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去看了Ready Player One。
是一個可以從各種角度以各種彩蛋搔到不同人的爽點的高端爽片。最搔我的點之一應該就是Saturday Night Fever的主題曲,這個Staying Alive。

我總覺得每年的這個時候,一定會有一件什麼事情讓我想到妳,沒想到今年是用這種形式啊。
七年前的今天,妳走了,在我在遙遠的度假城市狂歡舞動的時候,妳走了。妳喜歡一切Old school的東西,我記得我們常常一起激動的說Janet Jackson超級性感,disco棒呆了,John Travolta扭起來真是顛倒眾生。
間奏的時候,Bee Gees一反雌雄難辨的腔調,低聲喃喃自語,
Life going nowhere, somebody help me,
I’m staying alive.

如今我不敢說我了解了妳為什麼最終離開,但我覺得我稍微比較明白幾年前我所不懂的「為什麼世間所有妳愛的美好都留不住你」這件事情。
沒有什麼邏輯,就是「無能為力」而已。

今天也會有很多人在臉書上想念妳,總是這樣的。我覺得我能說的話都說過了,所以就不湊那邊的熱鬧了,希望很快能再跟你見面,在旋轉的霓虹燈底下和你跳一支disco,我們嘴炮了那麼久,居然沒有一起幹過這件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