,买过书的姑娘们,这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内容和本文最后一章有关系。


贞平二十七年二月,廊州。

春雨如丝,织就江上轻纱重幕。

如此雨夜行舟不便,恁是多紧赶也只得系舟在岸,耽搁一晚。夜已深沉,唯有雨幕被风揭起,探看岸边的旅人。

这岸边被雨幕围困的旅人之中,也有一个萧景琰。

七日前圣旨送达西北边陲,召靖王萧景琰回京述职,述职完毕,转往东海剿倭。

圣旨诵在耳边,萧景琰才恍然想起,这回奉旨出征,辗转迁徙、倏忽已经二载未履金陵。

方过去的新年,也是与母亲天各一方未得相见,萧景琰接了旨心里盘算,若是快马...

【靖苏】凤凰台上(上)

*我蒸煮居然自己写同人,只好跪著向蒸煮学习>.<但是最近没时间码凯歌,只好把写到一半的靖苏存稿拿出来凑。

*因为一首词开的脑洞,一写仙啊神啊就没办法不臣服在最爱的《八荒录》脚下,忍不住也用了龙和麒麟的设定,已经和最爱的 @青歌 太太交通过了,如不嫌弃也请太太当成《八荒录》的同人来看,聊表我的爱。(一文多用我也是够不要脸)

*下半等我写完我的博论再说吧。反正就是甜文一下没完没关系吧?


瑯琊山上,秋高气爽,常年缭绕於山头的云雾今日散得清了,连这万年老林之间的垂郁,仿佛都明亮了起来。灿灿秋阳,擦亮山腰一片枫红,来风一阵,千万如火的红叶应风扬起,为清幽...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下)

仲秋月明,金风飒爽,正是团圆时节。

萧景琰颇有先见之明,不过数月,瑯琊山上就有人想他苏哥哥,想得下山来了。

小护卫跳进窗时,梅长苏方把衣领正了,面色如常,抬手理了理鬓际,让发丝顺落下来遮住颈脖间的艷色,不著痕迹。

多亏飞流从天而降前一叠声爱娇的呼喊。

小护卫一迳目中无人,直扑入他苏哥哥怀中,喜形於色左蹭右蹭,只差没有满怀中打滚。

梅长苏笑得眼如新月,任飞流搂紧了腰撒娇,柔声道:「咱们飞流好像长高了、也长壮了?一路上好玩儿吗?蔺晨哥哥对你好不?」

「你就再充爹吧你,他都几岁了,还能长?」蔺晨 施施然自回廊转过来。

「长!」飞流不服气地反驳,蹦起来站到蔺晨旁边,扯著他要一较...

靖蘇《非天》小說本灣家和陸家印調說明

佔tag說明,感謝!

先來一下圖還有刊物資訊。


刊名:《非天》

❖配對:《瑯琊榜》蕭景琰x梅長蘇,副CP:藺晨x飛流

❖作者:直直

❖封面: @啻異✦圖債阿 

❖排版:問花落處

❖校對:直直、問花落處

❖G文: @季風輕拂 (藺流)

❖規格:A5膠裝

❖字數:十四萬(預計/含番外R18)

❖售價:新台幣380元整(暫定)

❖內容:

 *全文22章 未修改版試閱走此  (書中會大修)

 *番外一。梅宗主搬家記 上篇

 *番外二。彼岸燈火 

 *番外三。曉明 ...

【靖苏】非天番外。梅宗主搬家记(上)

*写一写发现其实搬家本身好像没有很重要啊.....题目就随便不要管了好不?
*本文苦了一整篇,一下要写不苦的还真不容易......觉得都快不认识他们了(汗)
*对了!最后有湾家印调的讯息,还有陆家代理的意向调查,请多多支持喔(晚点再来发独立的印调文章)


  春末夏初时节,金陵城迎回了即位不久便御驾亲征,如今凯旋归来的新皇萧景琰。


  对外绥靖外患,对内,在言侯监国总理之下,百工欣欣向荣,朝政井井有条,大梁并未因皇帝亲征而缓下脚步,正是气象一新,蓄势待发之时。


  战事得胜、又与大渝簽下互市的和约,朝野均有庆贺之意,不过奏章提到萧景琰这里,他却是把宴饮舞会都驳了,惟去了太庙...

【靖苏最佳助攻】相思成急(下)

*关键字:列战英。乌金丸。

*文又长....


  「查不出?」梅长苏坐在喜来客栈的客房席上,眉头紧皱,面前十三先生和黎纲甄平面有愧色,吶吶不敢言语。

  「我要你们把京里比较活跃的滑族人都清查一遍、旧时的据点重新打探、朝堂上过去曾有滑族臥底过的重臣家里、与悬镜司曾经有关的亲族也都过一遍,这些都做了?」梅长苏脑子飞快转著,一边仔细询问。

  黎纲甄平都还是自廊州紧急调过来应对的人手,十三先生才是留在金陵负责情报讯息的人,故而还是十三先生代表回了话:「是……其实这几年遵宗主您的吩咐,对这些相关人事还是都有留心的。但红袖招的势力既已溃散、悬镜司也被消解殆尽,这宫墙之外,实在也...

【靖苏最佳助攻】20.相思成急(上)

*关键词:列战英。乌金丸。

*文章太长了啦!明天上(下)。

*补充说明:哎哟老人我记错排期啦(你脑子怎么了),那(下)就等到原定的8号发吧!


  元佑六年冬,大渝进犯梁国北境,禁军统领蒙挚掛帅出征,历三月鏖战,大渝十万兵马折损十之八九,退兵求和。

  莅年春,梁帝驾崩,太子萧景琰即位。

  该年仲秋,新帝感念将士忠魂,特赐名北境镇守军为长林军。

  尝闻新帝曾数次手抄北境之役阵亡将士名录,至尾而泣,长久不歇。


  继业四年,瑯琊山中。

  灶房中清甜的香气远播,把蓝袍短打的青年从林间引了下来,轻巧的穿窗而过,落在面容慈祥的厨娘的身边。

  「吉婶,茶,花,饼。...

《醉是月明星稀時》延期發售呀~~

發現自己一通忙忘了說了!再借tag說明一下。

因為我濔的身體有點狀況,原定亞洲翁要出的狼狐靖蘇本只好延到CWT44再跟大家見面了~~屆時《非天》也會一起來,好緊張呀,可以請大家兩本一起帶回家嘛!

有填印調的已經發過email通知了,請務必來告訴我們你是想要CWT44再拿呢,還是要改成通販唷!

本子等我濔身體好些了,11月中就會來著手印書,如果想要先取得的,也可以直接改成通販咧。

真抱歉沒辦法按照原訂計畫在亞洲翁就跟大家見面,但是十二月來CWT玩吧!可以見到阿直!(重點不是你

抱歉呀~~也請大家一起祝願我濔身體快快的好,跟宗主一樣,身體保養好才可以跟琰琰共(gun)謀(chuang)大...

《醉是月明星稀時》亞洲翁印量調查(灣家)

赤焰冤情得雪,蕭景琰順利登基,連梅宗主的火寒毒都得以緩解,

一切如此順利,除了一個小小的問題...

心意相通的兩人居然遲遲未有肌膚之親,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蕭景琰的深夜遲來、情動之時的發乎情止乎禮、北燕送上門的嬌豔公主,

還有一抹令人在意的花香,

梅宗主究竟是該一撩到底?視而不見?還是該讓心上人嘗嘗閉門羹的滋味?

蕭景琰,送上門的狐肉不吃你到底在幹嘛?!


好啦文案我掰不下去了,總之這是一篇沒臉為車而車只好寫了兩萬字來補的獸化Paro,好撩好撩的雪狐宗主,好傻好傻的灰狼景琰,請來亞洲翁刷卡上車!

以下是發售(灣家限定)和試閱章節的資訊!印調請走這裡


刊名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三)

*10/30亞洲影劇only要和 @一口濔米蘇 一起出的狼狐靖蘇合本試閱

*獸族血脈(獸化)設定

*前兩章走這:(一)(二)


  月上柳梢頭,金陵城在天子腳下酣然安眠,夏夜的涼風習習,帶起誰家牆頭的一排紙風車嚕嚕輪轉著,像是睡夢中的的輕鼾。

  已是二更末尾,逸仙殿裡仍是燈火通明,內侍捧著裝了夜宵的托盤站在門外,未得傳詔,也不敢輕易入內打攪,袍內的小腿不動聲色地輪流甩了甩,撇去久站的疲憊。

  大殿上的帝王終於在對策上撇完了最後一筆,抬起頭來,正好瞥到一邊執著描金龍盤祥雲徽墨墨條的小太監睡眼惺忪,頭猛地往下一點,忍不住輕聲一笑...

【靖苏】非天(二十二)(完)

*文长。

*最后一章了,如果读完了欢迎和我说说话吧,谢谢!(好啦如果真的害羞留个爪也可以...)


八九

  北境三月,南风捎带花草的清香,拂过梅岭,攀过燕翎山,滚滚落到大梁圣驾亲征的大营中。


 暖风把军士拎上马背,领着一队队牛车载上农林渔桑的器械,往新划出的农垦地去,马蹄声渐远,风劲儿便贴低窜过大营中新长的短草,穿营入帐。


黑袍散发的公子半卧在榻上,桃花眼下犹有一层薄薄的乌青,偏偏却伸出手来给坐在榻边青布儒衫的书生搭脉,那书生说了几句话,声音低沉沉地不清楚,暖风窜得急,只来得及见公子皱了眉头苦笑一声,已经又吹出了帐,撞在窝在帐外的小护卫身上,小护卫感觉到...

【靖苏】非天(二十一)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内文有点长,但想说也不要吊着大家,就一次来吧!下章就完!

*(10/4)修改了一些内容,不影响情节,但应该比较好读?


八十

  还来不及感觉坠下的势头,梅长苏就被一双袍袖裹到身侧,身如纸鸢,乘风飘飘飞起。


  恍惚想起谁在耳边冷冷地威胁:你若胆敢危及自身性命,我立时杀了萧景琰……


  真是……不好了啊。


  梅长苏的浅笑几乎感觉不到温度:「你……怎么才来……」


  来人没有说话,被火映亮了的黑袍翻飞,如苍鹰羽翅。


  蔺晨带着梅长苏下了地,也不管旁边战况,搭住梅长苏的腕脉就诊,一边冷冷...

【靖蘇】醉是月明星稀時(一)

*陪著 @Penetrazione(濔) 我濔一起匿名劇場對戲,對來對去就決定10月底亞洲翁要來把它改寫出個小本(非天來不了,先出個別的好吧~~),先放幾段出來勾引大家當成試閱吧!

*人有獸脈血統的設定(其實只是為了想萌)

*其實這篇開的重點是後面要開車(也不知道為什麼不乾不脆前面還要寫那麼多XD)


  大梁皇帝蕭景琰最近似乎特別忙碌。


  平日已經是五更上朝,日落方息的勤政君王,最近似乎更常有繁重的政務處理不完。本來每隔數日能在夜間悄然到訪,最近數月卻默默地延長至一旬方至......。


  蘇宅的眾人都是頭一份心疼自家宗主的,這蕭景琰居然敢冷...

【靖苏】非天(二十)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再两章应该就完结啦!


七五

  萧景琰在佛塔前勒缰下马。


  数十支火把仿佛点点鬼火,朝他缓缓合拢,火光下的一张张面孔仿佛雠仇,仿佛漠漠,在那合圈之外,还有更多鬼怪,黑暗中磨着獠牙。


随手将火把在身前扫了半圈,那一张张面孔随火把到处而后退,火焰的痕迹散去,复又缓缓聚拢,倒是不像方才那样接近萧景琰,只是略让开一点距离将他合围。


  萧景琰面无惧色,手按泉溅,高声道:「萧景琰在此,玄布何在。」  


  佛塔上随即有声:「休得动他,放他上来。」


  鬼火让开一条道来,萧景琰直直往塔楼而行。


  ...

【靖苏】非天(十九)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本来想等全都写完再放,但是今天是琅琊榜开播一年,还是纪念一下吧!(B站搜索条的字太虐了啦!!怎么可以这样!)


七三

  梅长苏踽踽独行,踏进旷野里唯一一间立着的庙宇,黑夜被烈火点燃,如白昼般灿亮。


  惊天的烈焰给古刹斑驳的梁柱映上了流转不定的华彩,橘色、蓝色、白色、金色,浮沉明暗不歇。


  梅长苏继续前行,踏进庙中,把燎原的火留在殿外。


  庙里一片寂静,敞开了门扉的厅堂高广,室内却觉得阴暗冰凉,观音宝像面目庄严,千手托持法器香花,巍巍立在深处。四尊高大的修罗王像领着数不清的修罗部众,立在两道。


 

【靖苏】非天(十八)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六八

算来距藺晨终於答应让梅长苏听事,又过了数日,这期间大渝军确如梅长苏所料,受詔需班师勤王,前日已经开始拔营整军,一波波地要退兵归朝,梁军这裡听从梅长苏安排,化整為零,兵分数路偷袭骚扰,却不恋栈,旨在拖慢渝军的行动而已。


这一日上,藺晨一早过来把过脉,面色鬆缓,终於允了让梅长苏能够出外走走,萧景琰喜上眉梢,正要询问能否带梅长苏出营舒舒气,梅长苏已经自己先开口询问了。藺晨倒也爽快,只说最晚申酉之间也必须归营,他这一允,连素日面色清淡自持的梅长苏,也不免露出了些微兴奋的喜色。


一边著人準备出行,萧景琰正要询问梅长苏是否...

【靖苏】非天(十四)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五五

燕翎关外,梁军大营。


虽然貌似打了一场胜仗,但是梁军也是折了大批军士兵马丶锱重耗费,还伤了国君 ,这胜利来的并不轻松,也不爽快,更兼大渝虽然大损,但主帅尚在,眼下只是僻易十里,扎营休息,并未称降,大军暂时歇息,不知主君是否还会命全军坚壁清野,实在也不能放松。此时已然深夜,兵士多已经歇下,唯闻巡守队伍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军医营帐所在那里,断断续续传来哀嚎和呻吟的声音。


蔺晨与巡守队伍错身而过,其中一个兵士侧目看了他一眼,见是前一轮梁渝交战时常在军师身边的大夫,未说甚麽,也未阻止让那袭黑袍隐入夜色之...

【靖苏】非天(十三)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底下靖苏非天tag。

*终於就是这章了啊!姑娘们,求表扬啊!求聊天啊!

*而且,为了一章内见到,貌似又爆字数了。。。


四九

两组方阵让开一道,萧景琰驾着胯下宝马,领着禁军一路冲进了雁行阵中,直冲玄布的骑兵队伍而去。


玄布望见大梁帝王带着军队驰入阵中,唇边挑起了一抹阴狠的笑意,一夹马肚,领着左右俩参将及亲兵,也向萧景琰驰去。


只馀三步之遥,两人同时拔出了腰间长剑,萧景琰一招白虹贯日,刺向玄布面门,玄布长剑连抖,欲取萧景琰腰腹,後发先至,萧景琰手腕...

【靖苏】一花一世界,一橘一江湖

投给海紫太太417 @大珍珠日報 的稿子~我也是去不了417充满恨意的一员>.<

放着留念!


若要问从去年秋季开始,最能彰显江湖地位的配件,非蜜橘莫属了。


这颗毫无杀伤力的水果,是如何引得汲汲於龙泉宝剑丶武功秘笈的武林中人纷纷追捧?


本报深入探究,发现这股风潮必须溯及长年高居琅琊才子榜榜首丶曾经引领绷带装丶狐毛围领丶及有整容功效的毁容手术等时尚潮流的麒麟才子梅长苏。梅郎自秋季起,次次在对粉丝公开的私生活视频中蜜橘不离手,并和大梁声誉第一的萌宠保全公司挂名顾问飞流公子温馨上演喂食秀。视频一出,蜜橘顿时成为展现江湖人士素手破纤橙,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

【靖苏】非天(十二)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莫名其妙就一周过去了怎麽回事!总之这就是倒数一了,下章!姑娘期待的就是下章!不会让姑娘等太久的!

*不要忘了给留个红的蓝的爪印,或者在评论中跟阿直聊天喔~~


四六

列战英领着十来骑穿着常服的禁军侍卫,在驿道上向南骑 行。


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後,若要赶在开战之前回到营区,他早应该领队回头了。


但是他始终尚未下令回转。


不是不知道身後的弟兄都在等他的号令,对他们来说,出营南巡这个命令来的毫无道理,不知所谓,人人都只想尽快回到陛下身边,尽他们护卫陛下之职,而他也在在保证,他们很快就会回转。


原来他...

【靖苏】非天(十一)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前文请走靖苏非天tag

*前一章的热度低到我想哭,後来查了阅读数量才发现,因为我tag打坏了(汗),有很多人可能根本没看到(十),记得倒车回头去看啊~~~~

*还是老话,欢迎跟我聊天或留爪印喔!


*2016.6 update:我不知道发生了甚麽事情,两个月前ok的文章现在居然说有不温馨的词(想哭),但我根本检查不出来是甚麽词,只好委屈大家看一个没有肉的外连了....


長微博

---

还有一章吧!就要见面了,我好紧张啊!(你紧张个p)

嗚嗚嗚 @五季優 你好好~~~《非天》裡宗主給景琰的絕筆啊!

presentation無事終了!

五季優:

手機版為什麼不能@!!!!???

我起床@你了~~~~present加油啊啊啊啊!!!!!!

 @乾脆直說我是誰 

【靖苏】非天(十)

*鸽主景琰双双黑化梗。

*卡文卡得不要不要的,可能因为下部的规模比较大些,先放一点走剧情的部分出来好了。

*前文情走靖苏非天tag

*呜呜呜要来跟我聊天啊,要给我红心蓝手鼓励啊,卡文的阿直需要姑娘们的支持(不要脸)~~~~


四十

大渝的边境城市,距燕翎关二十里的广宜县。


看守粮仓的守卫正在进行子夜时分的交班,才刚刚点交完毕,角落已经看到几个人影遮遮掩掩冒出了头。


即便是苦寒的天气,仍可以看到女人的衣襟低敞,坦露出过多的肌肤,带着挑逗的意味。


守门的士兵彷佛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女人们缓缓地接近。


「军爷,看着天色,再过不久又该下雪了。娘子...

【活动宣告】靖苏十日谈

轉一下正式的群宣!

我不確定我是哪種肉,可以看完十天之後告訴我嗎?


靖苏十日谈:

由十一位太太倾情打造的十日接龙!


我们叫十日谈,你们懂得。

============================================

当年,他是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他是年少得志的郡王


初相遇,如榴花开灼灼;两小无猜,与他侍马弄青梅


再相遇,他是低眉浅笑的白衣秀士


青衫缓带,电光火石间恍若魂兮归来


最终,他一骑红尘而去,天尽头唯见狼烟滚滚


魂梦千里,少那一人...

十日談 微博

http://jstentalk.lofter.com/

Lof的主頁在此,大家記得關注哦~因為你知道的,外鏈可能很多⋯⋯微博也關心一下。


百糖群內的太太終於無法壓抑洪荒之力(不是)+灣家橘子酥群的污婆們終於邁出群外發揚靖蘇房事的大業(這是)。

宗主北境戰後命在旦夕,體溫無法維持,新皇蕭景琰要如何連續努力十天靠著他過人的體力(?)救活宗主?

八個文手+兩個畫手接龍努力,為大家帶來十天份各種肉羹的企劃!請大家多多光臨,別忘了時不時去重刷一下單日文的頁面或微博,可以看到最新進度的接龍更新~~

(我為了逃避卡文的現實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靖苏十日谈:

http://weib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