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王凯水仙/双川】追媳妇和打麻将,那个更难?(上)

*双川以外还有一点季然,教授老板巨大的OOC请留心。唐教授还需要"追人"这本身就是OOC的极致啊我认为(遮脸),乐一乐,不要计较拜托。

*切一半完全是为了给凯凯活动多一文蹭热度,姑娘们就麻烦多按一次红心蓝手了,我想要见凯凯的开屏啊(吼)。下午就发下半。(喔对了因为肝了这篇,季然文就因此顺延到下周喔)

*这脑洞完全是因为嫌疑人倒数17天那张图上面写的六条(遮脸),感谢 @徽  生生逼出我脑洞,标题什么的随便啦



正文走起


号称是警察学院建校以来最年轻最聪明最英俊的人生胜利组唐川教授最近似乎有点反常。

案件是照破、学生是照教、咖啡照喝马甲照换,可他教出来各个明察秋毫见微知著的研究生们偏偏就识出了一点试灯没意思、踏雪没心情的懒散来。

多方探问之下,口风总算从唐教授的助理处漏了出来。

唐教授喜欢上了个人,可居然追不到。

这个传说中的幸运儿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既能穿起父祖辈留下来的军大衣英姿飒爽、又能套上围裙入厨房下得一手好面,最最妙的,莫过於他的脸皮儿长期被面汤做蒸气浴,时时泛著红晕,吹弹得破。

有此等绝色叫唐教授求之不得,风声传开,大伙儿都想一睹庐山真面目,唐教授的助理八卦扒到底,公告周知目标身分位置:警察学院西门,范家面馆,老板范川。

众人蜂拥而至围观珍稀动物,看完之后结论一致:一个西装笔挺优雅体面的大教授,怎么就喜欢上一个面粉卤水里打滚的小老板了?

只能说爱情真是违反科学定律的存在。



确实,唐教授上工八年,范家面馆少说也路过有两千回,就没瞧过朴实无华的小店一眼。偏偏一日误入了桃花源,馆子里一碗面,就是天上人间。

范老板这碗面真是少见的美味,上天难见,入地难寻。

唐教授先是想吃面,慢慢就想吃点別的,面馆和教学楼就隔着一道围墙,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这楼台修得美轮美奂机能性又强,要哪枚月亮捞不著?

偏偏范老板好像只愿意卖面,没意愿卖身,你要花钱我不拦你,但要尝试再进一步,范老板沾著面粉的长手扫扫桌面说,麻烦请让座给下一位客人。

唐教授派出徒子徒孙,务必探查出范老板为何拒人於千里之外。

调查结果出来,原因简直是让唐教授呕血三升。

范老板祖上是大军│阀的副官,当年抗│日不敌鬼│子,抑郁而终。范老板是个老派人,国仇不可忘,家恨几时休,此生绝不与鬼│子有任何瓜葛,连青少年时期小伙伴伙同偷看爱情动作片的时候,范老板都坚拒樱花妹。

望着掛在墙上那幅自己二十三岁拿到的东京帝大物理系博士毕业证书,唐教授第一次有了想叹气的心情。

为着爹妈不舍得独苗远渡重洋,拒了哈佛MIT和普林斯顿的offer,这也算是我的锅?

坐困愁城不是唐教授的风格,范家面馆的面已经风雨无阻吃了上百碗,还是没有进展,再吃下去风流倜傥的唐教授也快要成面团了,必须改变策略。

幸好在成为范家面馆忠实粉丝的路上唐教授不孤单,还有刑侦大队重案组一中队队长季白的家眷李熏然陪他。

为了让迷路的家内回家吃晚饭,季队长非常愿意助唐教授一臂之力。

李副队为了以后可以无限量免费外带打卤面臊子面酢醬面小葱拌面,慨然应允相助。

李副队生的可爱得人疼,范老板也喜欢,一阵亲热近乎,很快就套出范老板的另一项老派喜好:打麻将。



中国人对打麻将这事儿,和所有的中华文化一样,都懂得使之与时俱进,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上网登录游戏就能凑四家,想什么时候摸八圈都行,还不带真金白银的输赢,不伤朋友之间的和气。

偏偏范老板是个老派人、很正规,方城之战,讲究的就是要四个人围坐桌前,观其言、听其行,谋其动,真刀真枪真银子出入,方得其妙趣所在,更何况打麻将这是个全方位的享受,必得好桌好椅好牌好尺,再配上好茶好果好朋友,一边洗牌一边侃,眼耳手口鼻都能得到最大满足。

说得引人入胜,实则在现代社会这条件要凑上只能听天由命,上好的麻将傢俬当年范老板的娘是拚老命的保下了,瓜果茶点范老板自有厂商门路,只有聪明有品又好聊的牌搭子可遇不可求,范老板从小牌打成了人精,太蠢的、太躁的、太贪的,都没有意思。看着每日每夜孤衾空枕无人相闻的郁金香木桌、紫竹牛骨牌,简直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李副队自告奋勇:麻将牌是我打小的磨牙器,我家季队长打小零花钱就是给奶奶那帮军眷太太看牌吃红攒出来的,咱陪范老板打牌,范老板肯定开心。范老板要是满意,下次给我做然然特制热干面就好。

没人能拒绝李副队一双圆眼眨眨,范老板笑着答应,转念一想,这还是三缺一啊。

李熏然笑瞇了眼:那个常跟我一起的唐教授怎么样?他虽然没什么打牌的经验,但他是天才,范老板肯定一点就通。

范老板眼球一转,想起那个唐教授的脸来,喔了一声,不置可否。



方城之战周五晚上十时开打,三位公安骨干準时到达范家小院门口时,范老板已经万事俱备,站在门口恭候东风入席。

唐教授觉得收拾整齐的范老板简直是月下一枝木兰花,远胜花牌上的梅兰竹菊、春夏秋冬。

走进小院天井,深秋风凉,季白给李熏然拉紧外套领口,李熏然自然往季白靠了靠,两人之间就有一点外人难以插入的氛围。

范老板面色自若,只有从来无心饮食男女之事的唐教授觉得胃里泛酸。

吃习惯范老板的面,狗粮这种东西怎么咽得下去。

「唐教授吃颗姜香梅子,解胃酸。」

唐教授转过脸,见范老板一脸似笑非笑。



还来不及深思,四人已然上了牌桌,小警官在来之前已经给唐教授恶补过基本知识,也已经提点过他,今天晚上就是陪打上贡,只要收获下一张范家小院的入场卷就算大赢。

试手一局打到北风北,两公安局刑警伺候得范老板笑颜逐开,牌逢对手的范老板兴致高了,亲自再去浸四盅雨前龙井醒神留人,唐教授优雅起身入后厨帮忙。

「唐教授还跟得上?」范老板手下不停往茶盅里添茶加水,说话声音云山雾罩,不知道是客气的意思,还是怜悯的意思。

「经验不足专业凑吧。」唐教授笑笑。

「唐教授不是物理系的?莫非要研究怎么靠折射透视三家的牌?」

「物理的基础是数学,我数学也略通,摸牌舍牌这种行为,终归有概率基础。」

「唐教授觉得概率可以解释麻将桌上的千变万化?」范老板挑起眉。

「范老板是要说人心机变不是公式可以解释的?」唐教授的语气也不知道是挑衅还是求教。

「唐教授难道觉得可以?」

「范老板尽管赐教。」

回到牌桌上再来一局,唐教授皮夹里的毛主席被范老板一气清空。

出得小院去取车,唐教授对搂在季白怀里已经呵欠连连的小警官苦笑:这入场卷真是贵价得很哪。



省公安厅里传说,唐教授最近迷上了研究中国国粹,限量咖啡不订了、英国风衣也不买了,薪水都拿去交学费,穷得只够吃面馆,最近来当顾问的意愿很高,赚赚外快嘛。

知情人士一号刑侦大队队长季某表示:粗茶淡饭菜根香,一碗面比山珍海味还美,看你吃不吃得出味道而已。

知情人士二号重案组副队李某表示:你以为只有书中才有颜如玉啊?牌桌上还有未央宫呢。

当事人唐教授表示:面能下锅、人能上桌,我不过想进张牌,为什么就这么难?

「碰。」

「……」

唐教授望眼欲穿好不容易等到了那张填中洞的二筒,才吱了半声,坐在下家的季队长面不改色的就把它劫走了,另一边李副队对他摊开手,一脸无辜。

要不是唐教授特別善于察言观色,简直都要觉得他上下家是暗中勾结,夫夫相护。

偏偏范老板还落井下石,长年面粉敷得白呼呼的玉手一松,另一张二筒接着落进海里。

看得见,吃不著,莫此为甚。

范老板展颜一笑,显然对此情此景的娱乐效果颇为满意。

唐教授想想实在觉得这个位置面前风光明媚,就不计较自己是那绝张二筒的对家了。

跟三个牌精打牌,到中盘出了这种岔子,明摆著是胡牌无望,唐教授面不改色,下一巡顺手送佛上西天。

「六条。」

范老板露出一个春风拂柳般的笑容,架起尺子把牌推倒。

八圈打完,范老板去给大家下汤圆暖身子,李副队跟进厨房在范老板耳边帮吹一嘴风。

別看唐教授一副高冷菁英毒舌範,对人特好,四方桌上验人品,范老板凑合着挑挑?



TBC

下半请走这

评论(48)
热度(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