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草無窮日暮

灣家人,凱歌為經,瑯琊榜為緯,吃得很雜也寫得很雜。
原lo名:乾脆直說我是誰。

© 邊草無窮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

等到風景都看透

早上起床的時候,臉書的「往年今日」刷了去年我在上頭寫得給老王的生日祝福。


 凱凱生日快樂,光芒萬丈的獅子,希望你一直健康平安,驕傲昂揚,沈潛積累的日子倏忽經過,祝福你的未來一片坦途,依心順遂,影迷朋友和你一起細水長流!


一下有點迷惘,一年這麼快就過了。

回想過去這一年,守在電腦前等著看一拳破鳳梨,背後是鮮花、面前是刀槍的季三哥,以及熱愛cosplay(誤)的霸道總裁陳嘟嘟;趁著到中國當閨蜜伴娘的機會,在上映第一天看了左手下麵右手開槍的傲嬌范老闆;聽了春晚的在此刻好久不見、又在電影院看了四遍熱愛煙火人間的唐教授,順便收穫了一個頂著獼猴桃髮型跑路演的大佬。

稍事休息,隨著夏天一起來的是魅力橫掃兩代,出得廳堂、入得廚房、上得了床的我傻兒子趙醫生──真的橫掃兩代了,能想像我陪媽媽參加她閨蜜的聚會,一群年紀差不多是演員朋友的媽媽的太太們討論「嗯趙醫生的確不錯」的畫面嗎23333。

而後在三里屯居士偶爾以帶動共享腳踏車和各類白T-shirt銷路的短暫浮水之後,我們終於又有了新的盼頭──可能是影劇史上最帥的曹阿瞞同學。


隨著演員朋友千變萬化的角色你方唱罷我登場,我也經歷了博班最後一年的衝刺,到了四月,唐教授在影院裡飆車路跑喝咖啡,喜悅驚詫流眼淚的時候,我這裡基本上是一個穴居狀態,每天睜開眼睛,就是Word、Stata、還有老王各種劇集刷白噪音陪著我進行14個小時的工作。有好幾次工作到半夜,走出房子抽根菸的時候,對世界的感知會回到身上,那時就會意識到,自己又過了和世界毫無關聯的一天,我不確定誰記得我、誰又會在乎或欣賞我做的研究(然後給我個工作XD),老闆早就說過我這個論文做到這樣已經overqualify for a dissertation了,根本不用擔心,我為什麼還要這樣折磨自己呢?

然後我總是會想起演員朋友去年的星空演講,他說:這是一個孕育的過程。

在他樸質的描述裡,我好像看見,在日復一日的等待裡,有風雪、有早早黯下去的天光、還有像「我很會煮東西」這樣微小的趣事。當時也許都不明白這些片段為什麼存在,因為很多事情只有過了,回頭看,才會發現路上的風景本身,和終點一樣的重要,那是讓你之所以成為今天的你的原因,那是讓一個人之所以成為一個有深度、有趣的人的基礎。

於是在唐教授風光下檔的時候,我終於交出了論文初稿、生日的隔兩天口試完成,口委一致同意,不需修改,可以直接送件過關。

口試完了的晚上,太太帶我去吃大餐,我說:七年啊,終於念完了,辛苦你了。太太說:我真的很難理解,花七年的時間,就為了得到一樣東西。

我說:哼,王凱花了十年好嗎!

太太毫不意外地甩給我一個大白眼。


然後我在論文謝辭的最後一段,感謝朋友的部分,終於寫下我期待已久的句子:

我想感謝演員王凱,他身體力行地展現了甚麼是相信自己、堅持所愛,耐得住沉潛,才能一躍千里。

寫得時候,我內心偷偷OS:為了能使用#我為老王當學霸#這個tag我也真是不容易了我,哈哈。


對我來說,喜歡演員朋友,其實沒甚麼粉偶像的感覺,我喜歡他的作品,欣賞他的人品,對他的人生觀有共鳴,然而我也常常吐槽他的穿著(比方說最近的老虎下山......還有雪花牛......),有時也是會擔憂謎之選片標準......總之就像個君子之交的朋友,你未必熱烈贊同他做的每一件事,然而你知道這個人的本質是你所欣賞尊重、願意結交的,這樣的友誼熬得過遠近、耐得住相聚和分離,不常見面也沒關係,心裡總是放著對方,知道對方一切都好就夠了,在困頓的時候,會想起對方說過的話,然後覺得:是吧,就是要這樣活著啊沒錯(硬氣)。

我不仰望你,你也不pamper我,你是我的朋友,我也是你的朋友。

所以其實要我想甚麼新穎的祝福,我也想不出來了,對我最珍視的朋友,我幾乎都是這麼祝福的,健康平安、依心順遂,回看過去這一年,越發覺得其實就是這麼微小的願望,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了。

老王,祝你生日快樂,健康平安,依心順遂,等到風景都看透,我們一起坐看細水長流。



评论(5)
热度(23)