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老王暢經的新廣告其中一幕,這張明信片還能想到是任何一個別人寫的嗎。❤️

是說暢經總讓我有種姨媽的好朋友的感覺。這麼說起來我群內的小夥伴提到老王就姨媽順暢,老王也算是婦女之友了吧。

—補充說明一下我一開始就讀錯字,然後等我意識到錯誤的時候已經無法挽回的成為既定印象了,直到現在仍然改不過來一講就是暢經哈哈哈哈(好了吧你文盲就不用那麼驕傲了

感謝@等小Yoga回家唱歌 發現這個驚天細節還提供高清截圖~~~

【凯歌】葡萄藤下(一)

*接近年末,大家都在回顾啊,我这边其实也没甚么好回顾的,一句话说就是凯歌写得很少,或者说不是写得很少,就是觉得想写完了再放出来,但就像这篇文一样,一直积著没写完,也就没发。不过想想,还是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开始把它放出来,就是想说,我没忘记对凯歌的爱,也没忘记曾经鼓励我的姑娘。如果姑娘想往下看就催催我,有蜜糖和鞭子我估计就会努力一点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一路凯歌(啊好老套的祝福XD)

*日记体,第三人视角,中老年的凯歌。前面有点酸苦,但我保证这文跟葡萄酒是一样的。

*日期读法是日/月/年


「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时间里遇见」 ◎余秀华

 

半辈子过去了,你回覆了一句:我在呢...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下)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加油。


半空中的仙乐已渐渐隐没,地上的数人却迟迟未散。

「总算未误了时辰,算是功德圆满了。」虽说的似好事一桩,月老的神色却也算不上是喜悦。

就更别提旁边两个别有怀抱的伤心人了。

「宁公子,还要谢谢你为蕙芳挺身而出。」马二收回心思,转头来谢立在一旁的宁采臣。

小书生闹了这齣,自然引起了马二的注意,石太璞也就抹了他眼睛,让他能见着小...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中)

*前文请走tag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全贴完感觉比(上)长太多了,还是分个中下吧。 @等小Yoga回家唱歌 妳点的文,希望你诸事顺利!


石太璞掠进小院,霍地掀开门扉,里头二人一惊,方才所见的仙子蕙芳立马挡在另一人身前,那人看上去比蕙芳大不了几岁,生得老实粗壮的庄稼人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他该拦在蕙芳前头。

宁采臣看得清楚,方才他们闯入之时,蕙芳正扯着一截红线,正努力要往那人腕上系,此时那截红线被握在蕙芳手里,半截落在...

【凯歌】远距离练习曲

靖苏only出的稿子,可以放出来了耶。最近沉迷阴阳师不可自拔(也太lag了),什么文都动不了,先让我家鸟姐上六星吧!(好想求双龙,来自非洲大陆的绝望呐喊)

想着要尊重他们的私人空间,就没细查到底他俩在哪里,做什么,一律自己填,於是和现实不合的,将就一下吧。

虽然安静,人还在,爱还在。


胡歌出国的第七天,王凯作了一个梦。

梦里头他给胡歌陪读去了,威廉斯堡的小公寓虽然不是临水第一排,但是楼层高,采光好,还能远眺东河和对岸的曼哈顿下城。秋天的第一个早晨暑气消散,王凯推开窗子,给窗台上的盆栽浇水,凉风掀飞了桌上的参考资料,教科书页刷刷地搧动着。

这是一个明亮的秋日,培根在不沾锅里...

【凯歌】关于猕猴桃的两个片段

*七月靖苏ONLY的合本文章中写废了的两个片段,其实我自己有点喜欢,但是摆进文章里面怎么样都不顺,只好删了他,放出来混个更。


王凯做了一个梦。


梦里青青校树,灼灼庭花,阳光从窗櫺间照进教室,洒在胡歌的侧脸上,眼睫之间仿佛都沾上金粉。胡歌百无聊赖地皱起那张好看的、少年俊秀的脸,把笔夹在嘟起的唇和微勾著的鼻子中间,然后背转身来对他挑衅的一笑,好像已经做过无数次那样,有什么新花样新把戏,一定要向他现宝一番的小表情。


王凯一贯不甘示弱,正在指间滴溜溜转著的笔拿起来,人中夹得稳稳当当,再加码一个斗鸡眼。


老师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喝了一声:胡歌王凯!好好念课本!...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Yesterday once more

蒸煮自己寫同人就是要同人寫手都不要活乖乖跪著拿碗等續集的意思。
人這麼nice很怕離開了螢光幕前cp粉空虛寂寞覺得冷沒柴燒沒糧吃的意思。
出國了放飛了SF這麼gay friendly把你寵上天了最近是不是去卡斯楚玩得太開了的意思。

vogue做了什麼你要這樣對他!叫那另一個還在中國的老公出來面對!趁著空檔我先去淘寶下單。

和歌原:

来膜拜一下我圈镇圈神文,原作by 胡歌巨巨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


Yesterday  once   more



2月中旬   我完成...

【凯歌】想念

*本来想说情人节啊~~来写个甜的贺文吧~~写tm三行之后就知道远不及甜的标准,还是就当个普通文章发吧,请一路原谅我原谅过情人节。

*就是设想了一下某人出国念书之后的情景....


想念是甚么?


也许是光亮到尽头的阴影,晨光洒下来,顺着光裸的肌肤滑下背脊,爬上臀,然后收束在两屯小丘之间的一道阴影。

不管是哪一间房间,他总是把暖气开得很暖,他可以不需要裹著厚棉被,纠缠之后汗湿的身体再去纠缠洁白的被单。早晨来到,他轻轻地用吻一寸一寸地褪下稀少的障蔽,直到吻落在脊椎最后一寸时,他咯咯地笑起来。

他笑得那样欢快,他愿意细细舔舐,自己吞下那道阴影。


也许是一双鞋,他喜欢研...

啊啊啊啊忘記轉了!(原諒肝論文肝得快沒有肝的我⋯⋯)CWT還有上次和我濔一起出的狼狐靖蘇合本喔!
前兩天自己拿出來看了一下(我擺在桌上強制我太太要看,但是顯然美劇比較誘人(╯°□°)╯︵ ┻━┻)自己覺得哎唷怎麼好像還挺好看的(要不要臉啊)
餘本好像也是不多了,請把握機會喔!

另外也有很多凱歌的小東西,濔火力全開啊!🔥這熾熱的愛!

一口濔米蘇:

昨天忘記順便發總宣啦><雖然參加了刀劍連攤但是出了滿滿靖蘇凱歌相關的我(...)被春晚的糖炸得衝了新刊特典又衝了來攤消費禮 (ㅅ´ ˘ `)❤

場次結束後會再擇日放出凱歌新...

醒來錯過全世界的我

沒關係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到辦公室先忙一陣再好好坐下來刷視頻吧,
我很冷靜,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跟個少女一樣激動不是個樣子是吧。
昨晚睡前我是這麼想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才刷了群裡的聊天記錄跟lof我覺得我已經可以安息了啊啊啊啊啊(等等你還沒看視頻啊朋友)!!!
凱凱歌歌你們對我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們倆真tm會忍啊那麼早就知道了你們就是想疾風知勁草是吧我勁不勁跪地姿勢標準嗎啊啊啊!!!
我已經多少年沒有興趣張羅過年了啊啊啊啊!你們直接送我一個年啊啊啊啊還有這麼多糧食啊啊啊啊你們啊啊啊啊!!!

先讓我爆炸一下趕去上班被糧塞炸之後再說!

我的cp世界最甜啊啊啊啊啊!!

本來我什麼都不想說了

就讓我安靜躺在坑裡被糖砸死沒問題,
作為一個時差黨能做的也就是這樣了(反正重要的事都發生在我睡覺的時候,而且除夕老娘還要上班根本也不能熬夜看春晚恨恨恨恨恨),
這幾天早上起來被蒸煮塞糖,只想躺在被子裡打滾讚嘆世界美麗,完全不想面對被Trump折磨的現實,
但還是讓我在春晚之前留一點紀念吧嗚嗚嗚。

我們從未離開,就如你們也從未散伙,
我們一直沉潛守候,就如你們也給彼此讓出閃耀的空間,
其實我常常覺得日子就是日子,只要簡單相信,有糖沒糖,有沒有機會萌,就個別守著你們倆,我都能一天天的過下去(大概土象星座就是這樣)。

可是一旦相見,便如一切分離未曾發生,
你還是那樣笑,那樣讓著照顧著,專注地看著你,
你也還是那樣,一...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三)

其实若真说起来,曲和也不会避讳承认,他的确想得多,他从小就是个想得多的孩子。

对一个小城里工薪家庭出身的孩子而言,古典音乐都是电台里的曲子,从遥远省城的繁华中传过来,听得见,抓不著,而这样一个孩子想走古典音乐这条路,天分只是最低的一阶门槛,学习古典音乐所需的大量金钱、陪伴者的时间余裕、身边能够动员的人脉,每一样都能封杀他的前程。

从曲和第一天认识大提琴,他就必须要努力地想:怎么样可以让他一直拉琴下去。

九岁开始正式学琴,上课、换琴、弓弦的花销从来不停歇地压在曲和母子身上。曲和的妈妈兼著两分工,日夜连轴转,曲和有天分,又勤奋,进步很快,上中学就能背着他的琴勇闯婚丧喜庆,甚至商业场子,虽然一...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肆、红线 (上)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寧采臣

*璞璞设定部分从聊斋誌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主习捉鬼术,原著中未提有师兄弟喔;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对不起呀,我知道这文已经隔了很久很久很久了,大概没人记得前面写得是什麼,如果有兴趣,还请找tag璞臣鬼梦来看>.<


肆、红线(上)(註)

夏末秋初的夜晚,白日再如何燥热,也早已褪了霸道,傍晚一阵急雷,少顷云散雨收,夜裡平添几许通透的清凉。

长长巷底,连绵白墙边上站了一棵大榕树,粗壮的树干长过了墙头,伸展开庭庭华盖。这白色高墙阻隔了视线,可谁要是爬上了树,很容易就能够看到墙内富贵人家的动静。...

【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二)

*补人设啊补人设~这么冷的cp让我写多一点补一下人设~


袁浩觉得,有些问题,过了时候,就没有必要再问了。

比方说为什麽曲和其实不必参加开学典礼,还是陪他走到礼堂去。

比方说那天袁浩提出想看曲和练习,曲和为什麽犹豫。

因为答案还挺明显的。

曲和就是一个很好的人,这样的曲和当然会仗义援手,在他迷路的时候陪他走去大礼堂;同理可证,曲和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日常练琴,基本跟开学那天他所听到的不是一件事,走一步停三步,不断重复练习破碎的片段,这样的练习时间琐碎无聊丶令人昏昏欲睡,是他也不会想让另一个人遭罪。

「他那只是想松松脚,消解紧张,不是因为照顾你。而且他之所以不想你去看他练习,是因...

【凯歌拉郎/曲浩】天鹅(一)

*私设曲和袁浩在同一个城市喔

*脑洞随便开,我也管不了。


「喂,你知道天鹅是一种一生一世丶很忠贞的鸟类吗?」

吧台内的男人又擦完了一个柯林杯,然後才抬起头来看他面前的醉鬼。醉鬼整张脸侧贴在吧台桌面上,两只手臂像僵尸一样前伸瘫着,半只手掌吊吧台里头。看上去也是砸下血本的黑西装沾上了桌面来不及抹去的酒水渍,白色衬衫袖口染得白黄白黄。

「喂,你听到我说话没!」半天没听到回应,桌上瘫的醉鬼用下巴撑起脸,试着张眼瞪男人。

只可惜他已经装疯卖傻了一天丶又喝得烂醉,明亮好听的声音这时候已经瘖哑,平日清澈带笑的桃花眼底反射不了星光,一片污浊,气势甚麽的非常欠缺。

男人叹了一口气:「我以...

【凯歌】秘密(R18)

*R18預警!!圈地自萌不要去吵真人好不好~~

*雖是聖誕禮物,但先放出來,如果有甚麼車禍啊、被警察盤查啊,還可以有時間修補,不然明後天我就當伴娘去啦。

*原文是發在CWT44的無料,這裡修改過了。

*這就是輛因為各種原因開得很不凱歌的車,謝謝 @暮星 的修改意見,但是這車有結構性的缺陷,我也只能改到一個地步了(汗)

*預祝大家聖誕快樂!


胡歌有一个秘密。

他爱王凯。


其实说不准这算不算一个秘密,毕竟所有他亲近的人都知道。他为王凯疯狂,执念难以隐藏。


但是他必须对这个世界说谎,假装故人相忘,他的大猫毛皮油亮、鬚尾飞扬,引得...

上劇場的愛夸還有轉角遇到歌

今天是非常歌歌(以及我私心塞了凱歌的一天):D


一早先去上劇場看看還有沒有愛夸,上劇場下午才開放,湊近前問整理的服務人員還有沒有特別的瓶裝水,結果小弟一臉冷靜的搖頭,不大想跟我講話的感覺,我內心微微的崩潰想說不是吧,又差一點就錯過了?一直這樣失之交臂擦身而過上天到底想對我的追星之路說些什麼?


不死心跑去問售票處的小姐,小姐也是很冷靜的說:「有啊,你是要哪個劇的?」

我:「如夢之夢。」

小姐:「不確定還有沒有喔。」

已經到了這裡了妳以為我會放棄騷擾妳嗎小姐XD於是就哀兵讓小姐去找。

小姐帶我到像是紀念品販售處的地方然後打開後方的櫃子,大概還有兩箱已經打開的愛夸在那,箱子上面有...

哪三件事让你最觉得凱凱真的rio愛歌歌?

讓我立馬來回一下 @暮星 的提問啊~~~

剛剛被問到的時候一秒愣,腦子有點空白,然後恍然覺得,唉唷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已經太習以為常了,突然被提起來,還真是一秒傻了XD。


那麼就說最先想到的三個吧!

首先當然是鎮圈摟摟抱抱照XD


這張圖也是我的掉圈圖啊,我發誓當初我只是很純潔的想搜一搜王凱的相關訪談,沒想到就看到這張,然後我的內心就炸了。

說真的,時至今日看了那麼多集我戰,大家也知道我凱是很愛抱人的,覺得很好笑也會盒盒盒地狂抱身邊的人、覺得老臉掛不住也會盒盒盒然後抱住別人轉移注意,總之各種喜歡抱人,當然跟閨蜜們也是愛妳愛我合照勾肩搭背抱不停,每抱一次上一次...

【凯歌】相见不恨晚(中)

*一样是和 @暮星ϵ( 'Θ' )϶ 的联文,歌歌的部分是他,凯凯的部分是我~

*前文请走这里:相见不恨晚(上)

*本来应该上下就完了,但是两人忍不住都放开来写了...这段真的很长,而且不大快乐,请做好心里准备。


  这是凯歌相遇前的故事,相见不恨晚,相爱不恨迟,遇上你的时间,就是最好的时间 。


  才是春夏之交,北京就拉起一波小热浪,人们不堪提早到临的暑热,都往室内躲。熙来攘往的速食店里人客吵嚷,莘莘学子窝在一团复习功课,年轻男女黏腻的约会,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角落一个穿着黑色运动外套,棒球帽压低,大墨镜遮...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平浩】绿野仙踪(下)(完)

*前文走(上)(中),单次打个各cp的tag。

*再说一次,所有的恶趣味都是因为深沉的爱呀~~~

*尾巴有点不用外链的肉渣,请注意。


所以你和奥兹巫师是怎麽回事呀?


胡小媳妇看着那张跟自家糙汉子一模一样的脸,表情又是憋曲又是委屈,还是忍不住平常一定会柔声抚慰的习惯。


西方巫师现在完全没有大BOSS的气魄,皱着一张脸欲言又止。


胡小媳妇实在不忍心他这样折腾那张自己想得睡不了好觉的帅脸,伸手把他的脸拉回原状,柔声说:你不要担心,这里说的话我都会为你保密的,我虽然不像你是一个专业的谘商医生,但是如何保持夫夫感情和谐我还是有点心得的。


赵启平看着胡小媳妇一脸温柔甜美...

《不准動!手舉起來!》二刷灣家預購通販

問花花超級人好的!真的開通販了妳看看這姑娘是不是仙女!沒辦法來會場的、上次去太晚沒買到的,不可以再哭哭地錯過了喔!

君問:

哈囉大家晚安~!


首販於CWT43的然浩本現場完售非常感謝大家支持!
印調統計時抓少了印量讓有些小夥伴沒有買到不好意思,於是這就來開二刷預購通販表單了!


看清楚啦!是預購!預購!


填了是要交出錢包的!請決定了再下單~



姑娘們填單付款後才算是預購成功,然後我會依據預購的數量去印,數量絕對印得剛剛好~所以上次錯過了這次請不要再錯過啦!



詳細的預購流程請走這邊。



如果有任何問...

【方台】永远的微笑(二)

谢谢 @徽 ,这麽破碎而我难以掌握的文章主题,居然为此写了前传《再会北平》(是诚台,而且没有三角,请放心阅读),细节考究,文字很有民国白话文简纯婉然的气质,文稿看得我多次大哭不止。请务必点击文tag前往阅读(读完不想读我的都没关系,读她的,拜托)

为了这个也就跟着徽儿大改设定,大改剧情,原本发的二和三就直接废了,一切重来。

出门开会在外,欢迎留言和我聊天,回到家再回。


这一日午後,北平行营没甚麽事情,明台留在家中,在後院的石桌旁看书。


小花园里空寂无声,只有日影缓缓西斜。


书读到剩下几页,前面门铃声响起。


屋子里没别人能去应门,又想不...

《不准動!手舉起來!》完售啦!

好意外!好感謝!書孩子都跟人走啦!感謝買書的姑娘們!(會不會太多驚嘆號)
應該要多印一點的(抓頭)但是沒關係!溫柔執行力又強大的問花姑娘應該會來加印的~如果想知道後續訊息,歡迎留言或私信留聯絡方式給我們(留在這或留在攤位上都可唷),而且還是歡迎到S33攤上找太太們玩~~~~~~

until then,希望大家生活幸福愉快,一路凱歌!
再次表示感謝~~~遠在美國也覺得好興奮啊!

是啻異太太做的攤宣圖(手機無法愛特人,沒關係)~
再說一次,有填印調的請來領書,沒填想要現場把玩書孩子的歡迎來玩!
本攤除了明明畫圖汙但不知道為什麼打出來的居然是純情牌的小異太太的小阿蘇以外,本本R18,乾脆接近就先亮身分證好了XD

紫釵:


【台灣CWT43攤宣】攤位於B1樓層  號碼S33


攤位新刊宣傳:

※詳情請見圖片,攤位多數為NC-17刊物,請購買時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瑯琊榜】(蕭景琰x梅長蘇)

刊物:

雁雙飛 紫釵

梅花落 莉亞


【瑯琊榜】小阿蘇壓克力吊飾   ...

書孩子印出來啦!

有填印調的,請記得到攤位找可愛的問花姑娘領書,

想要現場來看看書孩子的,我們還多印了少量本子可以現場購買,記得到 CWT43的S33 天風清 攤位玩喔。攤子上還有 @紫釵 、 @莉亞 太太的新本子,全攤除了 @啻異✦ 的小阿蘇掛飾以外,本本R18,高能請注意啊XD。(這兩天應該會有攤宣,之後再來轉嘿!)

總之,買書的姑娘都會比我先見到書孩子們(跪地大哭),希望大家喜歡!


君問:

大家半夜好!(?)

我跟阿直 @乾脆直說我是誰 這次灣家CWT43出的然...

【凯歌】相见不恨晚(上)

* 这是和 @暮星ϵ( 'Θ' )϶  的聯文,歌歌段落來自暮星,凱凱部分來自我。


  这是凯歌相遇前的故事,相见不恨晚,相爱不恨迟,遇上你的时间,就是最好的时间 。


  胡歌从校刊编辑室出来,短短的楼梯,迴旋而下,他一路和人打招呼,一声声、一串串,青葱岁月的音符──


胡歌。

胡歌!

哎胡歌去哪?

是胡歌……。

这是那个胡歌吧?

胡歌~~~

谁是胡歌……?

什麽你不知道就是我们学校那个胡歌啊。

胡歌胡歌!週五下课后去打球吧?


  正是学生三三两两离校的时候,男男女女,额间佈...

《不准動!手舉起來!》CWT43小料印量調查(灣家)

同人的世界是兔子洞啊!今年初開始上lofter上找文的時候,我不會想到我居然現在在寫文、還居然要來出小料了!


所以在CWT43會把〈不准動!手舉起來!〉和君問 接的手銬play合併成一本小料場販,以下是詳細資訊和印調的網址,灣家的姑娘請多多支持!


小料名:《不准動!手舉起來!》印調請走此

作者:直直、問花落處(順便互相校稿)
排版:問花落處
配對:〈他來了,請閉眼〉李熏然(演員王凱)X〈大好時光〉袁浩(演員胡歌)
分級:R-18
頁數:A5 24頁(約七千字)
價格:80元新台幣
收錄:
直直-不准動!手舉起來!
  全文在此:http://goo.gl/ZNW7A9
問花落處-手銬
  ...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平浩】绿野仙踪(中)

*压线交作业。我也是不懂为啥又是六千字过去了我还是没写完....

*这篇好像没那么欢脱啦......果然我放飞也是有极限的。


城堡里很安静,胡小媳妇和他糙汉子分身一行人拾阶上楼。空荡荡的大厅里面悄无人声,台阶上的两个王座像是在等待着谁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糟糕,奥兹巫师不在家怎麽办呢?现在是不是应该四处移动一下坐坐宝座翻翻柜子看看能不能触发甚麽事件呢?胡小媳妇歪着头四处转悠。


王座後面,甚麽也没有丶往别地方的房间门嘛,打不开丶剩站在墙角的柜子了,里面总该有点宝物掉落甚麽的吧?


结果拉开抽屉是一叠书。


书能干甚麽用啊?是能增加智力值呢?还是魔力值...

【凯歌拉郎/凯歌/靖苏/一度秋冬/方戴】绿野仙踪(上)

所有的恶趣味都是因为深沉的爱,信我!


从前从前,有一个地方叫做堪萨斯,那里天空像水洗过一样的蓝,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金黄色的麦子沉甸甸的成天低头打盹,可当一阵风嬉闹地旅行过去,它们就抬起头来和搭便车的蜜蜂和鸟儿们说笑。


一望望不到尽头的麦田边有一栋白屋子,伴着一间红谷仓和一棵大树,谷仓顶上站着一只风向标小猪,成日悠闲地摇着屁股,想把落在背上的鸟儿拱下来。


白色小屋的主人,大家都叫他王糙汉子,虽然名字听来像是大平原上的风砂,但其实他长得帅气高挑很迷人。王糙汉子每天穿一件松垮垮的蓝色吊带牛仔裤丶白色汗衫丶黑色橡胶工作靴,嘴里叼着一根草,哼着小曲攀上他的拖拉机,隆隆隆地开进...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参丶新郎(下)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前文请走下方tag

*先讲虽然标题是新郎,但是新郎不是我们家璞臣啦(说完读者马上走一半)


鬼梦。参丶新郎(下)

「咄!」

符咒离「刘怀生」眉心只差那麽纤毫之距时,一枚小火云迅猛无匹的俯冲而下,将那符咒一点而燃,转瞬烧成灰烬。

那僧人还来不及喊一声「谁」,一条如龙的麻绳倏忽而至,彷佛有生命般缠上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一条人影自屋顶上落下,刘员外揉了揉眼睛,认清了来人。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破法师挟怨报复,设计了这一出假鬼假怪的骗局来吓人!」刘员外满脸怒气地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