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九)(完) ​​​​

*前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被屏了,根本不知道要屏什么,现在很火大,还是走外链吧。

按这里去


*既然完结了,想听听姑娘跟我说说你们的感觉啊....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八)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七)


几个刺客身法快绝,越过路边戍守的巡防营兵士,一两个起落已经要抢到皇辇面前,列战英吼了一声「护驾」、一声「擒拿刺客」,随着皇辇的禁卫已然反应,纷纷聚到皇辇周边,刀剑向外,将皇辇围成铁桶一般,正好挡住了刺客第一波的袭击。

列战英抽出腰间长刀,跃下马间扫腿便先是掀翻了一人,长刀横噼又是砍伤了另外一人,那些刺客正和禁卫激斗,见此情势,其中一人撮了一口响哨,人群中又是吆喝声起,列战英眼角馀光扫见更多蒙面人自牆角闪现,拔刀便随意砍伤了几个百姓,人群一下更是陷入恐慌,尖叫与逃窜相撞的声响溷成一团,溷乱中刺客已与禁卫动上手来,兵刃相交之声铿...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七)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互攻。

*写一写忽然觉得,其实也可以在这章就做结,所以如果姑娘喜欢比较和缓的结局的话,也可以把这章尾巴当作结束吧。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


既已与太子商议停当,传位归隐之事不久即由陛下诏於天下,太子即刻监国,操办传位和登基典仪的事一应交给大臣。

登基的仪典虽是有例可循,众臣却仍颇费心思,只因皇太后下了慈谕,太子於登基同日,册立柳国公的长孙女为后,行大婚礼。

当年陛下即位,朝臣都预期后位将落在陛下位在东宫时助力甚深的柳国公府,柳二小姐温雅贤淑,也确是凤仪天下的良配。然而陛下偏偏言明自己思念早亡的靖王侧妃,终身不会再娶。此举...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六)

*前文(一)(二)(三)(四)(五)


这一日晚膳过后,圣上口谕传来,诏太子入养居殿晋见。

谕旨传到东宫时,宫人们多少有些意外。这一两年来,陛下已将大部分政务都放予太子处理,不再像从前不分早晚地说诏人、就诏人,早朝之后,父子君臣俩习惯一同回到养居殿下棋,太子奏秉要紧的、或疑难的政事,听父皇圣谕,如此而已。

萧庭生倒是一切如常,面上没有甚么意外之色。

前往养居殿的路上,行到他面前的禁卫、宫人一一躬身行礼,太子殿下脸上始终带着合宜的浅笑,轻轻点头示意,脚下不停,身上不动,腰间配饰泠泠轻响,如一道清风,徐徐穿过这个轻缓的春夜。

排在末尾的小宫人低眉回首,偷眼去瞧太子殿...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五)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不知道结局是甚麽,但绝不会是标准意义上的HE。

*前文(一)(二)(三)(四)


寅时方半,列战英披着星辰夜色,回到了禁卫司。


先进了前院画卯交班,换班下值的禁卫军弟兄正三三两两坐着吃茶,见到大统领回来,纷纷起来行礼,列战英问了几句上夜的状况,就让大伙儿自己休息。


正随意翻看一些值更的纪录,一个禁卫贴到身边低声道:「秉大统领,太子殿下晚上过禁卫司来了。」


列大统领眼里陡然见光,已经交了差事后轻松下来的肩膀瞬时又挺了起来,急急低问:「何时前来?何时离开?谁人跟着?」


「子时二刻上下来的,似乎……似乎未...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四)

*虽然顺序这样写,但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不知道结局是甚麽,但绝不会是标准意义上的HE。

*鉴于这也是个活久见系列(你有哪篇文不是),还是来个前文指路好了(其实tag下好像也只有我.......就是这么冷....)

(一)(二)(三)


更漏三响,东宫正殿内案前所坐之人还在振笔疾书,笔下所到之处墨翻龙凤,汁水淋漓。


完成了最後一份条陈,萧庭生终於搁下手中狼毫。


把那份条陈夹入奏摺当中,伺候笔墨的书僮躬身上前来,手脚俐落地理着桌案上的奏摺,按太子殿下发落的轻重缓急整齐了,一叠叠落好。萧庭生轻轻拍了两下掌,便有勤政殿那里前来候着的宫人鱼贯入内,抱起奏章准备送回勤政殿,...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二)

*纵然标题这样打,应该是无差或互攻。

*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E。

*最近三次元实在是忙到只剩下时间的碎渣,拚凑了这麽久也就这麽些。请见谅。


对战百里奇那日,列战英没跟着进宫,他留在靖王府内,替庭生打理出一间屋子。


靖王府後头的府兵营房住得满满,王府楼阁中却人丁寥落,既无妃妾丶也无客卿,虽已让出大片空间给演武场,所馀房舍仍空着一大部分。


平素谁也不大注意那些空房,列战英一间间看过,倒是都维持得乾净,只是整肃得纤尘不染的房内,一径简朴,摆设俱无,看来空寂寥落,像是这府邸里人长久以来的心境。


列战英巡了一圈,选定了靖王殿下所居主屋後一进的东厢房,套间庭前修竹几竿...

【列战英x萧庭生】长路(一)

*虽然CP这样写,但我觉得应该是无差或互攻?总之我也不知道,写下去就知。

*慢慢更,不会太长,只知道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E。

*会有靖苏,蔺流。

*對了,有姑娘提醒,我說一下,戰英的出身跟年紀有私設,跟原劇不一樣喔!其他盡量結合原著。


十七岁那年,列战英第一次见到庭生。


那时,距他被托孤在靖王府当府兵,已经五年多了。五年,对於一个成人而言不算太长,但是对一个少年来说,已经足够把靖王府当成第二个家,将靖王奉为新的主君。


辗转迁徙戍边数年,换防回京面圣的空档,靖王让他换作侍从的常服,悄悄捎带他进了掖幽庭。


掖幽庭的人,即便是幼童,也必须为奴劳动,列战英见到庭生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