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秘密(R18)

*R18預警!!圈地自萌不要去吵真人好不好~~

*雖是聖誕禮物,但先放出來,如果有甚麼車禍啊、被警察盤查啊,還可以有時間修補,不然明後天我就當伴娘去啦。

*原文是發在CWT44的無料,這裡修改過了。

*這就是輛因為各種原因開得很不凱歌的車,謝謝 @暮星 的修改意見,但是這車有結構性的缺陷,我也只能改到一個地步了(汗)

*預祝大家聖誕快樂!








胡歌有一个秘密。

他爱王凯。


其实说不准这算不算一个秘密,毕竟所有他亲近的人都知道。他为王凯疯狂,执念难以隐藏。


但是他必须对这个世界说谎,假装故人相忘,他的大猫毛皮油亮、鬚尾飞扬,引得盗猎者蠢蠢欲动,他得忍着,不能让世界把柄,把他的稀有动物扒皮分拆。


媒体老是喜欢问他喜欢什麽样的人,他不能说,就王凯那样,必须想个别的答案。这不是一个多困难的快问快答,毕竟只要低下头,手边的杂志就会不知疲倦地供给形形色色的虚华,每一幅都在呐喊著:欲望我吧、拥有我吧!他可以随机择一,即席作答。这世人都以为他总是诚恳,从不知道对文艺青年来说,其实可以连草稿都不用拟,就说出优美的谎话。


可他的男人不来这套,不管是镁光灯下高冷禁欲如冰山,还是麦克风前气度潇洒若春风,他自冬寒春暖,就是拒绝手来脚来,只许有礼膜拜。那是他发家的本领,用来安抚那麽多自称王妃的迷妹,让她们不要像鲨鱼一样撕咬著把彼此毁灭,大家相安无事地排队等守候,自傲地说和他一起细水长流。


可是欲望不只她们有,他也有,比谁都盛,尤其当他知道在激情的时候,王凯那套五官会如何热烈、如何激昂。他是他的炽天使,张著六道翅膀落下凡间,用烈焰融化冰山,在春风裡盛放燃烧,王凯的眉眼被火光点亮、被镶上了金边,滚滚翻腾要共他一夕燃烧殆尽的决绝,那可是跟细水长流八竿子也打不著。


他能焚毁他,却不能在他的额上烙下他俩的名字,一首讚颂身体和心灵都彼此臣服的凯歌。


想到就要发狂,他如此嫉妒那些粉丝,称号都可与王凯的姓氏相傍。


王凯笑他,说他气什麽,只有他知道冰山怎麽融化,春风也只为他拂面,这不是最重要的吗?


他不懂,只是知道怎麽够,王凯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拍戏代言上节目,行程满到家都回不了,他只能看著,触不到,碰不著,而他甚至连表达一下,卑微地站到王妃的行列裡领一张号码牌都办不到,令人气恼。


可是他也不要是王妃,他若是为了王凯堕落的路西法,王凯就要是他的驱魔师,必须让王凯没时间想别人,必须让王凯一直忙著捕捉他。


所以他撒下各种麵包屑,微博上、广告裡,彷彿无心凑巧,实则处处勾挑,王凯就要亦步亦趋地尾随他遗落的线索,跟来吃人的糖果屋,在他的背脊留上暧昧的回应。全世界都看到,他不在乎,直白的承认没有说出口,懂的人才懂,他还能若无其事地把戏演好。


来呀,投进糖果屋的壁炉裡,我会用最甜蜜的棉花糖獎勵你,软绵绵的白团子在火裡破裂、起泡、軟化,白色的汁液流淌,让你一口咬下。



王凯也有一个秘密。


他爱胡歌。


其实这或许根本不是个秘密,王凯常觉得不只他身边的亲友,全世界应该都知道。每一个和他有点交情的人都警告过他,收著点吧,你的眼神太晶亮、太炙热,不要隔空就烧光了胡歌。


他们不懂,视线不过是低温的焰火,融化的只是欲盖弥彰的情趣,他们没见过陨石在大气层中衝刺,极速的摩擦产生炫目的白光,在爱人的眼裡乍然闪亮,高潮引起的海啸足够毁天灭地。


警告这世界有一场爱欲如末日一般汹涌,不信者只会用石头把先知砸死。


所以不懂的人忌惮他的视线,把他们远远隔开,他们说这是保守秘密,王凯安之若素。他是拒绝传播末世福音的诺亚,爱欲的洪水行将肆虐是他唯一的秘密,他要造一艘可以在大洪水中航行的方舟,只带一颗苹果启程。


胡歌是伊甸园裡的苹果,从洁白的花苞初绽,就万众瞩目,散发欢甜的,纯洁的香气的果实,高高悬在枝头,天使都为他歌唱真善美的诗篇。


这个国家裡铺天盖地地崇拜这颗苹果,从地铁的灯箱广告,到国家门户的机场免税店,胡歌在笑,传播分享的快乐;胡歌逆了光,说他勇于玩一个不一样的游戏;他在英国的官邸一派优雅捻起骨瓷杯喝茶、西西里岛摄下一排家宴开席前的盘光杯影、德国的古堡裡、狂欢的人群中,他静静地抬头,看一枚粉色的汽球如幸福冉冉升空。有他的每则微博被人疯狂点讚,转发散播,如虔诚传颂动人的经文;他曾经在保姆车裡见过街边的女孩们,仰著脖子手拱著亮晃晃的手机,对整楼层高的爱人顶礼。


胡歌多好啊,青年楷模,励志典范,心慈人俊,传递正能量的智慧果实。


他们儘可以这样认为,王凯也乐于让他们这样认为,媒体问他胡歌是怎麽样的演员啊,跟胡歌合作感觉如何啊,他可以淘淘不绝地称讚一分钟不重覆词句,字字真心。


声东击西障眼法。


他们越懂他的好他的美他的光明,越没有人会注意到苹果豔红如血欲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散发诱惑的气味,煽动亚当、撩拨夏娃,诱惑蛇。狮子内心裡养著一条蛇,看似对立悖反,实则合作愉快,只有这样的他才会明白,胡歌的身上天使与恶魔其实永恒地并存,越可爱善良,越妖冶诱惑。穿刺过矜持防备欲拒还迎,爱人的迷乱妖娆谁也没见过,只有这样东西他不需要和全天下分享,这裡只是他一个人的,欲望的汗水汇成汪洋, 随著衝击升涨,高潮之后他的苹果方舟裡沉睡,等待下一次先知到来,念起咒语,红海分开。


甜蜜的焦糖苹果啊,你在金浪中沐浴而起,裹上崎岖的坚果碎粒,我把你用刀刃剖开,见到一条蛇在你芯中栖息,榨取甘美的汁液。


開車走這裡

或者長微博





胡歌懒懒地环著王凯压在他身上的身躯,有一搭没一搭地揉著他微刺的髮尾,身体裡的肿胀被黏湿的液体裹著,慢慢地消减,呼吸还在退潮,摇晃的晕眩还在消散,车厢裡彷彿有馀烬和海盐风乾的味道。

王凯阖著眼,脑袋枕在他胸口,这个姿势挺委屈他修长挺拔的身型,但他似乎无所知觉,他眉目和头髮一起被揉散了,放鬆柔软,像个出征冒险凯旋而归的小男孩,疲累但心满意足。

如此不设防的王凯,是他爱不释手的秘密。

「老司机。」他推推王凯,示意他可以从他裡头撤退。

王凯嘴角挑起微微一笑,闭著眼抬起头,满脸乱亲就是不找到他的唇。

胡歌自己凑过去捕捉他,然后听见他的声音在齿间低沉撩搔:

「承蒙副驾不嫌弃,打死也不辞工。」

两个人都笑了。

胡歌想,王凯的答案还挺有创意的,值得成为他俩共同拥有的,另一个秘密。




评论(38)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