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将明(完)

标题很文艺,其实只是一通黎明前的电话,一只撒娇的kk。大狮子也会有脆弱的时候的。

我听这个首歌写的,你也配着听吧AndyGrammer- Remind You


「怎麽了?」

「睡到一半醒了。」

「还好吗?」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

「很快就能见面了。」

「嗯……还不睡吗?」

「再一会儿吧,在读书。」

「我想也是。」

「再回去睡一会儿吧,离你那边天亮还早呢。」

「是啊……垃圾车已经在楼下跑了。」

「房间隔音不好吗?」

「还行,是房里太安静了。」

「安静点好。」


「……我多久没见到你了?」

「两三星期吧。」

「觉得比这个久很多。你是不是记错了?」

「应该不会,现在是我比较闲。」

「不可能……你再算算。」

「…………没错。」

「绝对有人偷走了你的时间。」

「好好好。有人偷走了我的时间,我很多,让他偷。再来偷一回,让我从德国回来就直接10号。」

「行。」

「怎麽就行了?」

「是我派去的。」

「这麽大本事?那里认识的?」

「不能说。」

「介绍我认识嘛,我也请他去帮你偷走一点。」

「不行,偷了得找地方填掉,拿走你的,填在我这里,就好了。」

「……肉麻。」


「欸。」

「嗯?」

「你喜欢我哪里?」

「怎麽问这个?」

「偶尔让你有表现的机会。」

「……哪里都喜欢。」

「差强人意,文青的词怎麽这麽穷?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怎麽了?」

「不让问?」

「不是,但你怎麽了?」

「……」

「……」

「有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个梦,你,还有事业,太好了,常分不清楚是醒着,还是还做着梦。」

「梦里打电话也可以找得到我的吗?」

「必须可以。」


「其实我也认识一些厉害的人。」

「你认识很多。什麽马赛的普鲁斯特丶米兰的昆德拉之类的,我只认识一些小偷。」

「正巧,我也认识个小偷,特别厉害的。」

「喔?」

「我现在派他去把你的梦都偷了。」

「偷走了干啥去?」

「放在我这里收着。下次见到再还给你。」

「那我剩什麽?」

「睡觉,醒来,还有手机。」

「嗯,可以。」


「再睡一下吧。」

「你也要睡了吗?」

「嗯。」

「晚安。」

「早安。」

「欸。」

「怎麽了?」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老套。」

「你喜欢。」

「……嗯。」

「然後呢?」

「……我也…那个甚麽……宣你。」

「盒盒,那好。」

「晚安。」

「早安。」



时间是等待,梦是迷路的挂念。

你偷走了我的等待。我便偷走你迷路的挂念。

这样就很好了。



--

好啦我知道这就是一篇很奇怪的短篇,还有一些无聊的文人名字梗。

原谅一个忙到快往生的人只会在事情的夹缝中想一些奇怪的脑洞。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