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意乱情迷

徽兒太苦了-_-#為了發個生賀只是個試駕居然也被攔檢了!沒關係,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妳就直接上外環快速道路飆車,就不會被查了!(好像哪裡不對)
妳人真的好好,我都沒有寫稿你還給我生賀>.

徽:

送给 @乾脆直說我是誰 ,生快。配合这首歌食用吧Hungry Like The Wolf


名字取得大,实际只是辆独轮车(捂脸。徽妈老年人,呃,已经尽力。如有不适应请多多包涵,我的锅。这篇文经历了被屏蔽—解除屏蔽的过程,老会计此时有点方。


OOC,YY预警。


——正文——


老胡在屋子里溜达,老王在浴室里洗澡。


干涸了几个月的两人,一见面就是天雷勾地火的一通厮杀,要不是考虑到浑身风尘仆仆,老王在玄关都会把老胡就地正法。


 


老胡看着扔在门口的背包,玩心四起。他偷偷摸摸将老王脱下来的衣服卷走,连着背包、衣柜里的换洗衣裤,打捆藏进了顶柜。心里正暗自得意,身后传来熟悉的男低音逗他:“胡老板爬那么高干嘛?”


会不会说话啊!“你才爬!我给你拿床被子。”他探手在柜子里摸来摸去,假装翻找。


动物的第六感告诉老王有问题,他皱着眉头谨慎的看了老胡一眼,表情眼神管理正常。又看了眼柜子,压下心中的疑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嘿嘿嘿。”老胡拖了床被子扔床上,关好柜门从凳子上下来。


“你确定今天晚上我们需要分开睡?”老王问。


“不需要吗?”扬眉反问。


老王轻啄他的嘴角,坏笑,“我觉得不需要,不舒坦。”


“要。”


“是,要干。”探头又是偷香一个,老王挂着一脸猫咪偷腥成功的得意,麻溜儿地拎着凳子放回饭厅。




居然被屏蔽了?!没到拉灯环节就屏蔽了?


 


暌违已久的意乱情迷,是时候好好享用这一夜的盛宴。


 


-END-


 


拉灯清场,大家可以散了。不要围观了。老年人爪手爪脚没有驾照(老脸红透


阿直说想看臣臣偷拿走噗噗的衣服,可是古风我真是废柴,所以就只能变相强制在这里加这个梗。我个人以为,老王即使第二天起来找不到衣服,也有老胡的可以穿。虽然会大一点(什么鬼,但男友内裤什么的也还是挺好的(错。





评论(2)
热度(63)
  1. 邊草無窮日暮 转载了此文字
    徽兒太苦了-_-#為了發個生賀只是個試駕居然也被攔檢了!沒關係,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妳就直接上外環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