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下)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加油。


半空中的仙乐已渐渐隐没,地上的数人却迟迟未散。

「总算未误了时辰,算是功德圆满了。」虽说的似好事一桩,月老的神色却也算不上是喜悦。

就更别提旁边两个别有怀抱的伤心人了。

「宁公子,还要谢谢你为蕙芳挺身而出。」马二收回心思,转头来谢立在一旁的宁采臣。

小书生闹了这齣,自然引起了马二的注意,石太璞也就抹了他眼睛,让他能见着小...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中)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全贴完感觉比(上)长太多了,还是分个中下吧。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妳点的文,希望你诸事顺利!


石太璞掠进小院,霍地掀开门扉,里头二人一惊,方才所见的仙子蕙芳立马挡在另一人身前,那人看上去比蕙芳大不了几岁,生得老实粗壮的庄稼人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他该拦在蕙芳前头。

宁采臣看得清楚,方才他们闯入之时,蕙芳正扯着一截红线,正努力要往那人腕上系,此时那截红线被握在蕙芳手里,半截落在...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三)

其实若真说起来,曲和也不会避讳承认,他的确想得多,他从小就是个想得多的孩子。

对一个小城里工薪家庭出身的孩子而言,古典音乐都是电台里的曲子,从遥远省城的繁华中传过来,听得见,抓不著,而这样一个孩子想走古典音乐这条路,天分只是最低的一阶门槛,学习古典音乐所需的大量金钱、陪伴者的时间余裕、身边能够动员的人脉,每一样都能封杀他的前程。

从曲和第一天认识大提琴,他就必须要努力地想:怎么样可以让他一直拉琴下去。

九岁开始正式学琴,上课、换琴、弓弦的花销从来不停歇地压在曲和母子身上。曲和的妈妈兼著两分工,日夜连轴转,曲和有天分,又勤奋,进步很快,上中学就能背着他的琴勇闯婚丧喜庆,甚至商业场子,虽然一...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

*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对不起呀,我知道这文已经隔了很久很久很久了,大概没人记得前面写得是什麼,如果有兴趣,还请找tag璞臣鬼梦来看>.<


肆、红线(上)(註)

夏末秋初的夜晚,白日再如何燥热,也早已褪了霸道,傍晚一阵急雷,少顷云散雨收,夜裡平添几许通透的清凉。

长长巷底,连绵白墙边上站了一棵大榕树,粗壮的树干长过了墙头,伸展开庭庭华盖。这白色高墙阻隔了视线,可谁要是爬上了树,很容易就能够看到墙内富贵人家的动静。...

【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二)

*补人设啊补人设~这么冷的cp让我写多一点补一下人设~


袁浩觉得,有些问题,过了时候,就没有必要再问了。

比方说为什麽曲和其实不必参加开学典礼,还是陪他走到礼堂去。

比方说那天袁浩提出想看曲和练习,曲和为什麽犹豫。

因为答案还挺明显的。

曲和就是一个很好的人,这样的曲和当然会仗义援手,在他迷路的时候陪他走去大礼堂;同理可证,曲和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日常练琴,基本跟开学那天他所听到的不是一件事,走一步停三步,不断重复练习破碎的片段,这样的练习时间琐碎无聊丶令人昏昏欲睡,是他也不会想让另一个人遭罪。

「他那只是想松松脚,消解紧张,不是因为照顾你。而且他之所以不想你去看他练习,是因...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一)

*私设曲和袁浩在同一个城市喔

*脑洞随便开,我也管不了。


「喂,你知道天鹅是一种一生一世丶很忠贞的鸟类吗?」

吧台内的男人又擦完了一个柯林杯,然後才抬起头来看他面前的醉鬼。醉鬼整张脸侧贴在吧台桌面上,两只手臂像僵尸一样前伸瘫着,半只手掌吊吧台里头。看上去也是砸下血本的黑西装沾上了桌面来不及抹去的酒水渍,白色衬衫袖口染得白黄白黄。

「喂,你听到我说话没!」半天没听到回应,桌上瘫的醉鬼用下巴撑起脸,试着张眼瞪男人。

只可惜他已经装疯卖傻了一天丶又喝得烂醉,明亮好听的声音这时候已经瘖哑,平日清澈带笑的桃花眼底反射不了星光,一片污浊,气势甚麽的非常欠缺。

男人叹了一口气:「我以...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平浩】绿野仙踪(下)(完)

*前文走(上)(中),单次打个各cp的tag。

*再说一次,所有的恶趣味都是因为深沉的爱呀~~~

*尾巴有点不用外链的肉渣,请注意。


所以你和奥兹巫师是怎麽回事呀?


胡小媳妇看着那张跟自家糙汉子一模一样的脸,表情又是憋曲又是委屈,还是忍不住平常一定会柔声抚慰的习惯。


西方巫师现在完全没有大BOSS的气魄,皱着一张脸欲言又止。


胡小媳妇实在不忍心他这样折腾那张自己想得睡不了好觉的帅脸,伸手把他的脸拉回原状,柔声说:你不要担心,这里说的话我都会为你保密的,我虽然不像你是一个专业的谘商医生,但是如何保持夫夫感情和谐我还是有点心得的。


赵启平看着胡小媳妇一脸温柔甜美...

【方台】永远的微笑(二)

谢谢 @徽 ,这麽破碎而我难以掌握的文章主题,居然为此写了前传《再会北平》(是诚台,而且没有三角,请放心阅读),细节考究,文字很有民国白话文简纯婉然的气质,文稿看得我多次大哭不止。请务必点击文tag前往阅读(读完不想读我的都没关系,读她的,拜托)

为了这个也就跟着徽儿大改设定,大改剧情,原本发的二和三就直接废了,一切重来。

出门开会在外,欢迎留言和我聊天,回到家再回。


这一日午後,北平行营没甚麽事情,明台留在家中,在後院的石桌旁看书。


小花园里空寂无声,只有日影缓缓西斜。


书读到剩下几页,前面门铃声响起。


屋子里没别人能去应门,又想不...

《不准動!手舉起來!》完售啦!

好意外!好感謝!書孩子都跟人走啦!感謝買書的姑娘們!(會不會太多驚嘆號)
應該要多印一點的(抓頭)但是沒關係!溫柔執行力又強大的問花姑娘應該會來加印的~如果想知道後續訊息,歡迎留言或私信留聯絡方式給我們(留在這或留在攤位上都可唷),而且還是歡迎到S33攤上找太太們玩~~~~~~

until then,希望大家生活幸福愉快,一路凱歌!
再次表示感謝~~~遠在美國也覺得好興奮啊!

《不准動!手舉起來!》CWT43小料印量調查(灣家)

同人的世界是兔子洞啊!今年初開始上lofter上找文的時候,我不會想到我居然現在在寫文、還居然要來出小料了!


所以在CWT43會把〈不准動!手舉起來!〉和君問 接的手銬play合併成一本小料場販,以下是詳細資訊和印調的網址,灣家的姑娘請多多支持!


小料名:《不准動!手舉起來!》印調請走此

作者:直直、問花落處(順便互相校稿)
排版:問花落處
配對:〈他來了,請閉眼〉李熏然(演員王凱)X〈大好時光〉袁浩(演員胡歌)
分級:R-18
頁數:A5 24頁(約七千字)
價格:80元新台幣
收錄:
直直-不准動!手舉起來!
  全文在此:http://goo.gl/ZNW7A9
問花落處-手銬
  ...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平浩】绿野仙踪(中)

*压线交作业。我也是不懂为啥又是六千字过去了我还是没写完....

*这篇好像没那么欢脱啦......果然我放飞也是有极限的。


城堡里很安静,胡小媳妇和他糙汉子分身一行人拾阶上楼。空荡荡的大厅里面悄无人声,台阶上的两个王座像是在等待着谁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糟糕,奥兹巫师不在家怎麽办呢?现在是不是应该四处移动一下坐坐宝座翻翻柜子看看能不能触发甚麽事件呢?胡小媳妇歪着头四处转悠。


王座後面,甚麽也没有丶往别地方的房间门嘛,打不开丶剩站在墙角的柜子了,里面总该有点宝物掉落甚麽的吧?


结果拉开抽屉是一叠书。


书能干甚麽用啊?是能增加智力值呢?还是魔力值...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绿野仙踪(上)

所有的恶趣味都是因为深沉的爱,信我!


从前从前,有一个地方叫做堪萨斯,那里天空像水洗过一样的蓝,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金黄色的麦子沉甸甸的成天低头打盹,可当一阵风嬉闹地旅行过去,它们就抬起头来和搭便车的蜜蜂和鸟儿们说笑。


一望望不到尽头的麦田边有一栋白屋子,伴着一间红谷仓和一棵大树,谷仓顶上站着一只风向标小猪,成日悠闲地摇着屁股,想把落在背上的鸟儿拱下来。


白色小屋的主人,大家都叫他王糙汉子,虽然名字听来像是大平原上的风砂,但其实他长得帅气高挑很迷人。王糙汉子每天穿一件松垮垮的蓝色吊带牛仔裤丶白色汗衫丶黑色橡胶工作靴,嘴里叼着一根草,哼着小曲攀上他的拖拉机,隆隆隆地开进...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下)

「咄!」

符咒离「刘怀生」眉心只差那麽纤毫之距时,一枚小火云迅猛无匹的俯冲而下,将那符咒一点而燃,转瞬烧成灰烬。

那僧人还来不及喊一声「谁」,一条如龙的麻绳倏忽而至,彷佛有生命般缠上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一条人影自屋顶上落下,刘员外揉了揉眼睛,认清了来人。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破法师挟怨报复,设计了这一出假鬼假怪的骗局来吓人!」刘员外满脸怒气地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咄咄逼人...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中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中下)

石太璞和宁采臣随乳娘进了刘怀生房里,就见坐在榻上的书生虽然身子清癯,神色倒的确已经回复清楚,一副文雅的书生样子,和他一双父母虽然五官有些神似,气质上几乎完全不同。

刘怀生在乳娘搀扶下向石太璞行了个礼,谢他相救,然後乳娘便退了出去,房里只留下石太璞与刘怀生,还有刘怀生看不见的宁采臣。

石太璞方在榻旁坐下,刘怀生便焦急地问道:「石道长可知思雅现在何方?」

石太璞愣了一愣,宁采臣已经先会意过来,在他...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中)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中)

石太璞见这孤娘居然自承不讳却毫无愧色,不禁大怒,正要放出缚魂索将她拘了,却被宁采臣硬是扯住了手。

未解其意,宁采臣却已径自开口向那孤娘询问:「此人现在何处?」

那孤娘言简意赅:「二位公子且随小妹来。」语毕转身便走,竟对石太璞的怒意不以为意。

石太璞一肚子馀怒未消,没好气地瞪了小书生一眼,心道:这是做什?

小书生凑到捉鬼师的耳边悄声道:石恩公不觉蹊跷吗?若她真是存心为恶,又何必要我们去救人?且先...

【凯歌】将明(完)

标题很文艺,其实只是一通黎明前的电话,一只撒娇的kk。大狮子也会有脆弱的时候的。

我听这个首歌写的,你也配着听吧AndyGrammer- Remind You


「怎麽了?」

「睡到一半醒了。」

「还好吗?」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

「很快就能见面了。」

「嗯……还不睡吗?」

「再一会儿吧,在读书。」

「我想也是。」

「再回去睡一会儿吧,离你那边天亮还早呢。」

「是啊……垃圾车已经在楼下跑了。」

「房间隔音不好吗?」

「还行,是房里太安静了。」

「安静点好。」


「……我多久没见到你了?」

「两三星期吧。」

「觉得比这个久很多。你是不是记错了?」

「...

【方台】永远的微笑(一)

*白月光小方和历经沧桑的明家一朵花。只想让他们在乱世中终于得到幸福。如果时代的巨轮一定要碾压过大地,至少一定要有人幸福。

*可以点这听永远的微笑这首歌


方家一家搬进东交民巷的大宅的那年,方孟韦二十一岁。

庭院里松杉耸立,将欧式大宅隔绝於老使馆区的市井烦嚣之外,宅前的小花园中种着一丛一丛的月季,橙黄丶绿白,正开得热火朝天。

只到数天,方家带来的家当都还没有安置完毕,派方孟韦为北平三青团书记长的命令已经送来,宣达文书要求他即刻向团本部报到。

方孟韦觉着这样也很好,大哥不在,木兰已经直接搬入女子高等学校的宿舍,只有周末才会回家,父亲还不知道将要如何安置程女士,他藉故说忙,晚上睡在团...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新郎(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文末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参丶新郎(上)(注一)

石太璞在温暖的日光沐浴下,缓缓醒转过来。

神智逐渐清明起来之际,昨夜的一切似潮水一般回涌。

负伤在先,召唤太乙天尊的法咒又太过耗损,他念完咒之後便觉得自己全身脱力,眼睛阖上之前,只剩下鬼书生惊慌担忧的表情。

而後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有股霸道力量,要将缓缓他扯走。

但他又不断闻听宁采臣的声音在唤他。

石恩公,撑住丶石恩公,撑住。

翻来覆去就是这两句,反反覆覆,连绵不绝。

若...

【活动】百日凯歌拉郎配 第九周拉郎cp:石太璞♥♥♥宁采臣

為了這個要來開新文~~ 聊齋志異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想來改寫一些,不過可能就慢慢更新!主要還是會先更非天的。


百日凯歌拉郎配:

这次活动第九周胜出的CP是璞臣,这对CP很受大家的喜爱,第二次登顶榜首,所以这周请各位可爱的小天使以“璞臣”为主题CP,内容不限,形式不限,欢迎参与,这对捉妖师和呆书生的搭配,难道没有兴趣再来玩耍一次吗?顺便某些太太也可以把璞臣坑给完结掉,也不介意继续有绳子play这类的画作继续诞生。总而言之,这周大家多多产粮呀( ⊙ o ⊙ )!

  


第一次璞...

【然浩】不准动! 手举起来!

此文为 百日凯歌拉郎配 本周的活动文喔!

本周CP:李熏然(他来了请闭眼)x袁浩(大好时光)

这群有毒,入了会脑洞大开!群号:327814114。  


甚么简瑶那谁?甚么茅小春那谁?都没听过。

OOC应該有。


───────────


李熏然收队回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了。

他没开灯,轻手轻脚摸到床边觑了觑,见没反应,小心翼翼地解下肩背上的枪套,溜进淋浴间洗漱去。

就着月光滑进被窝里,被窝里睡得呼噜呼噜的人儿感觉到环上腰际的手臂,半梦半醒地转过身来回抱住他。

「吵醒你啦。 」李熏然轻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