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凯歌拉郎/璞臣】鬼梦。壹、无常行伍

*捉鬼师石太璞X孤魂书生宁采臣

*璞璞部分从聊斋志异〈长亭篇〉原文设定,习的是驱鬼术;臣臣设定依电视版聊斋。

*改编短篇聊斋+各种奇幻梗乱斗




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王士祯,聊斋志异题诗。




壹 无常行伍


说不清是哪朝哪代,何年何月,只知道夜是子夜,郊是荒郊。

血月全蚀之夜,阴气大盛,正是百鬼夜行之时。冤鬼索命丶游魂归乡,只把无人的乡道挤得鬼火森森,倒比白日还要热闹,然而那哭笑叫嚷之声总是带着几分凄凄惶惶,加上鬼鴞的怪叫,情状诡异。森林里的妖精神怪之类,都知此时鬼气最凶,最好是不要与之争斗,强撄其锋,径行躲避,倒也能得一宿安眠。

一排高大的榆树立在道旁,有一个白袍子丶黑腰封的身影,站在高处的树枝上眺望着。

远方一团灰扑扑的气正往这边缓缓前进,石太璞知道,那是固定在月圆之日回地府复命的无常行伍。人死之後,黑白无常会以令牌分开天丶地丶人三魂,天魂归西方极乐封存丶人魂归乡栖於神主牌内,地魂则由无常拘往地府,由判官审定生前善恶,有罪入地狱受刑,直到惩罚完毕,再到转轮台上等待与自己的人神二魂再会,再入轮回。

刚被斩断与天魂丶人魂之间联系的地魂,既没有天魂所存的天理道义加以节制,也没有人魂的记忆使其保持人性,仅剩地魂所主的见听香味触意六欲,驳杂混乱,散发出来的气味他特别不喜欢,因此总是尽量不与无常行伍有所接触。

从怀中拿出一捆麻绳,石太璞手下一抖,那麻绳便像有生命一样,自己向旁边的榆树伸展出去,捆住了对面的枝干,石太璞把这一端的绳头系紧了,低声撮了一个净身咒,不为自己,倒是为了两棵提供今晚安眠之处的老树一个保护,不受过路众鬼的阴气缠绕。

念咒已毕,两棵沉默寡言的老树摇了摇枝叶,将绳子所系之处上方的夜空遮拢,圈出一方清净,算是答谢。

石太璞又自怀中取出一块一尺见方的黑绸布,当风一抖,绸布见风便长,倾刻间便化作一袭带帽的斗篷。他裹了批风跃上麻绳卧好,那黑绸斗篷的颜色就慢慢转成与周边树叶一般的颜色,远望根本无法发觉有一人高卧林中。

正自蒙蒙睡去,耳中突然钻入一丝求饶的声音。

「这位…...鬼兄……我与你无冤无仇,大家素昧平生,请放开丶放开小生……」文雅的腔调带着不知所措的胆怯,夹在已经听习惯的鬼哭鬼笑之中特别突出,石太璞转身坐了起来。

「小生个屁!这付漂亮的皮相,明明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女鬼,你就从了小爷,做了我的鬼妻吧!」石太璞仔细瞧去,一个大着肚腩的人魂,正抓住了一个书生模样的的鬼魂手腕不放。大概是哪个要返乡的富贵人家子弟,穿着家人烧给他的锦衣华服丶却遮掩不住粗鄙下流的样貌和腔调,令人望之生厌。

「小生……小生真是男的!不是甚麽小女鬼!」书生嘴上不肯求饶,但是却又扭不开那个人魂的手,只给了他机会不断在他脸上耳畔偷香,纠缠着不肯放开。

好色之徒,连做了鬼都还不安分,恶心!石太璞看不过去,手上捏起法诀,一跃而下,带着法力的指尖直指那个人魂的眉心,沉声道:「放开他,不然我毁你元灵!」

元灵若毁,人魂消灭,将来即便在转轮台上也不能三魂重聚,那就只有投胎到畜生道的命了。

脑满肠肥的人魂觉得自己眉心像是被一块烙铁抵住,一分也受不住,连忙跳开,转眼间就逃窜远去。

「多谢法师……多谢法师相救!」书生见危机解除,感激地向这个披着斗篷的神秘客一揖。

不爱计较人情世故,石太璞不甚在意这个鬼魂多礼的答谢,摆摆手便要回到树梢。然而瞥了瞥眼前的书生,他有股不太对劲的感觉。

他上前捉住书生的手臂,将他的白色儒袍退至肘上,仔细查看。

书生白玉般的前臂无丝毫瑕疵,石太璞不信地用力搓了搓他细嫩的肌肤。

除了微微泛起的红痕,甚麽都没有出现。

书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缩了一缩,却被石太璞紧紧抓着不放,心里暗暗叫苦:不会才走了一个色鬼丶又来了一个吧?我怎麽会如此倒楣……

石太璞心下大是疑惑,然而不及细思,就听框啷啷的锁链声已到近处,他振起斗篷将书生遮到自己身後,方转过身,无常行伍已经来到身边。

白无常率先闻到道边的人气,手上拘魂锁链一扯,一队的地魂颈项吃痛,通通哀号着停了下来。他转向立在道边,脸色冷冽的石太璞,不见口动,声音从身体里传了出来:「边道何人?见到无常行伍竟不避让。」

石太璞撩开斗篷的帽兜,微微抱拳:「石太璞见过二位无常。」

「原来是石生啊……」白无常的语气空洞,听不出是甚麽意味。

从没看过无常的小书生好奇地从细缝中偷瞄了一眼,就看到白无常惨白的脸丶垂吊着的鲜红舌头丶和空荡荡的眼窝子,吓得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动静给一边的黑无常给注意到了,脖子一下伸得老长,一张哭丧脸逼到了石太璞面前,在他的斗篷周边晃悠:「石生的斗篷下面是甚麽?何必藏着掖着,好叫兄弟苦思……」

石太璞感觉腰封被轻轻地地扯了扯,小书生在斗篷底下无声地恳求。

他的神情分毫未被黑无常周身的寒气撼动:「一只白兔精,被无常行伍吓僵了,我帮它挡挡你们的煞气,怎麽,不行吗?」

白无常手上的令牌抽了一下黑无常的脖子,黑无常的头瞬间便收回了原位。

「当然,当然可以……不过石生…嘿嘿…可别诓咱兄弟,私自窝藏着甚麽逃跑的地魂才好……」白无常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不知道是谄媚丶还是威胁,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破了甚麽。

不管如何,石太璞的面上仍是波澜不惊:「自是不会妨碍二位无常办差。」

确实感觉不出甚麽异样,两位无常很快就「白兔精」失去兴趣,扯着行伍走了。

石太璞抖开斗篷,就见「白兔精」馀悸未定的缓缓站起,拍拍衣袍,向他又是深深一揖:「小生宁采臣,生前是隔壁县的巡城马,感谢石恩公再次相救。」

石太璞并不回礼,直接切入他在意之事:「你这个鬼魂情状奇特,究竟是被何物所害?」

能被人魂接触调戏的,自然也是个鬼魂,但是石太璞一眼就可以看出,宁采臣三魂俱在,通常这样的状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鬼魂新死,正待无常前来勾魂。然而宁采臣的前臂上,却没有作为拘提凭据,写着生卒年月和神主所在的游魂行所(注一),而且刚刚无常的生死簿也没发生感应,这才能让他在石太璞的保护下躲过无常的窥探。

可一个鬼魂若在地府没有纪录,便去不了西方极乐丶下不了阴曹地府,也不能再入轮回回到人间,从此之後,只能以一缕孤魂,游荡於三界之隙了。

石太璞只听师父略略提起这种灵魂被排除於三界之外的异状,师父并没有细说成因,只说若有此状况,背後必有异变,必须详细调查。

「小生不敢隐瞒石恩公,不过……我们可不可以先离开这里?」宁采臣看看四周,缺胳膊断腿的丶肠子挂在肚皮的破口的丶腐坏得只剩半颗头颅,零碎的头皮还挂在上面微微飘动的丶各式各样的人魂状甚无事的走来走去,没见过这个阵仗的他只看得脸色发白,反胃恶心。

呃……虽然他已是鬼魂,肚子里自然并无食物可吐……且不管他,那就是种感觉。

随着宁采臣惧怕的眼光环顾四周,石太璞恍然,他见惯了这个,倒忘记这小书生是新鬼,尚不习惯这样的场面。

「随我上来。」石太璞转过身,轻巧地跃上榆树梢,随后发现宁采臣还站在原地不动,抬头看着他的表情一脸无助。

又忘了,他是新鬼,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行动以後已不再限束於地面上了。

「你是鬼魂,飘上来就成了。」石太璞向地上喊。

「是,石恩公。」

就见一个白人影,努力了半晌,腿做泅水之状,蹬着脚,像只水母般一小段一小段地往上升,好半天才浮到了石太璞身边,俊秀的脸已经胀得通红,大口的喘着气。

石太璞见他不得要领的努力劲,心下不觉有些好笑,防备之心便去了大半,他拍拍身边的位子,示意宁采臣过来坐下:「其实魂随念想,不必那麽辛苦就能飘动,你多练习几次就熟了,不会总是这麽费力费时。」

离了下方的惨烈画面,宁采臣悬着的心落了地,方坐下来,便迫不及待地想搞清楚情况:「石恩公,您也是鬼么?怎麽好像与黑白无常相识丶又似对妖之事都很熟悉,而且,您居然可以看得到小生?小生已经在城里晃荡了两三天了,还没人能看得见小生的。」

路上行人没一个看得见他,自然都从他身体中间随意穿过去,那感觉实在太过奇怪,又令他觉得非常寂寞,只好躲回荒郊野岭,没想到就遇到了百鬼夜行。

「我是捉鬼师,自然能看得见鬼丶也了解与鬼魂有关的一切。你呢?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小生在附近的兰若寺被妖物所害,本来妖物要取小生魂魄,是小生的朋友小倩牺牲了自己……」宁采臣说着,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无声地掉下了几滴泪。

石太璞略一思忖,觉得不合理处仍多,一般妖物杀人,若不是为了啖噬肉体,就是为了摄取魂魄。若是前者,通常魂魄还是会被无常勾索,若是後者,直接吸摄就是,岂会让宁采臣有机会逃脱。不过这些关窍宁采臣自然不知,再问细节大概也是白问,石太璞心下想定,还是明日亲自去兰若寺查看。

心底计较已定,他便站起身来跃上绳子,裹好披风,重又准备入眠,

「石恩公!小生……小生该怎麽办……」再度被遗忘了的宁采臣呐呐地唤他。

石太璞本想让他附在附近的榕树上歇息,转念一想,他是三魂俱在的孤魂,榕树可能无法容纳,然而叫他就睡在枝头,一个完整的三魂如此稀奇,必定引起各方的觊觎……

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一个办法。

石太璞翻身坐起,指尖向宁采臣射去一道法咒,小书生飘飘而起,一边向石太璞而来,一边慢慢地缩小成一丛光。

石太璞并手成莲,轻轻接住了那小小光丛,闻到它散发出来淡淡的青草香味。

灵魂散发出来的气味骗不了人,看来这个叫做宁采臣的鬼魂,本质和皮相,俱是一样纯净,这个世道上,还真是难得,倒是没有救错鬼。

一边想着,石太璞微微扯松前襟,把光丛放置到自己袍内,合身倒下,轻轻地拍了拍心口:「今夜暂且如此,明日我再教你这宗变化身型的咒法,将来你要往花叶里躲藏,都会容易许多。」说着罩好披风,准备入睡。

石太璞胸口的衣袍微微地颤动着,良久,向上顶了顶。

「石恩公……」

「还有何事?」困眠接连被搅扰的捉鬼师心情不大好,声音不耐。

「小生……小生……实在……实在害怕……」

从变成鬼魂开始,宁采臣便四处游荡,面对一个看似熟悉,却又完全陌生的世界,天地之大,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也不知道能做些甚麽,慌张害怕,但又无人可说,只能自己咬牙忍住。此刻窝在恩公的衣袍之内,也许是因为终於觉得安心,数日以来惶惶然悬吊着的无助和恐惧,全都倾泄而出,化作不尽的颤抖。

「石恩公……您有没有甚麽……安神的咒语可以给小生念念…?」

石太璞被这要求弄得有些楞傻,安神的咒语是有,可是从来是给人使用,还没听说过给鬼魂安神的……

「念点甚麽都好……」小书生的声音轻轻颤抖着,贴在胸口的温度乍冷乍热,彷佛是他的不安的心情。

石太璞有些心软,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喃喃念着自己仅知的安魂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太灵九宫,太一守房,百神参位,魂魄和同,长生不死,塞灭邪凶。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注二)


念着念着,石太璞恍惚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儿时年岁。

夏夜里还带着白日未散的馀热,小小的他哭着闹着,为血腥的梦魇整宿不能成眠。那时师父也是这样将他抱在怀里,一遍一遍地重复念着一样的咒语,直到梦魇过去,直到他终於倦极入眠为止……


沉稳的声音绵绵不绝,和石太璞的怀抱一起圈住了宁采臣,衣袍下颤抖慢慢地平息,剩下一团温暖,紧紧偎着石太璞的心口睡去。




待续




注一:游魂行所的设定来自湾家小说《御前孤娘》

注二:前半出自道教的净心神咒,後半是安眠祝法,没有修习请不要自行使用咒语喔。






等了这麽久,终於等到了帅气的璞璞上线,看完之後脑洞果然大开,我已经写好这一篇几天了,就是等着璞臣再赢一次拉郎啊,嘿嘿,看我多有信心!璞臣大业必成!

後续更新时间不定,但我大纲已经写一半了(保证)。


评论(26)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