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季然】关于办公室恋情的五个影响和二点建议(一)

*ABO设定有,然然的年龄调小一些。

*给 @徽 的生日礼物提前开始解封!为了妳我水仙也跳坑了,ABO也写得了了,这是爱~~啾!


(一)办公室恋情容易造成同事间的人际冲突



办公室恋情这种事情,季白作为一个专业优于一切的刑警队队长,是非常不赞同的。

问他为什么,他可以眼不眨一口气列五个理由出来,还带详细分析弊端。

可他兄弟赵寒偏偏和实习刑警,五项全能校花人气投票蝉连四年第一的霸王花姚檬好上了。

警队里没有哪条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霸王花最后终究通过实习决定留队,他这老实兄弟算认了死扣。本来季白只想不谈公事,衷心祝福兄弟就好,偏偏一个男Beta、女Alpha的配对,不但引起警队同事侧目,还遭到家长刁难,见两人一付要背靠背对抗世界的气势,为了他徒弟和兄弟的终身幸福,季白不得不积极表态,一身制服,以霖市警局战功最彪炳的刑警队长身分陪着赵寒提亲,撑足了场面挺兄弟。

既然已经公开改变了季三的治队方针,也不能单单徇私偏袒自己的兄弟,季白退而求其次,反求诸己,以身作则,本来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只能目不斜视,话说分明,拒绝霸王花旁边的外星小怪物的心意。

幸好队上一堆上班跟监连轴转,下班打怪吃外卖的制服宅Alpha,只想跟撒手作罢的Beta外星小怪物称兄道弟,大概一时半会儿也搞不出新一对来。   

做人真的不能想太美。



「头儿,新分发的刑警来报到了。」这厢赵寒把喜糖拿进来,顺便通知他,「警校第一名毕业,实习三月,出国进修交流回来,第一志愿就选填咱队,唉哥,您从黄金蟒案养回来之后,可成霖市警局的大红人了,谁都想跟著您哪。」

季白把礼盒摆到一旁,报告打得热火朝天,头也不抬,让赵寒带新人去熟悉同事先。

一忙一专心,再让季白想起新人报到这事的,是隔间都挡不住的群笑声。

一群平常正气凜然的Alpha,现在成堆笑得这么放荡,搞什么幺蛾子?

季白信步走出去,就见队上一群刑警团团围成一圈,说话声音此起彼落,就別说有多殷勤了,机器小怪物安静坐旁边办公桌,拿着拍纸簿设计新人的动物形象,见季白出来,耸耸肩,一脸「我对这些Alpha屈从生物本能表示强烈鄙夷」的表情。

他没看到人,人却从人圈里看到他,朝气蓬勃喊一声:「季队好!警官学校2010级毕业生李熏然报到!」

人圈分开红海,一个卷头毛大眼睛小警官朝他行一个标準的抬手礼,制服严肃满脸笑。

季白心里「喀登」一声响。

唉唷要糟!

深呼吸一口,季白冷下脸:「这个不行。」

「啊?」「头儿他哪不行?」「季队你又要整新人了!」「头儿你讲点道理啊。」

季白一下有点被激怒了。

人才进来多久,个个都为了他来顶撞长官至於吗?

「他是个Omega。」

「Omega凭甚么就不能进重案大队了?」「季队你这是歧视!」「我国早已研发出有效解决Omega体格虚弱信期不适和信息素干扰各种问题的方案头儿你是哪时代的老古板」……

就凭你们现在这副信息素冲脑的蠢样!

快被口水淹没的季白决定以暴制暴,放出威压一声吼:「都给我安静!」

即便是靠本能吃饭的Alpha队员都蔫了下来,小警察乖乖站在原地不动,眼睛还是亮闪闪。

「你,跟我进办公室。」



折腾半小时,小警察喜洋洋地离开办公室,找到自己的桌子坐下,填表格、走程序。

季白歪在办公椅上面色难看。

面对威压,嵬然不动。

专业能力,没得挑剔。

身体素质,履历上的运动奖项都帮他解释得一清二楚。

他索性和小警察直话直说,一个优秀漂亮的Omega,杵在这群重案组专门处理最危险的案子,上班拳头对蛇头、回家人脑对电脑、住宅警局两点一线的Alpha中间,能掀起血雨腥风,好友翻脸、亲朋绝交,为了队上的士气、也为了工作成效著想,小爷您请另寻大庙。

季白口中的小爷双手扯著制服裤子侧边的缝线,明显受到打击:整张志愿卡上我只填了季队您这里,別的列也没有列,您把我扔出去,还是因为这种理由,谁还想捡您挑剩的?

眼睛眨一眨,鼻子扭一扭,好像有点水汽,但是在成形之前就被硬生生给忍下去。

季白见过妖娇的Omega眼神勾人款送秋波、冷豔的Omega转身间目光低回不去、纤弱的Omega翦水双瞳盈盈欲泪,还没见过一双圆滚滚的小狗眼睛,对他这个Alpha没有一点勾引,就是眼神一黯,一对能搧啊搧的耳朵耷拉下来,垂头丧气。

等等。

哪来的耳朵。

季白内心叹气,外星小怪物这种逢人就动物化的习惯简直洗脑。

小警官神色著实委屈无助,季白冷静下来想想,确实,报到第一天就被退货,还是被他季三的队退货,就算履历上再怎么丰功伟业,大概也只能调去从交警做起了。

不是我非得拒了你,刚才的场面实在太失控,做为队长,我不能容许这种为了一个Omega自乱阵脚、挑衅上级指令的闹剧,在队上一再发生。

明知问题不在小警官身上,季白毕竟这么说。

他是护短,但说到底,没道理为了照顾一个新人,就让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员处在一个艰难的工作环境中,上阵驳火抓人得靠他们释放自己Alpha充满力量、强势斗争的天性,要怎么同时为了同队队员刻意压制?这太矛盾,绝对会产生负面影响。

也不知道小警官怎么就听出这句话里能转圜,圆眼睛忽然亮起来,用一种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坚决气势问:那么只要有办法让大家能专业共事,我就可以留下吧?

季白睨他:我都想不出办法的事情,你能解决?

给我三天,我一定搞定。

季白还没想清楚,小警官已经回复刚才活泼朝气的样子,特标準一并腿一个抬手礼,士气高昂地走出去了。

糊里糊涂就被决定的季队歪在椅子里,脸色难看。

有人扣了扣办公室的玻璃墙,季白抬起头,看见外星小怪物像平常一样面无表情站在外头,「砰」地一声,把她画画的拍纸簿贴到玻璃上。

一只金毛,微卷的毛发蓬松飞扬,大眼睛圆又圆,闪亮亮,在大狮子脚边坐得直挺挺,精神抖擞,大狮子的尾巴给金毛压在屁股底下,又想露齿恫吓,又是无可奈何。



TBC




--



评论(43)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