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关于猕猴桃的两个片段

*七月靖苏ONLY的合本文章中写废了的两个片段,其实我自己有点喜欢,但是摆进文章里面怎么样都不顺,只好删了他,放出来混个更。







王凯做了一个梦。


梦里青青校树,灼灼庭花,阳光从窗櫺间照进教室,洒在胡歌的侧脸上,眼睫之间仿佛都沾上金粉。胡歌百无聊赖地皱起那张好看的、少年俊秀的脸,把笔夹在嘟起的唇和微勾著的鼻子中间,然后背转身来对他挑衅的一笑,好像已经做过无数次那样,有什么新花样新把戏,一定要向他现宝一番的小表情。


王凯一贯不甘示弱,正在指间滴溜溜转著的笔拿起来,人中夹得稳稳当当,再加码一个斗鸡眼。


老师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喝了一声:胡歌王凯!好好念课本!


胡歌搔搔板寸头,对他做了个鬼脸,转回头去,乖乖跟著唸英文单字。中学生半哑不哑的嗓音当中,胡歌清亮的声音特別好辨认,他在复诵B  as Boss, F as Fish, K as Kiwi……


梦转述到这里,电话那头的胡歌已经笑倒,视讯的画面一阵天旋地转,声音忽远忽近,大概是在床上滚了几圈。


「真不知道凯哥你这是鄙视我的英文水平呢,还是鄙视你自己的,谁到了初中还在A as Apple B as Book啊!」打滚完毕,胡歌重新面对镜头笑意不减,轮廓被加州早晨的阳光打亮,好看得没有一丝阴霾。


「我肯定是被你前阵子回学校当学生的焦虑给搞阴影了。」王凯的身边只有旅馆房间的床头灯,打光效果很不佳,帅度完败,只能咕哝。


「关我啥子事了!你那串英文纯粹该怪你的王妃们吧?卖鱼的猕猴桃大佬,瞧这个混搭的帅劲,让我用小号来给你点个讚!」说起微博上上传的各路路演视频,胡歌更是乐不可支,口里哼着美国猕猴桃的广告歌,眼神专注盯着萤幕却不在看他,显然在认真扮演千千万万影迷朋友中不知名的一个。


难为一颗水果能把你逗得这么乐。


本来面对群众幽默风趣了一整天,已经有点疲倦,这会儿知道自己的新绰号还能取悅情人,王凯心情又好起来。


「那不是盖的,板寸头是型男的终极考验好吧?我这是高分过关。」说起来骄傲,自己也打开小号一路点讚。「倒是你,之前都没看过你剃板寸头的样子啊,不会是怕自己过不了关吧?」


胡歌还在乐此不疲的到处给情敌点讚转发,对这种小挑衅只是哼哼两声:「我倒是想剃,可不能不顾公众形象啊,那些糙的样子在杂志拍摄里头过过瘾还行,真来个板寸,代言厂商还不跳脚?他们想要的是精致漂亮又体面的胡歌,可不是这个样儿。」按讚完毕,胡歌话锋一转,斜挑起眉:「不过呢,谁上学的时候还没留过板寸啊,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家找著照片,保证帅不死你!」说着搓了搓顶上短毛,一脸骄傲。


王凯刷了刷排山倒海的凌厉大佬路演照,信心很足:「不怕你不比,怕你输不起。说!你那边一众姑娘撸了你头多少把了?男朋友都还没撸的头,居然给人先撸了个遍,岂有此理。」


胡歌在萤幕那端自己撸了两把草皮,一晃眼开始假模假样:「大佬来美国宣传就撸得着啊,北美的王妃冷宫寂寞,求大王关注!求大王临幸!」


王凯的心头像有猫爪在撩搔,感觉很不好。


狮子一边磨牙一边语出威胁:「你有本事放暑假不回来,回来我肯定把你……」


大概是王凯反应正中下怀,胡歌对着镜头瞇了眼笑,眉宇之间就多了一丝迷离流光。他凑到镜头前面虚蹭了蹭,语态又软又娇:「大王召幸,王妃怎敢不遵,届时务必要驾临臣妾宫中……」


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王凯果断转移焦点:「不是要早起去吃早餐?你说那个甚么店?」


「喔喔喔对对对,就是上回说的超火爆英式Brunch,这回我起早就去排队,肯定行!」前一刻还在入戏宠妃的猫儿一翻身跳起来,拎着手机就奔。手机镜头晃动中一片糊,只听得咚咚咚活跃的脚步声。


王凯在兵荒马乱中朝电话喊:「那你赶紧準备、先掛了吧,出门小心。」


「哎等等等等!」劈哩啪啦的水花声里,胡歌的大头突然挤满了镜头,王凯都要把手机放下了,这个突然的close up可把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


镜头里的胡歌脸色正经八百,就说了五个字:


「凯哥,我爱你。」


王凯噌地坐直了:「你……你干嘛了你?」


这主,平常让他说一句直白的情话比登天还难,今天这是干嘛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王凯攒紧手机,听见自己的心脏怦怦地跳。


胡歌眨眨眼:「没事儿啊。」


王凯打了一个大冷颤,胡歌的解释一点都没有安抚到他受惊的心灵,还是凑到手机萤幕前面自力救济,仔细研究胡歌的微表情:「你……真的没事?」


胡歌忽然就笑开了:「觉得挺想你的,就说了呗。快来不及了,掛了啊。」


说着应声收了线,留下撒了台本、扔了手机的王凯滚倒在床上,心里又是痒、又是甜、又是酸,简直不知道该先回味哪个才好。


一通电话跟坐过山车一样,还给不给人好好过日子了这是。


这是胡歌出国的第二十天。





傍晚的超市里头人声鼎沸,买晚餐食材的、啤酒零食、速冻晚餐的,都在货架中间逡巡著。


胡歌推著购物车在蔬果区绕,悠閒的步调和身边的行色匆匆格格不入,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存在却没引起甚么注意,偶尔有一两个华人朝他望过来,多半也都带着迷惑的神情转了回去。


胡歌在心里满意的窃笑。


他这颗板寸头配上墨镜和口字胡,混淆视听成效颇佳,前阵子几张偷拍的照片流出,还有粉丝替他强力否认,他看到的时候,简直想就地翻两跟斗。


还真亏王凯给他这个灵感。


当初计画出国的时候,他就烦恼会被打扰,果真一落地又被粉丝接机,他面上是不动声色有求必应,其实已经开始转著逃亡计画,脑子里都是在大平原上对着牛羊练习英语的画面。


想归想,他是跑不了的,安家落户耗时耗力,他浪费不起,於是还是过上了国内的老日子,学校家里两点来回,闭门用功,连餐饭都不出门吃,由朋友空投食材让他自己下厨。偏偏他这个人十指不沾阳春水,连个蛋都煎得破破烂烂,王凯再三扬言要仿效阿诚哥给他请做饭的阿姨,都被他给拒了,气得王凯在电话那头骂他:你就是这样,看起来随和其实比谁都固执,跟一个煎锅死嗑干甚么呢!


其实他不是想跟煎锅硬碰硬,就是不想生活里再掺进来一个外人了,烦。


虽然空投阿姨未成,王凯到底是用他那颗头解了这困局。


其实大佬的板寸头已经看了很久,但谁也没往別处想,直到那天两人和好完毕正发梦,王凯笑着说:你看我要真是偷偷去看你吧,就我这又撸板寸又留八字胡的,估计走上街也不会有人认出我。


叮!胡聪明头上的小灯泡应声大放光芒,脑子里的计画咻咻成型。


他一贯在公众前面平头整脸,谁会想得到他居然给自己整了个邋遢的板寸头呢,这一百八十度大转型,如果再加上融入当地的服装打扮,说不定真能够就地隐形。


即知即行,掛了电话胡聪明立马上亚马逊订电剃刀,两天后,新发型就在王凯睡前的视讯电话里第一次亮相了。


视讯画面里头王凯愣了一下,凑近脸,研究起他的新发型。


本来是一个任务取向的造型,DIY根本没考虑美观,王凯这么近距离观察,搞得他一下紧张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傻?」


王凯好像没听出他话里的迟疑不定,只顾著仔细端详,半晌以后,给出了评语:


「挺好看的,清爽!」王凯裹在被窝里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你头发软,理得这么短,撸起来肯定很舒服。」边说边搓著下巴,好像真觉得手有点痒的样子。


王凯睡前的声音低沉磁性,摩娑著心里柔软的角落,他听着,恍惚觉得自己那一头草皮真的被一双大手揉乱了,心里塌陷,有点痠胀。


人在异乡求生存的时候只会想着要克服困境,不会想着自己哪里委屈哪里牺牲,能让人丟盔卸甲的,通常都是一寸无心的温柔、一句不经意的话。


而王凯甚至都没问他为什么突然把头给撸了。


「扯淡,分明就丑得不行……还好你不在……」哽了半天,他还是只能想出这句话。


王凯打了一个呵欠,眼睛已经快闭上了,睡意浓重地驳斥他。


才不好……我想撸你的头……


手里正拣著堆成小山的猕猴桃,想到这里,胡歌又撸了撸自己的头毛。


确实是软软的,摸起来挺舒服的。


王凯不知道为什么很执著自己居然不是第一个撸他头的人这件事,当天晚上说过,隔天又提,他就笑着说,那我帮你撸呗,言下之意什么如同一人的话就不必明说了。


随口一说,事后倒真觉得自己摸摸自己的头,就像是王凯在他身边一样,记得他们当年一起拍戏,王凯总是和他一起喝酒、听他碎碎念、他对未来的梦做得很大,却又纠结到奈米层级,王凯从不否定他的烦恼、也不打击他的士气,就是揉乱他浴后濡湿的头,笑着对他说:挺好的。


就连最初听到他想出国留学的时候,王凯也是在电话那头笑着说,挺好的,趁机多看看。好像不管他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决定,他都会那样兴味盎然地看着他,然后说:挺好的。


那时候才刚确定关系也没多久吧,他有点意外,真有人能接受热恋没多久就远距离吗?


「你看看我明年上半年的工作都排成什么样了,咱们跟异地恋有区別吗?」王凯耸肩摊手。


好吧,感觉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而且你要是真在国外受了委屈哭着回来,我也能养你。」


上一句不是还挺有理有据的,怎么下一句就找打了。


他狠狠地瞪了王凯一眼,视讯那边王凯倒是笑得很满意。


身后有人喊excuse me,胡歌这才发现自己走了神,连忙推动车子往摆水果的摊子边上靠。


两个年轻的女孩推著购物车从他身边过去,叽叽喳喳用中文聊著名牌包,完全没有注意到为她们让道的,是个在中国要引起骚动的大明星。


胡歌忽然就兴奋了起来。


自从新造型的成效获得肯定,生活和心情就像滑行已久的飞机,终于缓缓爬上广阔的天空,博物馆也去看了、要排队的餐厅也去吃了,前几天居然也大著胆子夹在一票王妃当中去看了第一场的唐教授,虽然他的伪装不是百分百有效,但是一旦心放宽了、一切好像也容易许多。他迈开了万里长征的步伐,知道半个地球后头有个人支持他,知道他憧憬不在自己世界里的开阔天空,又知道雏鸟要振翅之前的怯懦,当初他说一句出国,引发的风波不小,只有王凯从头到尾立场站得最稳,跟座塔台一样,百忙之中指挥若定,电话陪他一路加速起飞,想想,他已经是够幸运的了。


顶多就一个后遗症:他这航机上天了,还念念不忘著塔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出发那天王凯在赶戏,一直找不出时间说话,他等来等去,拖到最后一个才登机,盯着没有动静的手机屏幕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是得有多少女才干得出来的事情啊,真不想提他上飞机之后自我唾弃了多久。


哼,绝对是王凯害的,摆甚么大度、装甚么云淡风轻,倒显得他很儿女情长一样,这叫做甚么,欲擒故纵是吧。


怒啃猕猴桃!


於是当天中午放饭休息,王凯手机里收到的就是一张照片,一堆剖半挖空的猕猴桃残骸,土绿色的外皮,幽幽地在屏幕里冒著光。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