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季然】关于办公室恋情的五个影响和二点建议(六)上

*总算在论文地狱中找到一点缝隙更文啊......打活动tag贡献一下积分。

*ABO设定有,然然年纪调小,请务必先弄清楚ABO的意义再决定是否阅读喔。

*大狮子休息一回,本更是然然的冒险。有自创人物,不过还是跟KKW48有点关系的(提示:算算年代啊,算算辈分啊), @徽想想还是写了你喜欢的。





(六)对于办公室恋情的建议:保持低调(上)


泰缅交界的边境城市美索,午前时分,第一班来自曼谷的ATR 72-500甩著螺旋桨降落在机场跑道上。

机上来旅游的乘客还在收拾手提行李,几个商务旅客行装简便,已经站起身来,第二排左侧窗边的青年乘客从前座底下拉出背包,噌得一下站起来,机舱狭窄低矮,眼见他的头就要撞在行李舱上。

只见青年乘客轻巧的歪了一下头,从位子里钻到过道上,步伐效率的随人流下机,流畅得一气呵成。

穿过空空荡荡的机场,青年伸手招了的士,上车直驱市中心的Centara Resort。

作为美索市内老牌的星级酒店,排队登记入住的人龙很长,柜台服务员略带抱歉地向来登记的青年索取证件,青年给她一个礼貌的笑容,要她別在意。

服务员翻了翻护照,对这位李先生印象很好。



酒店里整理一番,再出门时,李熏然已经换了一副样子。

白恤衫,牛仔裤,加件轻便的防风外套,藤编帽子压得低低的,露出来的皮肤都涂黑过,,看起来像是个邻近国家来旅游的华侨子弟,只背了轻便的背包,出门探景。

事实上,在这里留下最后的正式行踪之后,李熏然已经带齐全副行囊,準备消失。

出门叫了另一台的士,车子一路沿着亚洲公路往西开,一辆辆货柜车从小的士旁边飞速掠过去,老旧的中古车一阵又一阵的被撼动。这里是中南半岛通往印度洋的陆路运输要冲,2010年缅甸政改开放,泰缅政府携手合作,把美索和梅河对面的缅甸小城妙瓦底当作贸易示范点,自此之后两边金流物流交换日增,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货卡都是钞票,钱赶着钱,没人想理会速限。六线大道沿线能见到新起商城和办公楼的建案吊起鹰架,商业的气息蹭蹭往上涨,新气象急着要掩过这个号称小缅甸的边城身上战乱的痕迹。

军政府锁国时期,美索和跨过梅河的妙瓦底两个城市,是泰缅边境丛山崎岖之中最便利的通商关口,异议者、难民、少数民族武装部队、玉石交易商、走私贩、国际非政府组织、情报人员、还有毒枭,都在国境两侧游走活动。如今缅甸政改开放,国际势力转往仰光,明面上商业活动填补了政治活动离开的空缺,暗地里,各种地下活动更加活跃。

的士在一个岔口右转,晃上一条比一条小的柏油路,终于在路的尽头停下来。

李熏然会帐下车,往下一路走到梅河边。

岸边停著几艘小舢舨,有几个一看也是游客装扮的成年人正在和船家讲价,对面河岸上锦旗招扬,Duty Free和Casino的字体极醒目地招睐著这头的旅客。泰国法律不允许经营赌场,缅甸这边於是简单划出一个特区,吸纳美索这个聚宝盆滚出来的金银财宝,只要不出特区,连缅甸簽证也毋须申请。

李熏然文明排队、合理讲价,登上舢舨摆渡到对岸。

赌场内部的装潢举世皆然,五彩灯光和声响营造出热闹又颓唐的气氛,暗色的灯光看不出白天黑夜,李熏然窝在一具吃角子老虎面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投钱,看準了一个端着托盘送水酒,和他差不多身型的侍应生,悄悄跟上去。

等到李熏然和那男孩从卫生间里出来,李熏然已经换上他的制服,一手拎着托盘、一手拎着背包,转过如迷宫一般的过道,刷卡进入后场。

从赌场换了衣装出来,李熏然把藤帽罩回头上,拎包上肩,直直往赌场的员工出入口走去。

门口站了一个荷枪的缅甸军人,看起来心不在焉的发楞,李熏然压紧了帽沿低下头,闷声不吭跟著一队下班的员工往前走。

才走过军人身边,背后忽然一声喊,李熏然乖乖停住不动,垂下的那只手缓缓地收握成拳。

一般Beta的体型,要先发制人撂倒他不成问题,就是那把步枪有点麻烦,而且打草惊蛇。

枪托子出现在李熏然低垂的视野边上,下一刻,李熏然的藤帽子给人掀走,整张脸露在阳光下。

李熏然霍然抬起头,就见帽子在那军人手里打旋,他上下打量了李熏然半天,咧开嘴,叽哩咕噜说了一句缅语。

李熏然揣摩著他大概的意思,咧开嘴笑,模拟缅式英语的口音回答:”Can I have it back? It means a lot to me. ”

那军人的笑凝在脸上,没有动作,扯了扯身上的步枪,似乎在打算什么。

李熏然扯了扯身上的名牌,又说:”Ok. It’s yours. Looks better on you.”

 军人总算笑开,拎着帽子盖上头,退了开去。



低著头一路走到大路上才稍稍歇停,李熏然从背包里取出水瓶,仰天往喉咙里灌水。没了藤帽遮阳,午后的热带阳光一下就能让人发晕打颤。

昨日临入安全检查闸口前,他的手机响起来,戴着棒球帽,转过身,就见到帽沿压得低低的赵叔叔。

这位季白口中的师傅赵叔叔,大概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就支持他的决定的人。听说他想入缅,赵琅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露出一个有些疯狂的笑容。那一刻他就知道赵叔叔会帮他,赵叔叔懂,那种豁出一切,不惜代价的决心。

赵叔叔快步跑过来,把那顶藤编的牛仔帽压在他头上。

他说:上上次入缅,三儿把这顶帽子给忘了,我随手收了起来,后来虽然是把它带回了霖市,却也没记得拿给他。这次你去,帮我把它还给三儿。

然后两个人一起回来。

如今才刚刚踏上缅甸的土地,季白的帽子就丟了。

可也多亏了这顶帽子,要不然还不知道过不过得了刚才那关。

究竟是吉是兇?

不管如何,好不容易踏上妙瓦底的地界,他只想继续前进,不想回头。

李熏然取出地图,往老城区走去。



妙瓦底的老城区在小城的最西边,从美索跨过梅河延伸过来的亚洲公路到这里缩成两线,刚越过泰缅友谊大桥的货卡车堵成一团。路边数排排档和摊贩,供应居民也供应这些刚塞过关防的司机,市集后头立著一长排三层灰白楼房,供住家和生意使用。傍晚的闹市抢做最后一轮生意,烟尘车阵中人声鼎沸,这里还保留着市井风情,和另一端自由贸易区的厂房、办公楼呈现强烈的对比。

城区地景复杂,有地图也无用,李熏然攒着手上的纸条在摊贩之间穿行,连续问了几个人才找到纸条上的地址。

摊档上的水果蔬菜在热气下蒸了一天,略为腐败的香气浓郁交杂,李熏然被薰得几乎快要失去嗅觉,掩著鼻子走近那一排楼房其中一栋的一楼,试图辨认窗上的字样。那上头横贴着五六个非政府组织的名称,从妇女组织、儿童、反人口贩运、环境保护、爱│滋│防│治,不一而足。

与西方都市里那些炫目花俏,财力赶超某些弹丸小国GDP的巨型组织不同,国际资金撤出东缅边界后,这里的民间组织只能苦苦在夹缝中求生,受限於有限的资源、紧俏的人力,必须互通有无,彼此援手,包括分享办公室。李熏然辨明了其中一个同时列明英文、缅文与法文的「缅甸自然保育协会」,确定这是他要找的地方。

门虽然是开着的,但是办公室里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头顶风扇嗡嗡的响声。

走进门就是个一望到底的小房间,门侧一小桌上放了各个组织的简介,左侧三张办公桌,两台旧电脑,旁边堆著一些文件,墙角一行书架,排列著一整排资料夹,灰扑扑的。右侧一组简单的藤沙发,围着矮桌子,上头随意放置著扇子和保温瓶。

外头摊贩的顶棚遮著,太阳照不大进办公室里,室内又暗又凉。

磨石子地板带着点灰尘,走起路来沙沙作响。

李熏然晃悠悠靠近那三张挤在一起的办公桌,身体挡住入口的视线,轻轻掀起桌上文件的边角,一份份翻看。

背后忽然响起一个男人声音。

「backpacker?」

来人居然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李熏然不著痕迹地收了手,转过身。

面前戴着墨镜、面容黝黑清爽的男人也不比他年长几岁,一身山野运动装束,背着轻便的水袋包,脖子上还挂着望远镜和纸笔,看起像个研究生多于一个组织工作者。他一边搧著软衬衫,一边把头上的软遮阳帽拿下来,遮去了双目的轮廓看起来不像本地人,倒像是东亚人种。

李熏然展开友好的微笑,还是那副带着缅式口音的英文混淆视听:「听说自然保育协会的生态旅游很深入,我想预约。」

那人点点头:「我们这是做保育的NGO,当然是在行的,你想看什么?」

那人口中的英文,总觉得有点不是缅语的腔调在里头。

李熏然脸上的笑意不变:「我想看狼。山狼。」

那人喔了一声,慢条斯理开始卸身上的东西,最后摘下墨镜。

一双漂亮的鹿眼盯着李熏然。

「山狼?」

李熏然怔了一怔,方才回答:「是。」

那人从桌上摸了只杯子,把水袋包里剩余的水挤出来,等静默在室内熬了一顿,轻快地说:「山狼已经走了,这山里有游击队、有政府军、还有山鬼,子弹咻咻地飞来飞去,没被打死的,也都被吓走了。」

李熏然盯着那双漂亮的鹿眼看,那里面没甚么特別的东西,或者说,那里面没有他能探究出来的东西。

或许他不是他要找的人。又或许他是,但是他不方便说。只有一个方式可以知道。

「谢谢你,我就是想找狼而已。」李熏然道过谢,果断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后头的人突然又说话了:「其实我们这里是看野象出名的,晚餐后出发,半夜到达住宿的铁皮屋,窗户打开就能欣赏森林里的月亮。清晨的时候,正好可以追象,野象可狂了,刺激度一点不输山狼,有兴趣吗?」

李熏然没有回头,带着笑意的声音说:「我考虑一下。」

那人没有留他。



出过门,李熏然在闹市中寻一点吃食,走出那间办公室,西晒的太阳显出仅余的热力来,李熏然背着车辆的废气坐在摊档边,叫了一份腌茶填肚子。落日照在他的背上,还觉得炎热,正面却还留着刚刚那间办公室的凉气,冷热交逼,李熏然觉得人有些失重。

醃渍过的茶叶包上各式坚果、西红柿丁、辣椒丁,还有几种说不清的香料,凉菜虽然清爽,但是呛辣酸咸,五味杂陈。李熏然一整天几乎没有进食,咽下去的食物一路烧灼著落下食道,隐隐发疼。李熏然一下不留神,咬碎了一口辣椒子,雪上加霜,呛得眼泪差点落下来。

吃过饭,李熏然在摊档中四处巡了巡,在一个小摊子上买了点东西,然后沐著月光和未散的暑气走回新城区,往预找好的青年旅馆入住。青年旅馆在一个安静的背街小巷里头,像是个小农舍,传统缅式房舍,原木搭造,房舍外有一小院,用矮篱笆和外界隔开,矮篱笆边上种矮树,边上开着一团一团橙红的仙丹花,如新沐了血的拳头。院子里有石桌石椅,几个年轻的背包客正在那聊天。李熏然也去加入他们。

庭院里多少有些蚊蝇,年轻人笑闹着点起自己的烟驱虫,李熏然从善如流,从包里摸出装着烟丝的小包裹,自己卷上了,和他们一起抽烟聊天,不露痕迹地打探地方上的动静。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手里握着一包双马图样的缅甸烟,对李熏然眨了眨眼,暗送秋波:这里的本地烟便宜,外国烟丝货少又贵,你真舍得啊,整晚上卷了一根接一根。

李熏然笑笑,在这个年轻女孩的眼里,他大概是流浪寻找人生意义的富家Alpha,任性地挥霍著人生、任性地挥霍著难以取得的外国烟草。背包客的生活有时困窘,家在万里之外,有点旖旎的豔遇和一两顿昂贵的酒店正餐,是再好不过的点缀。

女孩自然不会知道,他真正任性挥霍的并不是时间金钱,也不是手里的烟。

他任性挥霍的,是自己的工作前景,还有对季白的思念与担忧。

直到庭院里熄了灯,李熏然才姗姗回房。

单人房干净整齐,室内接着电、网路能连上,就是卫浴公用,李熏然把木窗子推出去,用支架架好,坐在窗边望了一会儿皎洁的明月,然后小心把轻薄的电脑塞进床架与墙壁的夹层中间,拎了衣物去盥洗。

在浴室里搓干净身上的涂剂,卸了一身跋涉的尘土,李熏然的钥匙插进房门时,忽然一愣。

门缝里一片漆黑,可他明明刚才离开时是把灯留着的。

他手无寸铁,更没有枪械,对方是敌是友不能确定,不可能开门硬碰硬。李熏然正要把钥匙悄悄撤出锁孔,一个不久之前才听过的声音低低传出来:「进来。」

李熏然顿了一下,转动锁孔,一闪身进了房内,背贴房门站立。

唯一的那扇窗户已经被阖上,室内果真一片漆黑。

「別动。」声音从窗边传来。

李熏然也不打算动,毕竟谁知道黑暗里有什么对着他。

靠窗那边传来「喀擦」一声,那声音问:「赵琅让你来的?」

这句说的,是中文了。

李熏然应了一声。

「对接的东西呢。」

「你不是已经搜到了。」

「那倒是,」又是喀擦一声:「开灯吧。」

房里灯光打亮,靠窗歪在李熏然床头的,正是下午在那间阴凉的办公室里见过的男人。男人手上擎著支下了膛的黑色贝瑞塔,另一手抓着桌上一颗坚果,那坚果被男人用握把底座轻巧地敲了两下,果壳就完整地破开一半,滚出来一颗完整的的核桃仁。核桃仁被男人接个正著,扔进嘴里咬得咖拉响,配上一个一本满足的表情。

小桌上有个小盒子,一个黄纸袋,男人没碰小盒子,伸手去扯了扯黄纸袋,里头又滚出几颗胡桃。

不管是盒子还是袋子,都是李熏然饭后在迷宫一样的市集中巡了又巡的收获。

故弄玄虚。

李熏然稍早在市集中就被这儿戏式的接头方式折腾了一番,此刻回想起来,心头不禁有些恼怒。

再说自己要的东西在盒子里为什么不拿,非得吃我的。

那人顶著李熏然隐藏不住的嫌弃表情,把小盒子拿过来揣在怀里,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难得嘛,我这上海老乡的琥珀核仁可是秘制手艺,谁要来双重验证才有得吃,得省著点,哪,勉强先向你借几粒生核桃凑合。」

李熏然心里本就不豫,此刻见到那张与季白七分相似的脸上露出一副无忧无虑的轻松表情,想着季白还生死未卜,更觉又急又怒,偏偏又不能发作,只能冷著口气道:「赵琅说你能帮我。」

那人脸上的表情还是不改轻松:「这我不能保证,我确实有听闻一群野象朝南来了,也听闻有一小撮捕象的跟得挺紧。不过那群捕象的先前就被这群野象一阵杂沓,死伤大半,我可不知道幸存的人里头,还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李熏然点点头:「不要紧,如果人活着,我把他带走,如果人死了,至少我也要亲口听他们说。」

那人点点头,这才懒懒撑起身子坐正,掰掰手指:「要是要入山的话,得给你準备武器、準备饮水口粮、还得和游击队交通,嗯,怎么说也得给我一天……」

终于说到正事上,李熏然冷静下来,谨慎询问:「我们要入山去和他们会面?」

男人见他疑问,口中啧啧了几声:「不然难道在这里干等啊?要是不趁早和他们会面,中间万一又发生什么意外,你的活人也要变死人了。」见李熏然点头,那人接着补充:「不过我得说清楚,要去和他们会面的不是我们,是你。我送你进山,但不能让那群捕象的见到我,你们一旦接触,我就撤退,后面是死是活、是走是留,全归你自己,我一概不负责。」

李熏然点头承诺,这约就算结成了。

既已说定,那人从口袋里掏出小纸本,唰唰唰写了一连串地址:「明天来个妙瓦底一日行,到这些地方逛逛,然后来今天的办公室找我吃晚饭,晚饭后出发。喔对了,明天再跟我那我老乡买包核桃关照关照生意吧,不买不上路。」

李熏然忍住想掐他脖子的冲动,应承下来。

临去前,那人拍了拍身旁的枕头:「多睡点,我这生态旅游很累人的,明天晚上你就未必有好地儿可睡了。」



---

大家都猜歪啦,提示再貼一次:
自创人物,不过还是跟凱凱的角色有关系的。

另外提示:

1。他喜欢吃什么呀,看起来是做啥的呀

2。算算年代啊,算算辈分啊

评论(57)
热度(159)
  1. 四季豆灬邊草無窮日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季豆豆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